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砂州新闻 10年計劃空洞華麗不實際 黃順舸為各階層人士請命

10年計劃空洞華麗不實際 黃順舸為各階層人士請命

(古晋23日讯)前砂州第二财政部长拿督斯里黄顺舸州议员今日为受疫情影响的各阶层人士请命,呼吁砂政府马上拟定一套完善的标准作业程序,以便在最快时间内让禁业的领域复工!
他今日向媒体发表谈话时表示,自从大马封城以来,每日都接到来自不同领域的人士拨电话向他投诉与求助。
他直言,随着本身自动卸下国际贸易与电子商务部长和第二财长官职后,如今身份仅是一名代议士,又是本土独立政党领袖,所能提供的帮助有限。但是他稍前已尽了人民代议士的责任,捐出一年俸禄来援助选区的人民。
乃是巴旺阿山区州议员的他指出,尽管如此,他也必须为此次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受到经济影响的相关人士请命,希望政府在努力遏制疫情的同时,也要顾及这些人士的窘境,聆听他们的生活感受,早日让他们恢复营业。
他说,自从我国于3月18日实行行动管制令至今,已经导致无数家庭和商家陷入经济困难,所遭受的损失无法估计。
“日薪周薪人士首当其冲,受聘的商家无法营业,让他们面临手停口停的艰苦生活,三餐不继,无法温饱,一家人连糊口都成问题。”

诗巫街道仍有很多商店无法开门营业。

他称,即使在行动管制令期间获准营业的商家,极大多数也是面对门可罗雀情况,因为这期间人民多数遵从政府指令待在家里,减少外出。而有生意来往的商家有些则不获复工,无法达成生意交易。
黄顺舸表示,虽然政府从5月4日起落实有条件行动管制令,放宽限制,让大部份行业领域在所规定和标准作业程序下复工,但经济情况却不见好转。
他续称,政府在逐步允许许多行业恢复作业的同时,标准作业程序则是朝夕令改,令商家不知所措,比如联邦政府允许的措施,砂州政府却禁止,导致商家晕头转向,不知该听命于谁。
他坦言,尽管不再是财长,但他还是非常关心联邦与砂州所拨出的各项特别援助金予B40群体和企业家。他笑言这可能是因着本身之前担任了16年的财政部长职责使然,所以特别关注。
因此,他向媒体畅谈多年来财长身份的看法与建议,希望砂州政府可以撇开政治岐见,共同为人民着想,实行有效的援助和高效率的放宽措施。
比如疫情援助金,据他所知,联邦和砂州政府都依次各自发出不同项目的援助金来帮助受困的老百姓;联邦首先派发国家关怀援助金予B40及M40群体,申请者只需要在官网申请提交资料。但他认为这种做法不妥当。
“尤其B40群体多数住在偏远地区,可能当地没有网路服务,加上要他们逐一填写资料,这对缺乏知识水平的他们显得有难度。”

古晋街道在行管令期间冷清,虽然一些行业开始复工,但还是有很多领域已经面临超过两个多月无收入的窘境。

这种情况可以从每日在各大银行大排长龙现象看到,很多人还是采取最古老的方式,排队去国民储蓄银行询问及领钱。
“从报章上看到的银行人潮,我不禁担心随着这样密集式排队,是否存在交叉感染的风险?”
他认为,在疫情当前,政府应摒弃一切繁文缛节,简而化之所有程序。对于M40群体,虽然线上申请可行,但可以更简化程序,高效率处理发放时间。
在砂州,政府也针对小商家前后推出《砂拉越特别援助金计划1.0&3.0》,分别援助1500令吉及750令吉给符合条件的小贩商家。
同时,联邦政府最后一次再宣布了中小企业特别援助计划,这个附加配套拨出总数100亿令吉打救企业,其中包括:微型中小企业都获得3千令吉政府特别关怀援助金。
政府提供的小型贷款的利息,从2%降至0%。征聘外籍员工的人头税减少25%,但是不包括女佣。中小企业租用政府的建筑物,租金免费。今年1月前已向大马公司委员会 (SSM) 、地方政府及大马社会保险机构 (PERKESO) 注册的公司,员工月薪少于RM4000者:(a)拥有75名或以下员工的公司,政府津贴每名员工获得1千200令吉的薪金,为期3个月。(b)拥有76名至200名员工的公司,政府将会津贴每名员工RM800的薪金,为期3个月。(c)拥有200名以上员工的公司,政府津贴每名员工RM600的薪金,为期3个月。
黄顺舸表示,联邦政府推出补助员工津贴予雇主,但据他所知,许多商家在申请后迟迟未获批准,甚至首月获得津贴,第二个月就没有下文了,令雇主十分苦恼,日夜为发粮而烦恼。
他直言,有津贴与援助皆为好事。但无论如何,这种一味只提供援助金予中下层人士的做法乃治标不治本,无法有效解决中上层者所面对的更大经济困难。
虽然我国疫情成功压平直曲线,砂州过去一周也缔造了多天零确诊病例,但依然还有大部分领域不获复工,包括了酒楼、房地产建筑业、理发院和美容院等。
为此,黄顺舸为这些行业请命,促请卫生部早日拟定这些行业的标准作业程序,让已经停工两个月多的商家得以早日复工,缓和他们的经济负担。
他指出,砂州疫情已有好转,只要商家遵守SOP作业,做足防疫措施,将风险降到最低,应该不是很大问题。
“我明白这场疫情带来的危险。但是更明白在病情稳定后,人民迫切需要开工有收入。否则一味等到病情归零才准复工,究竟要等到何年何月?商家每月的租金、员工薪水、日常开销等这一笔庞大数目该如何应付?分分钟面临破产倒闭的下场。”
他也认为,政府在此次疫情关照B40发放援助金的同时,更要发放更多援助与津贴给予所有企业家。唯有保住老板,才能保住底下所有员工的生计。倘若老板无法获得足够的津贴,则只有选择暂时休业或结业,届时将有大幅度的B40群体失业。
他建议,砂拉越政府不妨效仿邻国新加坡的应对财案,即是所有聘请本地员工的企业,每名员工薪资补贴一律高达75%。如此一来,不但可以减轻雇主的负担,也避免员工被裁员,大家都可以共存,一起共渡时艰。此外,他也抨击砂州首长阿邦佐哈里在人民受疫情影响处于水深火热之际,竟然还推出2020年至2030年砂拉越愿景和路线图计划,显见他根本无法体会人民疾苦,不懂如何拯救与振兴复苏人民的经济。
“这项10年后的计划显然太空洞华丽,根本不切实际,在疫情肆虐当儿还谈什么宏观计划?人民要的是政府处理他们眼前的经济危机,三餐都成问题了还要幻想10年后的砂州发展?”
与其倾注巨额发展数码经济和环境可持续性两大核心项目,倒不如出手援助苦撑的企业家。国以才立、政以才治、业以才兴,国以民为本,没有人民作为国家基础,空谈任何发展都是海市蜃楼,毫无意义,黄顺舸如此表示。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