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新闻 香江评论 ︳援助企业刻不容缓

香江评论 ︳援助企业刻不容缓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全港现时已确诊超过半百病例,还出现集体感染及粪渠排气管感染疑案,情况令人忧虑。同时,此次疫情对本已深受社会暴乱打击的零售、饮食、酒店及旅游业,造成更加严重且广泛的影响。特别是发生了家族「打边炉」集体感染事件后,饮食业生意更淡,部分食肆更要求员工放无薪假或八折出粮;多家连锁化妆品店和珠宝店亦宣布关闭部分分店,员工要提早放取年假计划,以求降低经营成本。

事实上,财政司长陈茂波于一星期前已发出警告,指今次疫情对香港经济的打击很有可能高于2003年时SARS的影响,随着市民出行大幅减少及整体商业和经济活动显著减慢,失业率数字很大机会出现上升。特区政府亦于上周五宣布成立250亿元防疫抗疫基金,在加强全城防疫及增加防疫用品供应的同时,并会向旅游、餐饮及零售业等受疫情重创的行业,发放一笔过现金津贴,帮助业界渡过困难时期。惟有关拨款还需等财委会审议通过,而且落实所有援助措施,可能需时约四个月,难解燃眉之急。

笔者认为,香港中小企业目前面对的困境,堪比沙士时期,且暂时未知何时才会结束,因此政府在此特殊时期制定的援助政策及措施,都不可「叹慢板」,需打破「既定程序」的官僚作风,才能及时帮助到受影响的企业。此外,在疫情受控后,政府应制定短、中、长期的政策,加强与内地的经贸连系,才有望尽快摆脱疫情对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

饮食业惨淡急需援手

须知道,政府的经济数据常会出现滞后现象,现时各行业面对的经营困难,恐怕比政府目前的数据更为严重。近期已陆续有酒楼、食肆宣布结业,就算在继续经营的,也叫苦连天。有经营酒楼的友人曾向笔者抱怨,现在正面对「做又死,唔做又死」的两难局面。现在他经营的酒楼午市虽还有些生意,但与疫情发生前相比已经大跌,至于晚市则基本上「拍乌蝇」,收入近零,面对如此局面,股东们都不知如何是好。

他说,有部分股东曾提议,不如暂停经营晚市到疫情结束,但研究下来,却发觉有很多问题不易解决。例如单是人工怎计,已难有共识,事关如果酒楼只开半天,不做晚市,即员工每天只开半日工,若仍照支全职人工,酒楼股东吃不消;但若支付半薪,伙计收入大减可能会令生活陷入拮据,于心难忍;况且酒楼方面也可能会误触《最低工资条例》,惹上麻烦。结果,大家都束手无策。

上述例子只是饮食业惨况的冰山一角,相信很多其他中小企都面对上述进退维谷的局面。香港中小企食店联盟召集人林瑞华上周便表示,目前业界普遍生意下跌80%至90%,加上许多企业取消了春茗,导致很多酒楼因现金流不足而出现营运问题,已初现裁员和倒闭潮的迹象,若短期内情况无法改善,恐怕就会出现倒闭的高峰期。由此可见,政府必须在短期内给予业界更多及时且直接的帮助,例如提供免息贷款及做担保人等,才能协助业界渡过难关。

联手内地助经济复苏

就中长期而言,当疫情逐渐过去后,特区政府除需要积极刺激本地需求,帮助经济活动恢复外,亦要参考当年沙士时期与内地加强合作救经济的经验,进一步融入大湾区发展规划,以及扩大与内地各省市的经贸连系,才能令经济快速回复。要知道,当年正是得益于中央政府竭尽全力支持香港政府提出的「个人游」政策,开放内地部分城市居民来港「自由行」,才令本港经济在沙士疫情后迅速恢复正常。

同时,深化与内地经济和人员连系,亦能刺激本地产业升级转型,增加自身的核心竞争力。不过,由于特区政府在近十多年间,未有加强这方面的宣传和提升接待游客的负荷量,才令市民片面地认为深化与内地经贸连系就是单纯地增加游客人数,令市区街道变得人多杂乱,产生排斥心理,也使反华势力乘机大做文章。

事实上,前国家副总理吴仪当年就曾警告,开放「个人游」很容易,但易放难收,内地人口庞大,香港政府要考虑未来的承受力能否负荷得来。因此,就长期发展来说,政府需考虑打造如西九的海滨长廊、启德邮轮码头、按地区特性发展不同的专业批发市场等新景点,以及为工厦活化为酒店提供宽松政策,以提升接待游客的能力。另方面,政府也要通过积极参与大湾区发展规划,协助港资企业在湾区城市扎根,进而北望更广大的内陆市场,增加本地企业的抗逆境能力。

 

香港经贸商会会长 李秀恒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