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克服疫情將作品送上國際T台 霓裳飄飛華夏文化 綾羅寄託民族志氣

克服疫情將作品送上國際T台 霓裳飄飛華夏文化 綾羅寄託民族志氣

光束交汇的T台,随步伐摆动的裙裾,羽衣霓裳,衣香鬓影–每年2至3月,在纽约、伦敦、巴黎、米兰举办的四大时装周,云集诸多时尚品牌,汇聚各地明星、买手以及媒体,可谓是时尚圈一大盛事。今年,一场疫情使得不少来自中国的设计师及品牌被迫临时取消参与计划,不免影响到他们在时装周的曝光度,但仍有不少中国设计师和品牌迎难而上,排除诸多阻碍将作品送上秀场,以服装为媒介为中国发声,让全世界看到我们国家和民众在逆境中勇敢、坚毅的品格。 ■文:香港文汇报记者 黄依江 图:新华社

刚落下帷幕的纽约时装周上,华裔设计师胡社光又一次「出奇制胜」,用其品牌新系列服饰,呈现了一出别出心裁又令人动容的时尚大秀。对胡社光来说,这次办秀所面临的挑战要大于往常:他和团队仅有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因农历新年和疫情,许多工厂都停工放假,而他从国内飞抵纽约后的自我隔离期又直至开秀前才结束,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按时完成了设计、制衣和秀场呈现,胡社光感叹:「我非常幸运,能够赶到纽约在纽约时装周上办秀。」

武汉设计师 秀场上为武汉加油

这个生于呼和浩特,在16岁时就只身闯荡欧洲的华裔设计师,在多年设计中,从未放弃过对可代表中华传统文化的符号的寻找。另外,他也从国外学习多年的经历中,不断尝试将西方艺术的轻快、个性化与这些符号融合,跳出中国文化固有标签的困囿,让无论是来自东方还是西方的观者,都能眼前一亮。正因为勤奋、执着与善思,他被荷兰政府授予「高级服装设计师」称号,为荷兰皇室设计、制作礼服十余年, 回国后被中国纺织协会邀请担任首席设计师,为中国时尚事业注入一股独有的力量。

今次他以「丝路.奔腾」为主题,展示了工业设计与服装设计的完美结合。他的设计以漆皮为主要面料,部分服装使用双色亮片面料,走动时能够于光影下出现不同质感;颜色上则是以斯木黄、绿色、黑色等为主。本季他选择的传统元素,则是寓意为「出入平安」的「平安扣」–时装中暗藏的玉石平安扣、刺绣和景泰蓝珠扣等饰品,都是胡社光对祖国的眷恋和牵挂幻化而成的秘语。关心新冠肺炎疫情的他,更让14位模特穿上写有「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的T恤一起参与压轴谢幕,「我的工作就在武汉,作为一个武汉的设计师,我想通过这场秀发声,做一些我能做到的事情。」胡社光说。

连续发布12季 尽显中国实力

和胡社光一样,在这特殊时期排除万难终把作品送上舞台的中国设计师,还有生于上海的王陶。已在纽约时装周舞台连续发布了11季新作的她,这一次也没有允许自己缺席,这也让她保持了中国设计师在纽约时装周连续发布的最高纪录。她认为,中国设计与品牌要得到真正的认可和尊重,不仅要靠服装本身说话,更要在面临困难时,接受挑战去打出一场漂亮的硬仗。

深深浅浅的灰、奶泡的白与啡色沿着想像衍生开去,又有了温软的粉、蓝灰等色彩,汇成TAORAY WANG这一季的调色盘。羊绒、羊毛、丝绸等高级面料优雅中不乏潇洒干练,褶皱、花边、腰带等细节,又为精英女性注入了新的美丽与性感。今次她的设计主题为「巴黎清晨的咖啡」,在克服服装运输、异地临时组建新团队等种种困难后,她的作品在秀台上得到了完美呈现。她表示:「疫情当前,能完成这场秀十分不易,我要感谢很多人的支持和鼓励。作为一名时尚从业者,我希望用我的作品说话,送上这杯『巴黎清晨的咖啡』,这是一杯振作的咖啡、鼓励的咖啡、充满期待的咖啡,让我们一起迎来黎明中的中国,黎明的武汉!」

「中国制造」不缺席 波司登亮相伦敦时装周

今年,波司登以独立品牌身份登陆伦敦时装周议程,成为首个亮相伦敦时装周的中国羽绒服品牌。因疫情影响,有不少媒体称「中国面孔集体缺席国际时装周」,波司登在伦敦秀台上的出现打破了这样的议论,并以精彩的羽绒服大秀,将中国品牌的力量和自信带到了国际舞台。在走秀中,到处可以看到「中国红」元素,为波司登走秀的中外模特脸上贴着中国国旗,展示身上所着的极具设计感的羽绒服。单品大胆运用新果绿、核能黄、梵高蓝等高饱和度色彩,缀以反光数码迷彩和炫彩等流行元素,将时尚的突破和专业的羽绒服工艺完美融合。闭幕秀时54位模特身穿红色羽绒服与设计师一同出场谢幕,现场气氛达到高潮,全场来自世界各国的嘉宾都用中文高呼「中国加油」。

作为专注羽绒服设计与生产43年的中国品牌,波司登近年来亦开始受到年轻人的热捧,连续两年实现逆势增长,成为中国服装在全球化竞争中的中坚力量。于这特殊时期,疫情最为严重的武汉地区正遭遇倒春寒的断崖式降温,波司登捐出15万件羽绒服直送一线。承担社会责任的同时,又传递正能量,想必这也是它能在国际舞台上成为焦点的缘由之一。

结合西方技术 诉说东方故事

接踵而至的伦敦秋冬时装周,共有8个华人独立设计师品牌入选时装周官方日程。其中之一的独立设计师张卉山,出生于中国青岛,毕业于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学习期间他曾在Dior工作三年,而后成立了自己的同名品牌。他的设计「龙裙(Dragon Dress)」被称为「摩登中国的缩影」而被英国Victoria and Albert博物馆收藏,他也是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中国设计师。

或许是故乡的蔚蓝大海和红瓦青砖给了他最深刻的记忆,他通过自己的民族身份开创出了属于自己的标志性风格。他的作品始终彰显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时装技术的结合:面料都是来自故乡的、带着东方式的典雅;剪裁与廓形是西式的,简约且利落。不断思索如何让中国传统与西方工艺之间达成共通,铸就了他的设计作品在时装周秀场上的绽放–人们难以从他作品的细节处挪开视线:优雅的裙装融入蕾丝、水晶、羽毛等材料,体现不同的女性特质,辅以荷叶边或者是挺括的线条裁剪,凸显出浪漫与精致,这独具一格的魅力,打破了中西方审美的界线。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