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雲南巍山縣青雲村「彝族打歌」傳承人:昔家貧放牛 今復興歌舞

雲南巍山縣青雲村「彝族打歌」傳承人:昔家貧放牛 今復興歌舞

都说彝家人「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彝族打歌」几乎陪伴了年近60的茶春梅一辈子。幼时因家庭困难而辍学放牛的茶春梅8岁起便跟随长辈学唱「打歌」调,并在放牛时反覆练习,将「打歌」技艺磨练得炉火纯青;改革开放后,她参加了更多演出交流活动,见证了「彝族打歌」由式微到兴盛的历程。 ■文/图:香港文汇报记者 丁树勇、谭旻煦 云南巍山报道

时近中午,在大山深处的云南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下称巍山县)青云村,茶春梅匆匆向设于村委会的「彝族打歌综合传习中心」走去–那里也有她的「彝族打歌传承人工作室」。

「音乐一响脚板痒」,在青云村的山坡林隙和溪畔湖边,总能看到彝家人欢快的舞姿、听到悠扬的调子。

在茶春梅的记忆中,青云村「彝族打歌」走出大山,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彼时,大理州举办民族民间歌舞文艺汇演,青云村「打歌」代表巍山县参加汇演并获奖。从那以后,以前仅仅是逢年过节或遇红白二事才跳起来的「彝族打歌」重新走入了青云村村民的生活中。

青年们受到汇演获奖的鼓舞,常常在收工后呼朋引伴,自备马灯或汽灯,在山坡空旷处或林间空地「打歌」娱乐;月圆之夜的明亮月光下,「打歌」狂欢甚至通宵达旦。

艺精受捧 收获爱情

「彝族打歌」多姿多彩、东山西山各有不同、南坡北岭各有千秋;而代代相传,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鲜明的民族个性和独特的文化内涵则是各地「彝族打歌」的共同点。

「打歌」技艺精湛的茶春梅,常受到众星捧月般的待遇。茶春梅与同是「打歌」能手的丈夫闭朝阳,便是在「打歌」场结识相爱并结为伉俪的。

日本公演 场场爆满

青云村「打歌」调节奏明快多变、曲调粗犷热情,而「打歌」步伐主要模仿十二属相的动作演变而来,颇具艺术性和观赏性,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便参加了第二届和第三届中国民族艺术节,更屡屡被选送参加各级民族民间歌舞交流和演出。

最令茶春梅自豪的是,1987年,她与丈夫随团赴日本参加第五届东南亚国际民间艺术节,先后在东京、大阪、名古屋等六大城市公演19场,场场爆满。云南大山里的民族民间歌舞艺术魅力,深深感染打动了日本观众,是茶春梅「做梦都没想到的事」。

让茶春梅没想到的,还有自己被选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2002年5月,茶春梅被推荐认定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彝族打歌)代表性传承人;2009年6月,被认定为「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彝族打歌)代表性传承人」。其补贴也由每年300元(人民币,下同),逐步增加到每年3,000元、8,000元、1万元和2万元。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及传承人的重视,让她倍受鼓舞。

生活改善 圆「盛装梦」

彝族女子的服装全靠手工挑花和刺绣,谁做的服装花样好,就会被看作是勤劳能干、心灵手巧的人。与大多彝族女子一样,茶春梅一直以来最希望拥有一套自己的彝族服装。

第一次随团外出演出,看着伙伴们有的翻出自己压箱底的新娘服、有的找来妈妈平时都舍不得穿的服装,年少的茶春梅很是羡慕,只好借来奶奶年轻时的服装,伴着她多次演出。

虽然演出机会不少,更参加过民族服饰展演,但茶春梅一直穿的都不是「自己的」服装,直到婚后,才在娘家和婆家的资助下,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套彝女盛装,「那时连维持生活都困难,哪有闲钱为我制服装。」而让茶春梅一直深感歉疚的是,妈妈一辈子也没有属于自己的一套彝族妇女盛装。

如今,茶春梅拥有了自己的3套彝族妇女盛装,茶春梅感叹,现在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为置装费犯愁的时光早已过去。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