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視障人士的抗疫日誌 與科技談一場愛恨交煎的戀愛

視障人士的抗疫日誌 與科技談一場愛恨交煎的戀愛

2020庚子年,新冠肺炎肆虐全球,颠覆了人们的日常生活秩序,杀大家一个措手不及。这段期间,我们或许努力地回想,原本的正常生活究竟是如何的?对香港人而言,这段日子肯定也不好过。 一方面,疫症的出现,令17年前沙士的惨痛回忆在港人眼前逐格重播;另一方面,它亦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富翁穷人无一幸免。然而,除非时间停顿,否则日子还是得过下去。在此系列专题中,记者访问了不同年龄、背景的香港人,了解他们「疫境」之下的故事。 感染数字总有归零的一天,但疫情重创社会的民生与经济,带来众多「后遗症」。此时此刻,前景仍不明朗,香港人唯有尽力过好每一天。

疫情下,市民的生活模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衣食住行,无一例外。抗疫数月,人们都盼望感染数字早日归零,生活重回正轨。对于视障人士而言,他们也渴望生活能尽快恢复正常。这段时间,不少人透过网络在家工作、学习,在食方面,则透过网上外卖平台解决。然而,这些看似正常不过的事,视障人士却要花更多时间适应,并努力解决各种困难。虽然疫境下,他们也被迫留在家中,但面对困难时,却遇到善心人雪中送炭,「香港真的有很多善心人。」■采、摄:香港文汇报记者 朱慧恩

中大学生卢劲驰向记者讲解用Zoom的经验:「Zoom的每一个按钮其实在键盘都有相应的按法,例如control C就是开dialogue box,Control V就是关掉voice-over。只要你全部记住,Zoom的八至九成操作都无问题。」疫情期间,学校停课,教学转到网络进行,他需要花额外一点时间,练习如何透过键盘操作Zoom。这段时间,卢劲驰努力学习「不外出」–尽管这对他而言很难。所以,除了学习使用Zoom外,他还得学习透过手机应用程式解决食饭的问题–这是他从未有过的经验。科技发达,令生活变得便利。不过,对视障人士而言,这些理所当然的「便利」,却是大挑战。

使用网上平台带来挑战

卢劲驰独居,疫情下,他尽量留在家中,不到街市买菜,面对食饭问题,确实让他为难了好一阵子。疫情期间,方便快捷的网上外卖平台深得众人喜爱,不过,对于视障人士而言,却是高端玩意,并不是如此容易操作。「这不是我们很多(视障)朋友会做的事。」卢劲驰坦言。别无他选下,他迈出第一步,学习如何透过手机程式买外卖。卢劲驰说,视障人士使用智能电话,一般会用内置语音读屏功能作辅助。然而,虽然能把手机程式的名字、收到的信息一字一句清晰地读出来,但限制仍然不少。「虽然它能把字读出来,但你不知道那个程式的介面是如何,每当使用一个新程式时,都要比其他人花费更多时间。」他忆述,当时学习登记和使用相关程式,往往花上数天。「以前很少用到这类程式,但疫情之下,也迫于无奈要适应。」

科技发展不一定便利所有人,令卢劲驰苦恼的,还有Zoom。他现时于中文大学的研究院就读文化研究,停课期间,所有课堂透过Zoom进行,这对他来说又是另外一项挑战。卢劲驰忆述,当得知要用Zoom上堂时,他便马上研究如何更有效率地使用它。教学资源不难寻找,学习用键盘操作Zoom也得心应手,但当正式使用时,往往「意外频生」。有的文件无法打开;遇上评估要开一张试卷时,却无法保证每一种残疾的学生都能顺利做到。同时,由于视障人士操作起来限制多,也令身为tutor的他无法有效率地履行职责。「我要做的程序比正常人多很多,所以在这种着重即时互动的情况下,会做得很慢。」大学何时复课?复课后会否维持网上教学模式?此刻仍是问号,但至少仍会维持一段时间。然而,虽然诸多不便,但卢劲驰仍坦然面对。「听障人或许比较不喜欢网上教学,视障人士就一半一半吧,我觉得还好。」

失明人比正常人更加清醒

疫情初期,全城口罩荒。忆起这段日子,卢劲驰仍清晰记得当时的忧虑与恐慌。「当时见到很多公公婆婆都去排口罩,我们这些较年轻的视障朋友都有考虑过,要不要也走去通宵排队买口罩。」然而,有些视障人士本身有病在身,也属高危一族,深思熟虑后,最终觉得「博唔过」而打退堂鼓。「当时,作为弱势群体,那种恐慌感是很多(视障)朋友都感受得很切身。」没有跟在望不到尽头的人龙试图买一个希望,卢劲驰转而寻求朋友协助。后来,专为视障人士及残疾人士服务的机构纷纷向他们派发口罩等物资。「他们很好,有段时间,知道我们不方便出门,干脆把口罩送上门给我们。」

口罩荒,令卢劲驰有过切切实实的恐慌感,不过,说到厕纸荒与米荒,他却嘲笑人们的不理智。「我当时就想,如果无厕纸,能否用报纸代替?」当众人在超市进行粮食物资抢夺战时,卢劲驰却笑言失明人士比正常人士更加清醒。「有时不是不够用,而是身边的人都处于一种极恐慌的状态时,才令你感到焦虑,这些才是真正的传染病。」

疫情下认清了真正的朋友

70多岁的皮蛋,疫情前,他的生活多姿多彩。一些专为残疾人士而设的机构举办活动,常常见到皮蛋的身影。他喜爱电影和话剧,尽管无法看到大银幕或舞台上演员的一颦一笑,但在口述影像服务的辅助下,他乐在其中。然而,受到疫情影响,所有活动均告取消。他说,疫情过后,最想回到机构参加活动,与久未碰头的老友叙旧。虽然大部分时间都留在家中,但疫情令皮蛋扩阔了社交圈子,感受到人间温暖,「也知道谁是真正的朋友。」

皮蛋不像卢劲驰般年轻力壮,疫情初期面对物资荒,像他们上了年纪的视障人士,只能「佛系」应对。皮蛋颇有先见之明,他忆述,很早期,已预知市面上会出现口罩抢购潮。因此,他便拜托药房职员为他预留数盒。后来,全城疯抢, 一罩难求,药房职员也无能为力。徬徨之际,一些专门支援视障或其他残疾人士的机构纷纷向他们伸出援手。「有很多善心人士向机构捐赠物资,机构便会把物资分派给有需要人士,有很多途径帮助我们。」物资如此紧绌,但仍有不少有心人为他们张罗物资,回想起数月前的日子,皮蛋感慨地说道:「香港真的有很多善心人,愿意出钱出力。」

皮蛋忆述,在厕纸荒那段时间,碰巧家中的厕纸也耗尽了,「左扑右扑」也抢不到厕纸。幸得在看展览时认识的职员主动问他家中物资是否足够,得知情况后为他排队购买厕纸,令他十分感动。20多岁那年,命运与皮蛋开了一场残酷的玩笑,他的双眼因交通意外失明。此后,由于生活方式改变,身边相熟的朋友渐渐疏远他,他形容,当时犹如堕进幽暗深谷。尝尽人情冷暖,皮蛋特别感激别人的雪中送炭。「疫情期间,认识多了视力健全的人,扩阔了社交圈子,看到什么人愿意帮助自己,知道谁是真正的朋友。」他说。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