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Pedersen:港人防疫習慣值得歐洲學習

Pedersen:港人防疫習慣值得歐洲學習

丹麦旅者海陆环游世界遇疫滞港90日

来自丹麦的Torbjørn Pedersen七年前跟自己许下一个承诺:自2013年10月独自一人走起,坚决不坐飞机,目标是仅以海、陆两路走遍世界上每一个国家,他将这个计划命名为「Once Upon a Saga」,给自己记下一个「英雄故事」。

预计用时三年半到四年完成的一个计划,至今已快要迈向第七个年头,本年一月份从日本坐货船到香港,此前一共踏足了194个国家。Pedersen仅差九个国家就能完成计划,却因为疫情无法上船而滞留香港超过三个月的时间,其间Pedersen遇上不少愿意帮助他的陌生人,也有幸得到香港入境事务处将签证延期至五月,甚至获邀和一家人一同住在西贡的单位。在香港待了三个多月,使Pedersen认为香港的防疫措施,以及香港人在生活上的防疫卫生习惯值得欧洲人学习。■文:香港文汇报记者 陈仪雯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现年41岁的Pedersen,过去从事运输和物流行业12年,由于经常需要和不同国家的人打交道,出差到不同国家,激发了他对环游世界的向往。他用了10个月的时间来筹备和计划,决定要当首个不坐飞机游历整个世界的人。旅途中他穿梭不同的国家,大多都以火车、汽车、集运货船等交通工具代步,并将自己在世界不同角落的照片和文字上载到社交媒体和个人网页,希望鼓励有梦想的人和他一样,愿意走出舒适圈,勇敢地追求梦想。而要是计划能顺利完成的话,他更希望日后能够到不同地方给不同的团体带来励志演讲。

Pedersen只差九个国家,包括:帛琉共和国 、瓦努阿图共和国 、萨摩亚、新西兰、澳洲和斯里兰卡等尚未踏足,就能够宣告自己走遍世界上所有国家。旅途中他熬过了不少让人气馁、绝望的境况,甚至在非洲中部的一些国家受种族歧视;但面对新冠肺炎,他坦言自己束手无策。

「我刚到香港的时候是一月底,新冠肺炎还不算是大流行。我看了看地图,发现香港和武汉还差一千多公里,就觉得它根本与我没有关系。」可是疫情蔓延的速度超乎了Pedersen的想像,当时城市活在被疫情、口罩慌笼罩的阴霾下,阻挠了Pedersen继续前往其余九个国家的行程。「先是香港周边的地区开始封关,我就想到或许能先坐船到新西兰。毕竟是另一端的国度,我可以先在那边完成部分地方的游历。」

集运货船禁上船无法前行

后来Pedersen发现集运货船已经禁止任何人上船,有些国家甚至禁止人上岸,在疫情稳定之前,会被迫留在海上。「我待到香港受到第二波疫情,当时几乎所有关口都封上,如果我出去了想要回香港也不行了,所以这次要是离开,我必须百分百肯定自己能到达一个地方,并留下来。」

「这场疫情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奇怪的困难,过去我只要不断递上文件、填写各类型的表格就能解决签证、边境的问题,但这次我根本无法做任何事去处理。今天是我滞留在香港的第91天。」Pedersen在采访当天告诉香港文汇报记者。

「我们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会结束,这将是一个开放的结局。或许我会在香港停留两周再继续行程,但也有可能是两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Pedersen环游世界的计划如同整个世界的步调一样,被迫静止下来,只好尝试让自己在香港的每一天过得充实和有趣。

「最坏打算是我一直待到香港政府无法再让我待下去,把我直接送到机场,飞往丹麦。而这也代表我六年半以来的努力,仅仅因为新冠肺炎和延期居留而全都白费了。」Pedersen带点无可奈何地说。

提到本身自己预计只用三到四年的时间完成计划,但到了今天已经用了六年半,比预算超出两年多了。Pedersen坦言早就感到疲惫,甚至会怀疑自己的抉择,但这个承诺终归让他坚持下来。

港美丽大自然令他开眼界

2011年首次来到香港的Pedersen,当时还在丹麦的一家物流公司工作,因为要到孟加拉出差,就抽出几天的时间到香港迪士尼乐园游玩。「那次除了到迪士尼以外,我没有离开过香港岛,可能有经过九龙吧。」那次他匆匆离开,还没有机会尽情将香港看一遍,所以在Pedersen心目中香港是实实在在的一座城市,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几乎与大自然扯不上关系。

然而,有别于上一次香港迪士尼乐园带给Pedersen欢乐时光的体验,在他下船的那一刻开始,香港已经不再一样。今年农历新年他从日本飘洋到香港,下了集运货船,中介公司的人坚持开车送他到住处,离开了市区的一段车程,他才惊觉香港不但有山、有河流,甚至能看见不同的动物在路边走动,彷佛置身于森林中,他无法相信自己身处香港。「我这段期间住在西贡,有很多爬山的机会,后来我才发现香港其实有75%是大自然的土地,这让我大开眼界。」Pedersen难以掩饰心中兴奋。

在毫无准备之下在香港待了三个多月的Pedersen虽然无法前行,但观察到香港政府处理疫症的迅速,以及香港人因为疫情而改变的生活习惯,成为了他意料之外的收获。「香港人无论是否生病都会戴上口罩,以防止交叉感染;电梯的按钮上会贴上一层透明胶,以便消毒;吃饭的时候会有两双筷子,一双自己用,另外一双(公筷)是所有人一起用的。这些都让我觉得香港人都达到了一种对别人关怀的高度。」即使Pedersen认为丹麦政府处理疫情已经很有效率,但在这些生活小细节上,香港仍然有欧洲人值得学习的地方。

受中国惊人变化所吸引

Pedersen还提到去年到达中国内地的时候,被它的惊人的变化所吸引。他忆述第一次到北京是在计划之前,然后去年再次去北京、上海、青岛和西安等地,他几乎没有认出来这就是他当年来过的中国。「人们穿衣服的风格和行为都跟我第一次来的时候截然不同,现在有了高铁能够很快地往返不同城市,还有各种各样的商店和生活科技,都是『truly amazing』! 」

来自西方国家的Pedersen 坦言在开始计划之前,很多时候都会受美国文化和媒体影响,包括荷里活、其他娱乐产业以及音乐等方面,这些都为中国内地和其他国家描绘了特定的形象,但当他亲身走进了中国这个国家,他不但感觉到这个地方的迷人之处,也对于如此高人口密度的地方,能够维持秩序、干净利落而感到佩服。

朝鲜非如外界所讲的无自由

「人们对于中国,甚至亚洲的描写不一定是真实,但整体来说这个世界的人对于文化的认识都会有一定的难度,因为人们都会戴上有色眼镜,用自己的角度看事物。」

Pedersen在这个计划中慢慢从对事物特定的观感、看法,解除了思想上的枷锁,因为他认为是否懂得欣赏和尊重一个国家的文化,只是基于一种处理事物方式的习惯。他以朝鲜为例,「外界对朝鲜都有很多疯狂的报道,将人们的焦点都落在其负面的形象中,但是在我心目中朝鲜的文化其实很值得尊重,至少他们的人民都很友善,也并非如外界所描述的没有自由。因为我们不理解一个国家的人怎样去处理和完成一件事,这种不一样,让人觉得看不过去。但我能明白为什么其他人会在文化之间感到混淆、无法理解。」Pedersen认为这都是基于我们没有亲身去经历。然而,即使疫情渐退,世界还是给他带来无数未知的可能,他会否在逆境中继续坚持环游世界?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