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義烏世盃訂單火利潤薄 商戶嘆成本高競爭大 毛利5%成常態

義烏世盃訂單火利潤薄 商戶嘆成本高競爭大 毛利5%成常態

835

商戶嘆成本高競爭大 毛利5%成常態8 年前,浙江義烏製造的加油神器“嗚嗚祖拉”在南非世界盃一吹成名。
年前,堪比“嗚嗚祖拉”的巴西撥浪鼓“卡塞羅拉”再次席捲巴西,色彩繽紛的假髮、球迷手中搖曳的各國國旗和熒光棒、各色誇張的眼鏡、球迷臉上的油彩和貼紙……義烏製造給全球球迷扮靚,為世界盃加油。而今俄羅斯世界盃開賽在即,雖然訂單還是紛至沓來,但隨着越來越多的商家分切“世界盃”這塊蛋糕,利潤也越來越薄。義烏商家們已經感覺到,“世界盃行情”正在逐漸降溫,因此,不再坐等採購商帶訂單上門,主動出擊尋找寰球商機,已經成為業內的共識。官方數據顯示,據義烏海關統計,今年1 至4月,義烏市體育用品出口增幅高於整體出口增幅,體育用品出口達10.1 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增長16.9%。

新手商家賺首桶金
第一次接觸“世界盃行情”的商家江浩華說:“我來義烏才兩年時間,之前只聽同行說起過世界盃時候訂單量有多火爆,尤其是南非世界盃的時候,‘嗚嗚祖拉’都賣瘋了,加班加點都來不及做。今年終於讓我也親身感受了一回,也算是賺到‘第一桶金’吧。”
與數年前的光景相比,江浩華的“第一桶金”實則遜色了不少。義烏足球用品類協會會長吳曉明第一次接觸世界盃是 1998 年的法國世界盃,他回憶:“2002 年韓日世界盃是世界盃行情最瘋狂的一次,當時市場裡200 多家賣足球的商舖,家家庫存賣空,這種現象一直持續到4 年之後的德國世界盃,都是有多少賣多少。”然而在 2008 年遭遇全球金融危機之後,體育用品市場也受到了不小的衝擊,大單越來越少,採購商怕壓庫存,都根據行情零零碎碎地下單。

堅持接單保住客戶
隨着越來越多的商家開始分切“世界盃行情”這塊蛋糕,早年就介入世界盃的商家發現,現在世界盃產品的利潤越來越薄。2001 年就在義烏做假髮生意的丁進回憶說:“當時一頂假髮可以有30 個點的利潤,一頂假髮掙2 塊錢沒什麼問題,但從 2006 年起,利潤就開始縮水了,能有 20 個點的利潤就很不錯了,現在利潤就更低了,只要不虧就行,主要是維護客戶關係。”
不少人都還記得南非世界盃上名噪一時的“嗚嗚祖拉”,有90%的貨量都來自義烏,這一產品的利潤被壓縮至創紀錄的 5%,單個產品的毛利僅為 0.2 元。然而現在這一利潤率似乎已成為了眾多世界盃相關產品的常態。
經營球類產品的盛建忠說,一個橡膠足球,出廠價格大約在 8 元-10 元,縫製足球也不會超過20 元,他一年銷售額在2 千萬元左右,光從銷售額來看似乎還不錯的樣子,但是中間的毛利潤最多只有 7%-8%左右。他給香港文匯報記者算了一筆賬,商舖租金一年在 15 萬元左右,倉庫租金 10 萬元一年,加之人工開支 15 萬元左右一年,還有基本的生活成本開支,一年算下來也賺不到太多的錢。

材料租金工資齊漲
他還指出:“另外,由於這兩年匯率波動大,美金、歐元都在不斷下跌,很多老客戶還會協商回款期,他們也希望能夠在匯率好一點的時候再回款給我們。有時一拖再拖,都是老客戶我們也不好意思催款,一來二去其實又虧進去一筆銀行利息。”
對於足球產品利潤僅得 7%左右,經營旗幟類商品的施杏清表示那已經很不錯,稱他們做一面國旗利潤就在 0.3-0.4 元:“現在原材料、廠房租金都在漲,工資尤其漲得厲害,特別在行情好要加班時,熟手工本來就難找,工資待遇肯定要上去。我們有時候也很矛盾,接單做吧沒什麼利潤,不接吧又怕客戶流失,今年不找你家做了,明年基本也就不會回來了。”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