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新闻 4本地报纸宣告停刊 纸媒走入生死存亡时代

4本地报纸宣告停刊 纸媒走入生死存亡时代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4家本地报纸宣告停刊,国内的印刷媒体正走入生死存亡的关键时代。

英文报《马来邮报》(Malay Mail)在出版了122年后,从去年12月开始停止印刷报纸,转为线上媒体;泰米尔文《Tamil Nesan》报纸在印刷了94年之后,于今年2月停刊。

接着在这个月早些时候,国内最古老的马来文报纸《马来西亚前锋报》,在发行了80年后也宣告停刊,与姐妹报《Kosmo!》一起关闭。

这是否显示报纸的读者人数正在下降?答案是:报刊已日渐式微甚至关闭,记者,生产部人员和其他员工发现目前这份工作,已朝不保夕。

曾经是马来西亚前锋报集团总编辑的资深报人丹斯里约翰嘉法直言,报业有的是“非常黯淡,困难和不确定的未来”。

他说,过去10年左右,报纸一直在缓慢消亡,他补充说,这是一个夕阳行业,不管人们喜不喜欢,它都必须接受现实。

“是的,这非常令人恐惧。这让我很痛苦,但我很现实。甚至有者认为,在未来5年中,基于销售量的下降,世界上几乎所有报纸都将不再以传统形式存在和销售。我相信这是有可能的。”

他说,从媒体消费的变化来看,人们过去从报纸上获取新闻的日子已经成为过去,并且每当失去一位读者(逝世),就没人会取代他或她。

“话虽如此,但我认为还是有一线希望。我相信只有少数的报纸——即最好的报纸能在提供高质量新闻下,在未来几年中能继续生存和维持下去。”

约翰说,媒体行业需要更多对旧有机制的重新思考,且在重新审视整个情况后,寻求新的开始或重生。

他说:“商业模式也必须改变。旧的系统不再可行。它们必须重新审视他们的处事方式,运作方式以及如何获得收入,包括对街头销售和广告的依赖。”

约翰表示,他不接受媒体整合的想法,因为他认为由于传统媒体读者数量的减少,此法将行不通。

他说,公立或私立新闻学院也必须重新评估他们的课程和培训,使学生了解媒体的业务和运营所面对的新现实,以及整个新闻采集,处理和传播的学科,以培养优秀的新闻工作者。

马新社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曼乌江的看法也不乐观,他说,众所周知,新闻界本身的职业也已受到威胁,因为受过训练的新闻工作者的角色,正在缓慢地被来自不同背景的未经训练的“记者”(包括网民)取代。

“印刷媒体正面临着全球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市场状况。曾经,公众依靠报纸来赶上对时下新闻的掌握,但是这种需求已经不复存在,因为报纸的作用已经被那些为读者提供更多新闻和信息的小工具所取代。”

阿兹曼说,一种出路是转向优质新闻,以振兴并引起人们对印刷媒体的新兴趣。

他还说,前锋报、Kosmo!,Tamil Nesan和马来邮报等报章的停刊,以及未来其他报纸不得不面对同样命运的可能性,也将对马新社产生影响,因为该机构的成立就是为报纸服务。

《新海峡时报》首席执行员穆斯达法卡米尔说,传统上,报纸的实力始终由发行量来衡量,在过去10年左右的时间里,发行量只有下跌的趋势。

但是,他说,社会不需要新闻并不完全正确,因为国内报章的在线版本(包括前锋报和Kosmo!)仍然吸引了大量读者。

“也许,虽然新闻本身的使用量没有改变,但所需的平台却有所改变。”

“这很像音乐。现场音乐为留声机铺平了道路,留声机让位给了八轨盒带,再让位给了盒式磁带,又让给了光盘,然后被音乐网站如Spotify彻底淘汰了。”

他说:“尽管平台多年来发生了变化,但音乐一直保持不变。”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