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新闻 机场公司 航空公司 关系零改善

机场公司 航空公司 关系零改善

马来西亚机场有限公司与廉价航空巨头亚洲航空公司之间的争议多年来悬而未决,亚航集团总裁(航空)波林甘直指马来西亚机场控股有限公司(下简称MAHB)无意与航空公司解决问题,并呼吁政府应该介入解决。

MAHB营运方式多年来令亚航怨言连连,即便MAHB更换管理层也没有改善这两个机场灵魂单位之间的关系,波林甘直言:“没有(改善)--零。”

他认为,亚航难以与MAHB沟通,而机场与航空公司本来应该维持良好关系,相辅相成。

“看看全球其他机场,有哪家与我们有问题?”

“他们要求同样的成本,一切没关系,简单化就行,这正是我所要,简单但具功能性,为何要花上50亿到100亿令吉,我们已经告诉你,我们不需要航空桥了啊?”

征机场税无需比较

他认为,MAHB在征收机场税时无需与新加坡、菲律宾或印尼机场公司比较,更无需抄袭任何人来成为甘榜冠军,他们只需征收自己的费用。

亚航创办人东尼费南道斯多次透过社交媒体批评MAHB营运机场的弊端,包括机场飞机跑道颠簸、乘客花两小时大排长龙、征收过高机场税却没有提供同等的服务,也不愿与航空公司配合。

说到此, 波林甘气从中来:“你问他们(MAHB),有多少次与航空公司坐下?曾与多少旅游业者对话?是否与航空业者有经常性对话?多久与航空业者对话?你跟航空业者说了什么?”

言语中充满了失望与忿忿不平的波林甘说,若机场公司、航空公司及其他利益相关者没有一个团队方式集体对外,这个领域无法继续发展。

他说,官方航空公司指南(OAG)指吉隆坡国际机场是全世界最多国际连接的低成本航空(LCC)超级枢纽。

没要求免费服务 只要求协商

这一刻波林甘骄傲的说:“这一切完全归功于我们,MAHB与这无关,若一个国际组织都认可我们的贡献,我不理解为何他们不能与我们合作?”

“我们是全球第13大的航空公司,我们甚至没有要求免费(服务),我们只是要求协商,这是我要求。我不知道与航空公司合作有什么困难?”

“一个优秀的生意人会说,你带1000万游客进来,我给你20%折扣,没有人给空头支票,你给我目标及关键绩效指标,你也一样要有关键绩效指标。”

航委会(MAVCOM)曾于2018年声明将会在机场业者与航空公司之间推行服务水准协议,但至今仍无下文,波林甘也问,“问问他们,SLA 在哪里?董事局究竟在干嘛?这是什么组织。”

语锋一转,波林甘说,亚航必须向MAHB支付每名乘客35仙,作为供应国际航空电讯集团(SITA)登机手续费用,同时面对外汇与燃油价格不稳定、物价上涨的情况。

“即使想降低乘客成本及维持廉价,但环境不允许,政府要落实离境税来赚取收入,我们没有争议,但是机场税呢?为何没有其他吸引其他航空公司的努力,我们没有说不愿竞争,全世界有这么多航空公司,泰国、新加坡,有多少航空公司到那边?多少航空公司到这里?”

他说,世界人口庞大的印度及中国,有多少航空公司愿意把这些游客载来马来西亚?亚航!

不曾担心竞争力

他直言:“ 他们不曾担心竞争力,越多人来就有越多的衔接,增加更多的商业活动,但他们不想到这些!”

“我们需要MAHB公司成长,也请动动脑筋!”

他说,位于雪邦的吉隆坡国际机场在20年前是一片荒芜的沙漠,如今唯一成长的是亚航。

“你看看这个机场,有很多滑稽的角落,浪费空间。”

他再把问题抛向MAHB,在后者提高征收机场税之际,花费多少钱在重新铺(机场)跑道上。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