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魅力友友 偉大巴赫

魅力友友 偉大巴赫

-YMCG成果展示的闭幕音乐会

被昵称为「友友」的大提琴大师马友友,仍是由广州交响乐团(广交)主办、由他担任艺术总监的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YMCG)的灵魂人物。今年举办到第四年,音乐周采用巴赫作主题,并非仅仅因为2020年是巴赫(J. S. Bach,1685-1750)逝世270周年,更因为巴赫音乐对来自四大洲七十一位经过甄选的青年乐手而言,是很好的「职前训练素材」。同时,早于1997年友友已将巴赫六首组曲结合舞蹈等影像录制成电影及CD录音「Yo-Yo Ma: Inspired by Bach」(编号SONY S2K 62303),后来收录巴赫作品的CD更多,可以说,巴赫早已是陪伴他成长、陪伴他走人生之路的老朋友。从展示YMCG成果的闭幕音乐会的设计及他与师生的表现,便见出他对巴赫音乐的理解心得,是他在音乐艺术上长期积累沉淀的精华。同时,亦让人得睹友友非但于音乐周中备受导师及学员欢迎,与大家不时「玩成一片」,在观众眼中他的魅力更是强大。 文:周凡夫 图:广交提供

马拉松式闭幕音乐会

闭幕音乐会的设计特色,充分突显出今年巴赫的主题、文化意念、意识及认知的着眼点;当然,更少不了友友除发挥「主持人」的作用,还要登台演奏,这似乎已是YMCG闭幕音乐会的「传统」了。

闭幕音乐会和去年相同,都采用「马拉松式」,但这次却无中休,一气呵成,总体时间虽较短,但仍超过四小时,对观众在生理上、体能上、精神上都是一大考验。过去已有人指出,巴赫音乐中不时采用的赋格形式,理论上便是一种「无休止」的作曲技巧,这正与「马拉松」的意念精神不谋而合。

闭幕音乐会的节目设计,主力重点是巴赫的全套六首贝兰登堡协奏曲(内地中译为「勃兰登堡协奏曲」),按编号次序演奏。开场由YMCG交响乐团演奏巴赫的《赋格的艺术》BWV1080,压轴则是巴赫的D大调第三管弦乐组曲BWV1068,由YMCG交响乐团联同导师演奏,这两首乐曲都由一直担任音乐周音乐总监的迈克尔.斯特恩(Michael Stern,父亲是大家熟悉的小提琴大师艾昔.斯特恩)指挥。

穿插在这八部巴赫作品中的是YMCG学员组成的丝路青年工作坊的小组,共有十一队,以房间号数和颜色作为队名;每个小组最多八人(如Rm.210浅蓝色队),但大多是六、七人的组合。组合乐器各式各样,演奏的乐曲长度亦多在四、五分钟之间;所奏的音乐全都是在工作坊学习的「原创作品」,都带有即兴性。去年以不同的民族音乐的元素作主题来发挥,便有不同的色彩;今年以巴赫的音乐元素来发展,色彩变化相对较少,个别则由部分乐手「即兴」地随乐起舞,这显然是要突显巴赫不少音乐都来自舞蹈此一背景(如Rm.210浅蓝色队、Rm.203棕褐队)。有好几队则加上人声(如Rm.206黄色队、Rm.204紫色队、Rm.602灰色队、Rm.607蓝色队);亦有在曲中加上歌唱,在曲终时齐齐叫喊一声。

毕竟,音乐周为期前后只有九天,既要组合十一队丝路合奏组进行创作排演,还有闭幕音乐会开始与压轴两首巴赫管弦乐作品,并要分成六个组合来排练六首贝兰登堡协奏曲,时间确是紧逼。为此,闭幕音乐会原计划六首贝兰登堡协奏曲都只奏其中一、两个乐章,最后却是六首都全奏足本,一个乐章都没有少奏。当然,其中第三G大调的第二乐章柔板,当年巴赫只写了两个和弦,便过渡进入第三乐章,当晚,自然亦按「传统」方式处理,可不要误会当晚只选奏了两个乐章啦。

不仅如此,四个乐章四种不同对位的开场曲《赋格的艺术》(Ljova改编版本)和五个乐章结构的压轴曲目D大调第三管弦乐组曲BWV1068,同样全奏了。为此,这场闭幕音乐会,便真的是「马拉松」,演奏时间超过四小时,一气呵成,绝无冷场,去洗手间的「空间」亦没有(有点「不人道」啊)!

现场掌声堪称疯狂

话说回来,当晚六首贝兰登堡协奏曲的处理,主角仍是演奏古键琴(内地中译为羽管键琴)的艾维·施泰因(Avi Steir),他不仅在六首协奏曲中都担起演奏「通奏低音」的「伴奏」重责,第五号首乐章的「华彩」和终章快板更发挥了「独奏家」的丰采,将独奏小提琴及独奏长笛都掩盖了。YMCG的学员与施泰因以不同组合演奏的贝兰登堡协奏曲,当然是按照原曲乐器编制来组合,但要「满足」各个学员都要有机会登台演奏的要求,为此,也就有弦乐手人数增加,或原曲由两人演奏的乐器声部,增为两组人(共四位),轮流演奏不同乐章,这可说是以教育作用考虑的「弹性」处理。

在这种情况下,唯一具有四个乐章的第一号便用上十九人,原两支法国号亦用上四支,都有不俗的发挥,终章多种舞曲形式更让独奏的小提琴、双簧管、巴松管和法国号都有独奏机会。第二号以小提琴、长笛、双簧管及小号四种乐器担任独奏,小号当晚还用上三支,整个组合便多达十五人,小号的嘹亮音色大大增添了乐曲的色彩,特别在前后两个快板乐章,为全曲带来生气,由此亦突出了中间优美动人的慢板。

巴赫在第一号、第二号两首中上铜管乐器,其余四首便再没有采用铜管,只于第四号和第五号于弦乐外用上长笛(今年学员中没有长号成员,未知与此是否有关?)第三号、第六号两首更只用弦乐(当然古键琴不会「消失」),而且组合都很特别,第三号采用小提琴、中提琴及大提琴各三把,独奏与合奏并无鲜明区分外,低音提琴与古键琴就更是纯粹发挥伴奏效果。

第四号的独奏小提琴在首尾两个乐章中都带有炫技性色彩,终章与两支独奏长笛的对答,将熟悉的主题奏出勃勃生气,但在第五号中,同样是独奏的小提琴及长笛,风头却被古键琴抢去了,而最后的第六号虽然只用弦乐与古键琴,但没有小提琴,只用上四把中提琴,大提琴及低音提琴各一;担任独奏的其中两把中提琴的独奏效果与乐团的合奏亦无明显区分,三个乐章展现的是谐和感觉,只于终章才出现动力感。

加入乐队演奏压轴曲

由于作为YMCG艺术委员会主席的余隆出国去了,作为艺术总监的友友便成为闭幕音乐会的「当家」,既担任主持,还登台演奏,仍用普通话、英文来将这场超过四小时的「马拉松」音乐会串连起来,并为接受「考验」的观众打气。

他将音乐总监斯特恩拉出来和他「唱双簧」,介绍两人从小「玩泥沙玩大」的背景后,才让他上台指挥;后来还特别介绍他今年在YMCG才首次认识的古键琴家施泰恩。当然,友友并不会忘记,在舞台上展现出来的成绩背后是二十位导师的功劳,所以,特别点名在观众席中的导师站起来接受大家鼓掌。

不过,友友每次出场和演奏所得掌声仍堪称疯狂,当晚他在乐队演奏完第二号贝兰登堡协奏曲,以及两队丝路小组 (黄色队及紫色队)演出后出场,在施泰恩的古键琴伴奏下演奏了巴赫的G大调大提琴奏鸣曲第二乐章慢板,以安静和谐的乐韵表达他的感恩之心,这可是在原定的节目表中没有的节目呢。至于安排在节目表中,由友友独奏的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则是音乐会压轴曲目前一首,临场才知道选奏的是第一号组曲长三、四分钟的第一乐章,都是带有点「即兴」和「快闪」的设计。

至于压轴曲目D大调第三管弦乐组曲,友友亦加入大提琴组,且坐于最后一排,位于舞台的右侧,在斯特恩指挥下,成为演奏第三管弦乐组曲的乐队其中一位成员。其实,马友友加入乐队演奏已非首次,那不是即兴而已是YMCG的「传统」了,而这传统亦正展示YMCG又再为新的一届写下具有成果的新一页!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