首页 今日神州 義肢矯形師鄒有策隻身南下十載守護川震傷員 “你們站起來,我願留下來”

義肢矯形師鄒有策隻身南下十載守護川震傷員 “你們站起來,我願留下來”

“鄒哥,我又來了。”十年了,這句話鄒有策不知聽了多少遍。站在工作台前,鄒有策總是一邊做着義肢,一邊開玩笑地對進來的人說“叫鄒叔”。34歲的鄒有策,瀋陽人,現四川省人民醫院川港康復中心義肢矯形師,叫他“鄒哥”的,大多是十年前汶川地震中失去肢體的人。2008 年地震後,鄒有策從北京南下,和來自香港的團隊為400 多人安裝了義肢。十年,他默默地留在了成都,為不斷成長的傷員們,不停地更換、調試義肢。“如果能讓每一個傷員都重新站起來回歸社會, 我願留下來。” 鄒有策說。

對於十年前那場災難的情形,鄒有策不怎麼願意回憶,他說心情太沉重了。他們在醫院裡,每天不斷接診截肢送來的傷員,任務和心裡想的就只有一件事,“就是盡快讓更多的人站起來”。
那個時候,每天從早上八點工作到晚上十點,“人太多了”,鄒有策回憶道:“在房間裡,五六十人中,可能只有三四個人是健全的”。所有人都沒有停下來的時候,給傷員測量、做模、調試、做義肢……。晚上離開醫院時,一片漆黑,等第二天天亮上班,才留意到灑滿做義肢用的石灰的地上,前一天晚上留下的一串串腳印。

耐心疏導拒穿義肢傷員
鄒有策來四川之前,從事的就是義肢的製作工作,他曾經給殘奧會的運動員做過義肢,可汶川地震後的這次救治太難了。“當時取模的傷員都是好多人一起來,每個人都需要量身定做。正常的過程,一個病人需要三到四天,但是當時量很大,而且地震中的傷員多數存在肢體水腫情況,剛做好的可能過兩個星期又不合適了,得再改。”
除此之外,當時很多人都拒絕穿義肢,鄒有策和其他醫生還需要給病人做疏導。就這樣,一直到2009年底,經過反覆製作、調試、溝通,第一批傷員才實現了“站起來”。
不想安裝義肢,是很多傷者的想法。王睿當時只有15 歲,地震中倒塌的房屋砸斷了她的右腿,被救後不得不高位截肢。
鄒有策回憶說,他們做好義肢後,每一次想給王睿裝上,都被她拒絕了。那時的王睿沉默寡言,但他能理解,“對於她這樣的年紀,失去一條腿,整個世界都要崩塌了。”作為義肢矯形技師,他更加明白要想穿上義肢,確實也不是件容易事,那是需要殘肢與“接受腔”磨出一層繭之後才能成功。可是,只有讓她站起來,她才能活得更好。於是,鄒有策想了一個辦法,他組織一些積極配合裝義肢的傷員,叫他們穿好義肢在大廳中訓練,讓王睿每天都坐在輪椅上靜靜地看着。終於有一天,王睿小聲地跟他說,“鄒哥,義肢能讓我試一試嗎?”
“我們錄影記錄了第一批傷員站起來的情形,當時內心是非常非常激動的,我看到傷員中有孩子在笑,可在場的人卻怎麼也笑不出來。”

心繫傷童十年不敢鬆懈
其實,鄒有策並不是汶川地震的親歷者,地震發生時,他是北京一家義肢供應商的技術人員。地震後,他跟隨香港“站起來”慈善組織一起來到四川。從2008 年到2013 年,他受邀成為“站起來”中的一員;2013年之後,他成為了川港康復中心的義肢矯形師。
“不管我身份是什麼,做的事情其實是一樣的。一直以來,我都堅持着一個信念和目標,就是盡快讓更多的人站起來。”鄒有策說,在這些傷員中,最小的孩子當時只有3 歲,而很多未成年的孩子都很難接受現實。由於孩子們長得太快,就算當時合適的義肢,很快就會不適用,就需要不斷地調試、更換,“要給他們做好才能舒服,這和我們穿鞋是一樣的。”
就這樣,鄒有策在四川一幹就是十年。他說,十年了,都沒有能鬆口氣的感覺,因為孩子們的“接受腔”一直都需要不斷地更換。“孩子們長大了,我的工作仍在繼續,留下來,我也就不走了。”他說,自己現在還有個小心願,那就是能找個女朋友,真正在四川安個家。

搭檔香港專家
深感敬業專業
鄒有策與香港的緣分,開始於地震後幫助傷者的工作,先是與香港來的專家教授一起工作,後來加入了香港“站起來”慈善組織;2009 年、2010 年還去香港的醫院參加了學習培訓。在他心裡,香港專家的認真、敬業、專業使他受益匪淺,香港城市的有序、溫情讓他念念不忘。
說起與香港來的專家一起工作的日子,鄒有策至今還歷歷在目。“當時,偌大的川港康復中心裡,只有我和香港的何錦華教授兩名義肢矯形師,而我們要面對的是60 多名急需安裝義肢的傷員。”鄒有策說,那時與何教授一起,每天都是從一早工作到晚上十點。何教授剛來聽不懂當地的方言,自己有時要充當“翻譯”,但所有人心裡想的都是一樣的,那就是盡快把義肢給傷員們做出來,讓他們活得有尊嚴、有質量。
在港逛街迷路港人熱心幫助2009 年、2010 年,鄒有策獲得前往香港威爾斯親王醫院、瑪麗醫院、大埔醫院、九龍醫院接受培訓學習的機會。他記得,醫院負責培訓的老師,每天會給他制定不同的、針對性的培訓學習計劃,讓他很感動。回憶起這些,鄒有策感慨地說:“很感謝‘站起來’給我提供的學習機會,很感謝‘站起來’這個大家庭能夠在成都全心幫助照顧地震傷員。”
鄒有策還記得第一次到香港時,香港市民的友好熱情讓他印象深刻。他說,有一天晚上自己出去逛街,由於路不熟,每去一個地方都要不斷問街上的行人,不少香港市民都給他指了路。鄒有策記得,在聽完一個阿姨給他指的路後,自己便按照其所指方向走,可沒想到阿姨追過來又補充告訴他,前面路口要往左走,這一舉動讓他十分感動。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