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砂新闻 砂權人士喻土團黨為巫統2.0 火箭背起 吳三桂罵名

砂權人士喻土團黨為巫統2.0 火箭背起 吳三桂罵名

1,103

(本报诗巫26日讯)首相敦马一句土团党进军砂拉越,社交媒体闹翻天!反对与赞成的意见两极化,而挂靠在一些本地政党后面的激进“砂拉越权益”人士,最终转而将矛头指向了火箭!
这些所谓的“砂权”人士,纷纷将土团党形容为巫统2.0,认为该党拥有巫统极端的“因子”,党领袖与党员也大多数源自于巫统,倘若进入砂拉越设立支部,必将一如90年代祸害沙巴般,对砂拉越政治生态带来不良影响。
此种建立在巫统斗争政治文化上的推测与假想,更离谱的是,经过社交媒体中“特定人士”的刻意渲染、推演,而遭到无限放大,无限延伸,且绘声绘影,犹如砂拉越即将大难临头般严重。
这一边厢,火箭在这起事件中“躺着也中枪”,再次成为伪权人士群起攻击的目标,甚至将之比喻为“清军入关”,企图赤化马来西亚的最后一块乐土。然而,事实果真就是如此吗?
令人深感兴趣的是,作为砂拉越当今执政政府,身为砂政坛老大的土保党及砂首长阿邦佐究竟对此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呢?昨日他在受询时对此课题回应,土团党东渡砂拉越是首相敦马哈迪和该党的决定,毕竟砂拉越也有其它西马政党。
阿邦佐也说,砂拉越政党联盟的成员党,将继续保持合作关系。同时,土保党副主席阿都卡林也表明,这或许说明了,由首相领导的土团党,对砂希盟没有多大的信心。
这2位土保党领袖都没有对土团党的东渡表示“抗拒”,首长阿邦佐甚至表示砂政党联盟的成员党,包括土保党、人联党、民进党与人民党会继续保持合作关系。他们对外表达的立场也清楚阐明了,砂拉越政府并不反对土团党的东渡。
让人感到惊讶的是,掌握绝对权力的砂政党联盟准备“开放门户”迎进土团党的当儿,有许多所谓的“砂权”人士却对这项举动突然“哑火”,他们甚至对亦是来自西马的公正党,保持一贯“友善”且视而不见的态度。
早在1978年就已东渡砂拉越的行动党,虽然在甫过去的第14届国选中,已经获得高达95%砂拉越华人的委托,却仍然成为他们攻击的目标,甚至采用污蔑性的字眼恣意批评,例如“出卖主权”、“狼狈为奸”等。
此种专门针对火箭的畸型政治发展,显然是行动党在国选中的表现,已经严重威胁到本土政党及既得利益人士的权益,故此,无论大小事务,无论是否与火箭有关,皆将炮火对准在这个政党的身上。
火箭在槟州执政的卓越表现,相信亦是令这些人士战战竞竞的主要因素之一,因为若与砂拉越国阵及现今的砂政党联盟稍作比较,槟州政府这些年来在施政上的透明度与廉洁作风,必然更能让砂拉越人民所乐意接受。
惟事实上,以“火箭出卖砂拉越人利益”为卖点,未必有市场可言。因为行动党在2014年将砂拉越的许多权益列入“民都鲁宣言”之前,无论是砂国阵领袖或砂拉越人民大多对砂主权课题噤若寒蝉,深怕沾上丝毫关系而拖累自己。甚至火箭州议员欲在州议会中对此仗义执言之际,也遭当时的国阵议长打压。
另一边厢,对土团党欲进入砂拉越抱持开明且乐观心态的网民则普遍认为,由刚刚成立不久,且与希盟其它成员党组织联合政府执政中央的土团党,取土保党而代之,更能符合砂拉越人的普遍利益。更何况,土团党专注的政治领域,还仅限于马来与穆斯林地区。
由1970年联盟开始,以及后来的砂国阵,土保党掌控且主导了砂拉越各个领域的发展,包括政治权益、天然资源的分配,至今已近半个世纪。直至今天,砂拉越在各领域的资源仍几乎与一般的平民百姓无份无关,而仅仅集中在少数的砂政府朋党手中。
在任何政党一旦执政时日愈长久即愈容易趋于腐败的前提下,土团党在这方面暂时无任何“不良记录”,显然远较劣迹斑斑的砂本土政党,更受到尊崇真民主及爱护砂拉越人民的支持。
尽管砂国阵褪去了国阵的外衣,披上砂拉越政党联盟的新袍,然而在许多人的认知中却是犹如换汤不换药,且整个政治内涵至今看来与砂国阵并无两样。这个尚在筹组中的联盟,甚至对石油开采税的立场开始转换,这显然非砂拉越人所乐见的。
这些网民认为,与其让已“沉疴难起”的政党继续掠夺砂拉越的财富,还不如引进新的土著政党,取而代之,换取廉政。与此同时,若往后希望联盟也出现类似贪腐的现象,人民也可利用本身的权力,透过手中神圣的一票再指定江山,选出心目中的新政府!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