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二百萬外地民工回鄉未歸 高光深圳 此處不留人?

二百萬外地民工回鄉未歸 高光深圳 此處不留人?

新冠疫情导致大量打工仔收入严重下滑,甚至面对失业危机,不得不离开一线大城市返回家乡谋生,据内地媒体的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深圳有900万人回乡过年,约有200多万至今仍未返回。有分析指出,不少大城市受疫情影响,从以前人口净流入转为净流出,这些流失的劳动力若全都回到农村,将对内地的「城镇化」进程带来负面影响。专家建议深圳未来应设法推出各种措施,将外向型经济转向内向型经济,同时严厉抑制高房价降低企业营商成本,如此才能留住企业和吸引人才。 ■文/图:香港文汇报记者 李昌鸿 深圳报道

深圳作为全国一线城市,常住与流动人口合计有2,000多万,其中常住人口为1,343.88万,今年春节前有大量打工仔回家过年。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有900万人离开深圳,后来受疫情影响,2月至3月返回深圳的大概有600多万人,以此计算至少有超过200万人没有回来。更严峻的是,近期由于海外订单急剧减少,不少打工仔发现回到深圳也无工可开,不得不收拾包裹再度离开这个城市。

深圳东站见民工离开

香港文汇报记者近日来到深圳东站,看到许多人拖着行李箱大包小包坐车回家,与以往不同的是,平时多是回家探亲的居多,此次却是许多人因失业或收入太低而选择离开。记者随机问了近十人是否离开后不再回来,约三四人点头,原因是没工开。

回乡打工 收入差无几

来自山东荷泽、年约50岁的孟先生告诉记者,他在龙岗一五金厂工作,以前每天经常有两三个小时加班,月薪有6,000元(人民币,下同),可是今年以来因疫情原因他们工厂没有什么订单,他工资少了一半多,不到3,000元,扣除社保和吃饭费用后,余下不到2,000元,感觉很失落,尽管很不舍得离开深圳,但他还是下决心辞职回家,准备在当地找一个2,000元至3,000元的工作做,可以照顾年迈的父母。

在龙华富士康,同样有许多员工因没有加班工资而不断流失。一位刚从富士康离职的湖南籍员工曾先生告诉记者,他来富士康工作三个月,月薪3,300元,但扣除社保、用餐费和住宿费,只剩下1,700元难以养家。因看不到前景便决定辞职,在老婆的陪同下离开富士康,「以后再也不来深圳工作了,直接回老家,找一个2,500元至3,000元的工作,可以吃住在家里,照顾父母和小孩,增强亲子关系,比在富士康强。」

小微企业老板也萌去意

不仅打工仔大批流失,许多小微企业的老板也都兴起去意。在龙岗阪田一直从事毛线产品出口加工的彭先生来深圳已有14年,老家是江西吉安,最近因疫情影响,几个月没有业务,只得将四五个人的小厂关闭,将6台织线机加上货架等打包以1.5万元甩卖,此前他花8万元至9万元才买到。

好在彭先生多年来也赚了一点钱,并在吉安市首付两成按揭购买了一套大户型商品房,因此返回老家不愁住房问题。「我其实是挺留恋深圳的,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但无奈的是新冠疫情冲击,加上人工、租金等成本过高,不得不离开这里。」谈到未来打算时,他计划在吉安开一家卤菜店,尽管赚不了什么钱,但可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在阪田从事电池辅料业务的江西人刘先生,来深圳11年,与老婆及侄子一起打拚,月收入约3万元至4万元,净利有2万元,人均6千多元。但是因疫情影响,业务消失殆尽,感觉没有发展前景,一家人只得回江西老家。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