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無需“公投法”也可推砂獨立公投 施志豪抨徐麗娜議程不成熟陷砂人不義

無需“公投法”也可推砂獨立公投 施志豪抨徐麗娜議程不成熟陷砂人不義

(古晋14日讯)砂人民公正党巴都林当区砂州立法议员施志豪律师表示,遵循国家宪法和立国协约基础,通过成熟协商、和平和谐、有理有序,循序渐进,有勇有谋地集体努力,可积极实践为东马砂拉越和沙巴全体人民争取更多自主权权力和权益,提供砂、沙两地人民提供最为有利的进步和前途保障。
也是大马联邦工程部砂拉越特别事务官的施志豪律师表示,从政者的从政目标是为全体公众利益而奋斗,而非为了个人利益而遂行私人政治议程,也不要为了私人利益而妥协,无视公众、公共利益的存在。
他指出,由徐丽娜所领导的革新党,通过发表耸人听闻的个人言论,认为无需“公投法”也可推动其所鼓吹的砂独立公投,她很显然是在推崇其所谓不必依法而行的砂拉越独立议程。
他表示,革新党领袖这种充满个人议程的不成熟、不实际论调,显然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政治表现,没全盘顾及砂拉越可能面临的各种潜在风险,这将陷砂拉越人民于不义,让砂拉越人民面对无法可依的权力对立、关系紧张,乃至引发社会失序冲突的风险苦境。
他说,徐丽娜这种充满个人色彩且不顾后果的领导作风,将把革新党带往万劫不复境地,并且把已故巴岛鲁比斯(Patau Rubis)所领导并曾成为砂州政府和大马联邦政府执政党一员的光辉史典当掉,也将让全体砂拉越人民承受其不成熟政治领导的痛苦,这也是一种鲁莽自私的政治作风。
施志豪早前在砂拉越州立法议会提呈意义更为广泛的“公投法”提案,具备对各项攸关人民利益、砂拉越前途的议题和事项,发挥最大包容性,这才是对全体砂拉越人民权益和砂拉越前途最稳当、最保障的一项持续性努力。
他解释,参照英国的苏格兰(Scotland)议会民主模式,通过和平有序的宪法、法律、民主程序,对寻求公投、下放权力、独立议程进行积极努力,这也符合他当初提呈“公投法”的初衷。
施志豪续说,革新党领袖轻率建议以所谓“砂拉越独立公投法案”(Sarawak Independence Referendum Ordinance)的反建议,来作为他之前在砂州立法议会提呈“公投法”的替代议案,这种把更为广义有利于砂人民的“公投法”刻意狭隘化为“砂拉越独立公投法案”,徐丽娜对于法律和立法含义的个人观点显得过于草率。
他说,革新党领袖举例指美国、东帝汶、挪威的国家宪法中没有全民公投法,但它们进行了独立公投,这包括当年美国应对马萨诸塞州、挪威应对瑞典、印尼应对东帝汶的独立诉求举行独立公投。
施志豪表示,革新党领袖指以上国家的国家宪法中没公投法也举行独立公投,即无需所谓法律或律法照样进行公投,不过,徐丽娜却没讲出历史的整体实情,就发表以偏概全的个人论调来胡乱曲解他早前在砂州立法议会提呈的“公投法”议案,这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政治作风。
施志豪表示,对比马来西亚是一个民主宪法国家,若按革新党例举处于历史战时状态的国家作为非宪法基础的独立议程,那显然革新党是在推崇不必依法的骚乱、对抗手段以遂该党私人议程所可能引发的动乱,将由砂人民承担痛苦也在所不惜,这对砂人民利益和安全保障无疑是一种伤害。
他指出,纵观革新党领袖一会儿举例美国-马萨诸塞州、瑞典-挪威、印尼-东帝汶的独立议程,可是,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独立运动过程并非和平,而是陷入武力抗争,当地百姓皆长期蒙受无序暴力冲突之苦是一个事实。
他表示,对此,革新党领袖所举例和提出的议程何如果是按照美国-马萨诸塞州、瑞典-挪威、印尼-东帝汶的独立议程来进行,这显然在推崇砂拉越不必依法进行所谓砂独运动,而忽视当时这些国家处于战争状态,社会失序,没宪法和法律可遵循,大家以武力解决纷争,人民自然受苦,革新党领袖却提出对世界区域战时历史过程的仿照建议,反其道而行,而且还把“公投法”狭隘化为单纯的“独立公投法”,这是不合逻辑的政治语言。
他提醒革新党所宣传的政治议程首先必须可保障全体砂拉越人民的共同利益和福祉,这包括安全环境,而非信口雌黄发表一些缺乏基础、曲解含义、误导公众、不顾后果,为遂私人议程的天马行空讲话。
施志豪强调,在维护和争取更多砂拉越自主权和权益方面,公众利益和社会基础须获得维护,任何政治领袖皆必须表现得成熟、稳重、冷静行事,避免个人情绪或小团伙议程骑劫公共利益,凡事以砂拉越最有保障的方式为优先。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