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砂州新闻 引用自決權基本原則 革新黨力推獨立公投

引用自決權基本原則 革新黨力推獨立公投

(本报美里8日讯)革新党(STAR)将继续为砂拉越推行独立公投,这将赋予砂人民选择和决定砂民未来的投票权,并引用了自决权的基本原则,即在确定领土上的永久居民拥有决定其政治,文化和经济未来的不可剥夺的权利。
革新党(STAR)主席徐丽娜今早在老人街召开记者会宣布以上言论,她表示自决权已编纂在1945年的“联合国宪章”第一条和第五十五条中,并在现代国际法中确立了法律地位。
她受访表示,至目前为止,支持砂拉越独立公投人民已超过万人,这需要通过人民的支持,在下届投票选举时,选出支持砂拉越独立的候选人,将民选的代表送入州立法议会,以提呈独立公投法,然后在能谈上公投。
她告诉记者,砂政盟或希盟时常对人民说争取自主权,但实际上两党代议士在立法会议上提出,何来为民争取。
她向记者解释,在砂拉越要实行独立公投法必须事先在州议会上提出,然后才能一步一步争取,而不是说了算。
革新党(STAR)主席徐丽娜、秘书张永通,砂独联盟房保德分别昨晚在富丽华商业中心进行独立公投演说;今早8时在老人街开讲,主要是对人民讲解砂拉越独立和公民投票之路。

革新党秘书张永通(右)星期六晚上在富丽华商业中心进行独立
公投之谈,让四面八方的饮食店顾客了解公投法。砂独联盟房保德(左)与徐丽娜(中)在脸书上直播。

徐丽娜表示,独立公民投票是一个投票过程,公民可以选择决定该领土是否应成为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主权国家是指一个本身完整的国家,与其存在,政府和领土方面拥有完全的权力,并有能力与任何其他主权国家进行谈判或斗争。
她强调,除非通过公民投票进行自由公正的投票程序,任何政党或政府都无法为其公民做出决定。全世界已有50多次独立公投,第一次独立公投是1788年在马萨诸塞州举行的,随后是德克萨斯州,田纳西州和弗吉尼亚州,于1861年举行。最后一次独立公投是由刚刚结束的布干维尔公投,结果尚未宣布。
她说,大国和世界机构都认为,独立公投是各国寻求独立主权地位的前提。由欧洲大国(现为欧盟)成立的Badinter委员会坚持认为,独立公投是必要条件,拉丁词意为“必要条件”。
独立公投是国际公认的新主权国家兴起的过程和机制。成功的独立公投证明了人民的普遍支持,并具有统治该领土的必要合法性,例如厄立特里亚(1993年),东帝汶(1999年),黑山(2006年)和南苏丹(2011年)。

徐丽娜和房保德等人昨早在老人街进行演说。

在独立公投中,通常是在更大的政治实体(例如联邦)中对独立或继续留在联邦内做出 ’赞成或反对’ 投票。 例如,根据《2013年苏格兰独立公投法》,公投问题是“苏格兰应该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吗?”。
仔细研究了砂拉越的历史,徐丽娜说砂拉越对国际法的主权地位并不陌生。 砂拉越曾经拥有主权和独立地位,具有与文莱和英国签署条约的能力,并拥有自己的政府、国旗、国歌、货币、邮票、护照、司法机构和国防武装力量,砂拉越游骑兵在拉惹的绝对控制之下。
1945年9月18日,两位世界著名的英国法律学者和法官-阿诺德·邓肯·麦克奈尔勋爵 和 亨利·永利·帕里爵士的法律意见明确阐明了砂朥越的主权。前者后来成为国际法官法院,海牙国际法院院长,斯特拉斯堡欧洲人权法院第一任院长。 两位杰出的国际法学者都确认,砂朥越确实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直到1941年日本入侵日本为止。

左起为革新党秘书张永通、砂独联盟房保德、革新党主席徐丽娜和砂独联盟委员许瑜芯近期内在美里及民都进行独立公投演说。

徐丽娜说,一个普遍的问题是砂拉越是否可以举行独立公投,因为没有公投法。她说答案是肯定的。 这是因为议会权力至高无上可以制定或取消法律。
她也指出,美国宪法以及许多国家、地区都没有针对公民投票的宪法规定。 英国甚至还没有成文的宪法,但英国和苏格兰政府都在2012年10月签署的《爱丁堡协议》中同意让苏格兰独立公投,随后苏格兰议会于2013年11月通过了《 2013年苏格兰独立公投法》。
她继称,挪威宪法根本没有提到公民投票,因此,挪威没有公民投票法。但是,他们已经举行了6次公民投票,其中最重要的是1905年8月13日解散与瑞典的联盟的独立公民投票,该投票获得了99.95%的选民的批准。
她回顾在2018年9月29日敦马哈迪首相在纽约的讲话,敦承认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并没有禁止砂拉越和沙巴寻求独立,但这两国所希望的只是要回自主权。
她声称,在各个地区社群的砂拉越人之间进行的非正式调查中,人们对我们的公民权利的意识与日俱增,要求公投权力决定我们的政治未来的呼声越来越高。
徐丽娜认为,砂拉越人在政治上已经成熟,并准备做出明智的决定,以决定我们自己国家的主权和未来。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