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六時後湧入潮玩商場尋寶 探索成年人的動漫天堂

六時後湧入潮玩商場尋寶 探索成年人的動漫天堂

每日傍晚六点左右,油麻地弥敦道永侨大厦的现时点商场就会变得热闹起来。在这间占地两层的商场,店铺密集地簇拥在狭长走道的两侧,繁忙时段的人潮中,有由家长带领的小朋友,有神采奕奕的阿叔,亦不乏刚刚结束一天工作的年轻上班族。令他们目光流连之物,正是四周围店铺货架上摆放的各式玩具。就是这样一个一日只「沸腾」短短数小时的地方,到底是如何汇集了这个城市对于动漫文化充满热忱的同好,成为了不少成年人「寻宝」的至乐天堂?■ 文、摄:香港文汇报记者 黄依江

咸蛋超人、高达等模型,各部动漫中出现的道具微缩版,毛绒公仔、扭蛋、乐高人偶……这些琳琅满目的商品,牵扯的可能只是你经已褪色的童年记忆,但在现时点常客眼中,却是葆有一份情感与想像永不忘怀的凭藉。在此,玩具买家更多是有经济能力的成年人,你或是将他们称为「Kidult」(Kid+adult)也好,或是认为他们在补偿童年未曾得到心仪玩具的缺憾也罢,且需明白,成人购买玩具的行为也许并不仅是一种「天真」,它不仅代表着一种独特情怀与文化的潮涨,亦带动了一个行业的生机与发展。

一切皆因喜爱始

现时点1楼149号铺的万生,从事这个行业已经超过十年。「开始就是因为自己喜欢,一路玩一路买,储得太多就开始卖,从卖自己的藏品,到后来专职卖玩具。」作为在现时点卖模型玩具的店主,必然也拥有或曾有过熊熊燃烧的「动漫魂」,他们对所有货品的出处与背景故事如数家珍,除了卖玩具,与顾客聊天和讨论故事情节,亦是多数店主营业时的重要事,也有许多店主因此与顾客结下友谊。万生表示,「我自己本身都钟意睇呢啲嘢,就同佢哋倾多几句咯,遇见同好都几开心。」

GoodBuy LEGO Shop的店主也是因为自身对LEGO的喜爱才开铺。「店长」卢太工作日每日前来看铺,而其实店主是她女儿Connie。卢太说Connie自小便钟意玩LEGO,长大后仍情迷,于是便干脆自己开了一间LEGO shop。她深知并理解女儿对这类玩具的钟情,所以十分支持,女儿需要全职工作,只有周末才有空来店,卢太就负责打理平常的生意。虽然她自己不玩LEGO,却也认为LEGO积木是种特别的玩具,它可轻易俘获任何年龄、性别玩家的心,「因为慢慢拼凑、建筑出一个世界的过程,是非常令人有成就感的。」

边缘行业亦有奥秘

多数人不知,LEGO玩具其实有相当可观的收藏价值与升值空间,因为许多款式在厂家推出后两到三年便不再继续生产,很快市面上就无货,于是拥有这些款式的收藏者便可以一个更高价格再转卖给想要的人。卢太提及前几年LEGO曾推出的披头四「黄色潜水艇」款式积木,当时售价是三四百蚊,现在的二手货品仍可高达上千蚊。因此,大多LEGO积木玩家都会一次购买两盒,一盒用来自己玩,一盒用来「储」,待合适时机再抛售。

在店主群体中,N’ARTHE店铺的梁生可能是个比较特殊的存在。他自己并不玩玩具,当初开始做玩具收买也不是因为自己喜欢,而是受朋友影响。他在赴日本购货还有与自己的客人的聊天过程中吸收关于玩具的一切知识,用自己双眼观察什么货品会比较畅销,而非相信人云亦云的所谓「潮流」。后来他的生意逐渐扩展,如今在现时点拥有数间铺头。对于玩具市场,他有着自己的理解和思考,而关于经营玩具店,他也形成了一套独有的经营理念。「我由零五年做到𠵱家十几年,客人都变老咗,有人都唔会再出街。𠵱家年轻人多啲,所以我哋都要睇清市场变化、消费群体变化,更要研究年轻一代嘅消费习惯。」在现时点开铺,如果没有好的经营意念,店铺只会维持一时而难以长久,梁生亲眼见证无数间铺的暗淡收场,面对变化多端的市场,他将自己的经验总结为:多迁就与体谅客户,以及不断学习,防止思维老化。

无可替代的动漫乐园

「这里很普通,却是唯一。」梁生这样定义现时点商场的存在。「以前这里无人行的,多数人怎样行?行皆旺先,仲有脚力就来现时点,冇嘅话,去到信和就纷纷转头,回到皆旺买嘢。」他认为此地之特殊,正在于它能够坚挺存活至今,当昔日红火过这里的皆旺商场和信和中心都逐渐式微,从前较为冷清的现时点反而成为了无可替代的乐园。

讲起辐射力强大的日本动漫文化,梁生觉得动漫文化在香港有「断层」:「无可否认现时点对于动漫文化的推动甚具意义,但那远远不够。」他认为在日本,动漫爱好者的情怀有无数产品、多个产业(比如声优产业)的配合,尽管香港也不乏有特色的设计,有才华的插画师、动画制作者,但是他们仅依靠单打独斗的力量,缺乏日本动漫产业那样的组织性和资源的高度利用,注定难以带动一个产业的兴起。

现时点常客方生,自大学开始每月至少会光顾一次现时点。在已过而立之年的他眼中,这个商场可能在大众眼中虽属于「边缘地」,其价值和意义却不可估量。「我童年开始就见证过许多玩具店倒闭,玩具店的确很难经营。而在现实点,你能看到如此多玩具店集中在一起,一直坚持经营,是个奇迹,令我觉得这个产业还有希望,我所珍视的东西也有希望。」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