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砂州新闻 難兄難弟的砂大和拉大 黃振淵質問為何希盟2020財案削58%砂大撥款

難兄難弟的砂大和拉大 黃振淵質問為何希盟2020財案削58%砂大撥款

(本报诗巫14日讯)人联党都东支部主席黄振淵表示,似乎大家比较关心拉曼大学的拨款,但实际上砂马大学(Unimas)与拉曼大学是难兄难弟。

他于日前在武吉立麻东路的一场小型会见人民活动上,对这次2020 年预算案拉曼大学和砂马大学被大肆削减拨款一事作出评论。

“在2020年预算案中,最令砂拉越人民惊讶与失望的是,财政部在2020年把拨款给砂马大学(Unimas)从2019年的4千227万5千令吉削减到2020年的1千746万9千900令吉,削减的数额高达2千480万5千100令吉,即削减比例高达58%。”

他质问财政部长凭什么理由,把拨款给砂马大学的款项削减得如此巨大,并要求希盟政府应该要向砂拉越人民清楚的交代。

黄振淵指出,虽然希盟政府在2020年的预算案中增加了砂拉越的发展拨款,但是在教育的拨款方面却向砂马大学开刀。

他称,这种做法使人想起庄子的寓言中一个爱猴子的商人,“本来早晚各给猴群各五粒栗子, 但是商人面对经济困难后就跟猴群说早上三粒晚上四粒,猴群愤怒,商人马上改口说早上给四粒晚上三粒,猴群大悦。因此在2020年的预算案中希盟政府对付砂拉越的手法让砂拉越人有一种被猴戏的感觉。”

他称,拉曼大学的学费也是全国私立大学中最廉价的一间,其学费几乎是私立大学的三分之一。

“如今,财政部长从2018年的5千500万令吉的拨款削减到2019年的550万令吉,然后又再度削减到2020年的100万令吉,使得拉曼大学不得不提高其学费。”

他抨击,财政部长的决定,最大受害者是贫寒子弟和其父母,他们将要面对更沉重的经济负担。

“拉曼大学虽然是马华策划和支持的但是从来没有听闻马华强迫入读的拉曼学生该党的治国理念。因此,林冠英说假如马华放弃拉曼大学的拥有权,政府可以马上再拨3千万令吉给拉曼大学,这种的说法不能让人信服。”

“其实,民主行动党现在是执政党拥有庞大的资源与人力,假如民主行动党也可支持和策划成立另一所大专学院, 并且由民主行动党的党要和支持者管理,只要其办学方针独立和专业, 没有人会提出反对的。”

黄振淵也表示,拉曼大学的成立使到很多家庭贫苦的华裔子弟能够报读大学。

他举例,报读拉曼大学生不一定就会支持马华,例如希盟的三个部长,即原产业部长郭素沁、槟成城首席部长曹观友和农业部长沙拉胡丁,都是拉曼大学的著名校友。

“因此好多人都不了解为何民行党如此对拉曼大学如此忧心忡忡。”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