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從金融專才到詩意畫家 尤偉海:我用畫作述人生

從金融專才到詩意畫家 尤偉海:我用畫作述人生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这是宋朝茶陵郁和尚写的开悟诗,以此诗形容尤伟海过去八年间,从金融专才到履获殊荣的画家的历程,别具禅意。■文:香港文汇报记者 胡茜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尤伟海的散文诗画展」是尤伟海首个个人展览,展现他出道七年的成长路及个中精彩作品。尤氏画风以叙事性为主,希望传达出一个感情、一个讯息、一个故事,以至一首诗。他认为,画作不但要展现漂亮的画面,更要通过细节,感动人心,才是艺术的真正意义。

命运巨轮下的前半生

对于一个以艺术为职业的人来说,尤伟海的前半生说不上有诗意。他出生在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里,上有长期患病的母亲和哥哥,下还有一个妹妹,「家累」两个字的含义,他早早便体会到了。是次展览的众多作品中,有一幅名为《女儿出嫁了》的肖像显得格外夺目,又那么凝重–那是一幅老人的肖像画,满头白发下,老人有一张布满了因年老而滋长斑点的脸,表情微笑,却带着浓浓苦涩,仿似背负了巨大的关于人生的酸甜苦辣,再不懂画的人,一眼望去亦能鼻酸。「我自己在创作这幅画的时候,哭了好几次,因为那是我父亲去世后的三个月时画出来的。」尤伟海说。

「我对父亲的感情很深,有敬重也有爱,但是从小他就不太理我。」尤伟海说,一来,父亲太忙了,这一个有着沉重负担的家庭全凭他一个人背负起来,压得他甚至没有时间释出他的父爱;再者,「那时候他有太多不开心的事情了,而我们又太小,他实在没有办法去抒发那种无奈和寂寞。」但是尤伟海知道自己「没得怨」,这就是沉重生活背后的男人,「我现在能够完全理解他。」

「我中学的时候已经知道,我是读不了大学的。」毕业后,从小便喜欢画画的尤伟海为了减轻家庭的重负,选择了商科,希望能够尽快踏出学校,赚钱养家。

艺术带来新生

尤伟海很早便进入了银行从事金融行业,但画画这个梦想并没有就此搁置下来。「周末不需要工作,我就会去做兼职,教画画。」一方面,这份兼职能够获得更多的收入帮衬家计,另一方面,他也从中获得了极大的乐趣。

「一开始教的时候,是很有自信的,但是教着教着就觉得心里没底了,因为我毕竟没有真正学习过。」为了「摸一摸画画的底」,尤伟海决定带着自己的美术作品去「2014香港当代视觉艺术奖」参赛,「实在没有想到一参加就得到了十优。」那一次的获奖使他从中得到了对画画的自信,相信自己确实拥有一份难得的天赋。自此,他便决心要继续进修。

尤伟海是个拚搏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他用以「维生」的金融行业也做得很好。但是,他在那个大环境里看不到快乐和梦,「我每日看到我的同事们、上司们,其实是不开心的。我看到他们的家庭关系是很差的,健康状态也不好,」上司的今天彷佛就是他的明天,「我不希望我的未来是这样。」

很多作品都展现了尤伟海的这种心态,尤以一幅《少年梦作品系列:向世界演奏》配上的散文最能表现:「一个个被金融操控的高楼城市,像癌细胞的扩散到世界每个角落,看起来多么的高傲,屹立在千千万万的血肉之上,吸尽白天里生命的自由和才华,挥霍在黑夜里的纸醉金迷和灯光幻影,生怕你懂得享受夜晚的安睡,熬煮你的骄傲至灰烬飘满天,弥漫着不黑不白空气,然而,你已经开始害怕呼吸新鲜空气的代价。

当你愿意随着美善的旋律飘扬,当你喜欢跟着白色鸽子飞翔,离开这些不在永恒里的障碍物,你就会发现,一直在远处高山上,指挥着这演奏的是弥赛亚。」

由此,他开始筹备着抽身于这样的生活,一边教,一边也自己画。直至三年前,他的画作被人买了回家,他感到这条路彷佛开了一盏路灯,给了他一个坚定的方向:「有人愿意出钱买我的画,我觉得受宠若惊,同时也渐渐决定将自己的身份彻底转变。」一年后,尤伟海毅然辞去了稳定的工作,开始享受将全副身心投入到画画中。

「其实这个过程是很煎熬的,主要来源于『面包』的不稳定。」从小经济并不富足的尤伟海对「面包」的紧迫感是无法抛下的,他将自己的事业分散了好几个方向,有了自己的一些小生意,同时逐渐适应自己画家的身份,「最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

尤伟海坚定自己的选择,他说:「对于业余的人来说,艺术是拿来寻开心的,但是对我来说,喜怒哀乐都在画中。」

作品里的故事与情感

将是次画展定格为「散文诗画展」,是因为尤伟海觉得画画和写作有相似的地方,「这两种艺术形式都是面对同样的东西,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手法去表达。」艺术有技巧,也有情感的输出,他说:「一个语言能力很强的人,不一定能够作出很有感情的作品。我会去思索怎样将这种感情完整表达出来。」他决定画的同时,也将他对生活的体悟写出来。

「艺术很奇妙,很多人很会画画,但是每个人看到同一幅画,得到的感受是不一样的。从中能够激起自己的人生想法,这是画家应该要做到的。」尤伟海说。

疫情当前,尤伟海对生命的感悟更深了一些,他说:「很多人都有梦想,但是因为现实的关系,就会停下来。我觉得不要去埋没自己内心的东西,因为一份维生的工作真的不是人生的唯一。」

「年轻的时候可以去拚搏,但是千万要懂得停下来,去关心一下身边的人,去听一下自己内心的声音。」他对现状没有太多的恐惧,「就算没有疫情,人生从来都是随时会逝去。意外到处都有,一定要珍惜当下的这一刻。」他说。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