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女涉暴衝疑染毒 父母憂心又無助

女涉暴衝疑染毒 父母憂心又無助

杰青姜炳耀接求助 指家长忧子女投身黑暴恐轻生

泛暴派去年借修订《逃犯条例》而发起持续不断的暴力冲击,除了令香港社会进一步撕裂外,最可恨的是荼毒了不知多少入世未深的青年,他们受人唆摆下参与违法行为,走上歧途。有女大学生当初不理父母劝告,执意与黑暴青年为伍,参与暴力冲击,如今却无时无刻害怕被捕,终日生活在惶恐之中,悔不当初;其父母更怀疑原本品性单纯的女儿,被黑衣魔带坏染上毒瘾,又因害怕对女儿「迫得太紧」会令她走上绝路,父母唯有向杰青姜炳耀求助,足见一场黑暴,至少害了两代人。■香港文汇报记者 费小烨

姜炳耀日前在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慨叹许多青少年惨遭别有用心者利用,没有想过后果便参与去年暴力冲击,惨成政治牺牲品。

他最近接触过一个家庭个案,印证黑暴荼毒的惊人破坏力,足令原本拥有大好前途的青年陷入万劫不复的绝路中,也透视出家长的无奈及痛心。

姜炳耀年少时曾因吸毒与干犯多种罪行而被判入福音戒毒所,重投社会后不但痛改前非,后来更当上杰青,并成立一间经营装修生意的社会企业协助更新者。

他指,一位妈妈因为不懂处理女儿的问题,早前透过友人找他这位曾犯过事的「过来人」倾谈,望能提供意见。该位妈妈育有一名19岁念大学生的独女阿诗,女儿十分有主见,也可说是「硬颈」,她于去年暴力冲击期间经常身穿黑衣、背上背包外出。

身为父母,自然不支持其参与违法行为,但阿诗却以「身为这一代人,必须上街支持」为由冷待父母的劝告,又表明不会「掟嘢(砖)」,信誓旦旦说只是去参与游行而已。但结果却是,阿诗经常通宵达旦至翌日才归家,频密程度更由最初一周一两次,后来随着暴力冲击行动升级而愈来愈频繁。

一闻拘捕 失常锁门

姜炳耀表示,父母曾与阿诗多次就有关问题讨论,却总是吵架不欢而散。不过,自从暴力冲击愈演愈烈,警方开始加强执法并作出大大小小的拘捕行动后,阿诗已减少外出,常在家中与别人「煲电话粥」,最令父母忧心的是女儿染上吸烟习惯,经常躲在厕所「吞云吐雾」。

有次阿诗与母亲倾谈期间,竟突然情绪失控揽着妈妈痛哭,显然她内心充满苦涩,却又不愿向母亲道出心底话。

阿诗的妈妈慢慢察觉到,每当女儿看到新闻报道指有人因涉嫌干犯与暴力冲击有关的罪行而被捕时,总显得十分紧张,即使一家人正在用膳,她亦马上冲去吸烟,或冲入房反锁自己。

行为怪异 时而傻笑

姜炳耀指出,虽然阿诗始终不愿与父母交代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种种迹象均显示,她可能在参与暴力冲击时干犯了某些罪行,如今终日提心吊胆,不知警方何时会上门作出拘捕行动,姜炳耀说:「如果只是参与合法游行,就不用这么害怕了!」更甚的是,阿诗妈妈更发现女儿的行为愈来愈怪异,甚至有时傻笑,家人还怀疑她可能染上毒瘾。

不敢「迫得太紧」 惊爱女走绝路

妈妈极度担心阿诗抵不住压力,再加上毒品的影响,跳楼轻生也不足为奇,所以不太敢向机构求助,以免将她「迫得太紧」,只能找姜炳耀这个「过来人」倾谈。姜炳耀认为,如果青少年在暴力冲击期间曾参与违法行为,始终也会东窗事发,「日日提心吊胆也无补于事」,自首并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是一个可行考虑,但他也明白该名母亲的忧虑,只希望阿诗「识得谂」,与父母多沟通,别再将自己「收埋」使父母更操心。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