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家賬入博館訴說家國情

家賬入博館訴說家國情

上海红色藏品展述身边故事 勾勒国家70年发展历程

多年后,当陈惠美站在展览开幕式的台上谈起父亲的账本,她潸然泪下。陈惠美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同龄,而她的父亲陈清扬则是新中国第一代注册会计。自1947年到至他去世的2016年,陈清扬坚持将家中的开支笔录记账,从未间断。这套看似琐碎的家传账本,却成为了9月底于上海开幕的《我家的红色记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上海民间藏品展》的重要展品,忠实记录了国家70年的兴盛发展。■香港文汇报记者 张帆 上海报道

这套已被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收藏的账本,连同陈清扬的会计职称证书以及他用过的财会工具等资料一起出现在此次展览中。陈惠美说,由于职业习惯,自1947年开始,陈清扬就将每日家庭开支详细记录下来。

建国前通胀 账本录时局

陈惠美出生于1949年4月,适逢上海正经历恶性通货膨胀,当时的货币金圆券急剧贬值。而这一时局也反映在了这本账本上–陈惠美母亲的生产费用金额庞大得难以想像。比如,两个奶瓶竟要40万元金圆券,而最贵的是母亲的住院费–1,450万元金圆券。

此后,账本也记录了父母对兄弟姐妹的爱心开支:陈惠美寄养在母亲朋友家的每月生活费、哥哥去少年宫的培训费。其中,最令人感动的莫过六十年代兄妹「上山下乡」的开支。从1969年开始,陈惠美家先后有三个子女响应国家号召,奔赴江西、甘肃、黑龙江农村。

时隔50年,保留下的账本上记载着1969年10月父母为他们远行准备的购物明细,小到0.04元(人民币,下同)的别针,大到7.3元的棉毯,加起来有140项开支,一共205.28元。此外,父母亦想尽办法托人给他们捎去食品和用品。1971年3月的账本上就记着给兄妹3个人寄的邮包和托人带的香肠、花生辣酱和零食蜜饯等20多项开支,共65.95元。

女接棒父业 承严谨态度

同样从事财务工作的陈惠美说,自己在2016年才真正详细阅读了陈清扬的账本。时年92岁的陈清扬身体每况愈下,即使自己记不动了,也不愿意放弃这项工作,这才决定把账本移交给陈惠美,由她帮忙继续记账。

令她惊叹的更有陈清扬的认真和严谨:有明细账、有分类账、有汇总表,从1947年开始,每年都有汇总,「有章有节,堪称完美」。

70年里,陈清扬为了忠实记账与家里发生的矛盾也让陈惠美记忆犹新。陈惠美说,她的母亲为此常与父亲争论。母亲常说的一句话是,「我想不起来了,你就当我是买零食吃掉了行不行?」而陈清扬每次都执拗地说「不行」,甚至账不平就不吃饭不睡觉。

陈惠美说:「父亲说过,这个记账就是一个历史,是不能篡改的,不能有丝毫差错。它是可以翻阅的,它是可以传代的,所以必须要一分不差。」

账本成史料 诺藏200年

不少参观者在翻阅账本后都和陈惠美一样感慨道,看到账本上的数字,很多已淡忘的记忆就都被唤醒了。而对于金融史专家而言,这部跨越70年的家庭账也是一份难得的史料。账本中涉及了4种货币:法币、金圆券、第一套人民币及现在的人民币。

陈惠美说,陈清扬直到弥留之际仍然念叨着一个心愿,就是希望这些账本有朝一日能对国家和社会有所贡献,成为研究现代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参考资料。所幸,陈清扬的子女们联系到了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

陈惠美说:「他们(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如获至宝,认为这个账本有非常重要的历史价值,承诺在那里能够保管收藏200年左右。」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