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重啟陷兩難 影院半天吊

重啟陷兩難 影院半天吊

停业收入食蛋 开工竞争残酷

影院停业第88天时,济南某知名影院经理文洁(化名)发了一条抖音:「活下去,是唯一的愿望」。除了极少数影院在3月底短暂恢复营业数日外,全国上万家影院已经超过三个月没有任何票房收入。她表示,有些影院将人手缩减到只剩经理和财务,行业仝人都陷入了焦虑状态。尽管官方公布了电影院即将重启的安排,他们还是忧心忡忡。她的前同事发了条朋友圈,说梦见影院恢复营业,大堂里熙熙攘攘的人群让他欣喜。但很快就不让放映了。「混乱当中他醒了,陷入了现实的荒芜。这是中国一万多家影院经理们共同的噩梦!」

■文:香港文汇报记者 杨奕霞、丁春丽 山东报道

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电影行业遭受重创。尤以产业链下端的院线行业受损最严重:全国影院暂停营业,制片和宣发基本停滞,官方预计今年中国票房损失将超300亿元(人民币,下同)。送外卖、做微商、开抖音、办网红培训班……从业人员使出浑身解数,在全国其他行业已复工复产的「后疫时代」,挣扎求存。

文洁说,如今影院经理全部在做第二副业自救,送外卖、做微商;开拓「影院婚纱摄影」新业务;还有跟同样身处困境的导演朋友联手开网红培训班。文洁自己也准备开直播,努力在复工之前活下去。

复工成本高 势现倒闭潮

影院从业员盼复工,但也对复工后的影院前景忧心忡忡。山东一家院线的区域销售经理李星(化名)算了一下成本,以其辖下济南一家影院为例,影院面积3,000平方米,地处非核心商业地段,每月房租最低要10万元。因为没有复工,影院房租可以暂时拖着没交。但一旦复工,首先就要缴纳4个月房租,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水电费、人工费、物业费,一项都不能少。

「复工之后,消费者对到影院观影肯定有所顾虑,重磅影片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上映,可以预见票房肯定好不了。」李星担忧地说,如果复工后每天仅有一两千元的票房,这很难维持一家影院的正常运转,影院可能真的就撑不下去了。如果院线在全国有100家影院呢?李星说,一旦资金链断裂,影院关门潮势在必然。

而就在4月17日,拥有12个放映厅的天津橙天嘉禾影城已经宣布永久闭店。该影城已经开业7年,在2019年还收获了1,717万票房。

疫后竞争大 利润被分薄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司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表示,其实中国影院在新冠疫情前就存在问题:2019年中国产生场次的11,469家影院中,全年票房不足500万的影城数量占比63.79%,「也就是说超过一半的影院无法盈利。」

虽然2018年中国银幕数突破60,000块,居全球第一,但影院的上座率、场均人次、单厅收益等数据都面临挑战。司若称,新冠疫情前影院暗藏的经营危机,加上连续几个月的关停状态,中国影院可能会迎来一波倒闭潮。

同时,因疫情而造成的诸多影片积压也导致未来电影上映和票房充满不确定性。「可以预期,疫情过后上映时会面临更大的竞争,稀释所有影片的票房利润。部分电影也许会为了保证投资回收而选择线上播出。总之,中国乃至世界电影市场都会迎来更为严苛的优胜劣汰过程。」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