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法律零保障 小網紅淪「搖錢樹」

法律零保障 小網紅淪「搖錢樹」

父母压榨频生 社会现修例声音

社交平台充斥「意见领袖」(KOL)和「网红」,当中有愈来愈多年纪轻轻的小朋友,部分儿童YouTuber的名气,较成人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如年仅7岁的瑞安,凭开箱及试玩玩具影片,成为2018年收入最高的YouTuber。以往电视及电影热潮,催生《宝贝智多星》的麦哥利高坚、《E.T.外星人》的茱芭莉摩亚等著名童星,儿童网红则是社交媒体造就的产物,堪称「网络时代的童星」,然而荷里活所在的加州,有全美最严谨的儿童劳工法例保障,后者则完全不受任何条例保护,恐令这批小网红遭剥削,令社会开始出现要求立例的声音,追上时代步伐,保护儿童网红。

儿童网红遭压榨事件并不罕见,较轰动一宗要数美国亚利桑那州47岁妇人霍布森,今年3月被控虐待她领养的其中5名子女,包括虐打、使用胡椒喷雾及不提供食物。案情指出,该5名受害儿童均在霍布森YouTube频道《The Fantastic Adventures》演出,若忘记台词或安排好的动作,便会被虐打,霍布森亦以拍摄影片为由,多年来禁止子女上学。霍布森的频道订阅人数超过70万,在2018年赚取近30万美元(约235万港元)。

加州早于1939年立例

在YouTube总部所在的加州,早于1939年已制定名为《库根法案》(Coogan Act)的保护儿童演员条例。法案名称源于曾演出差利卓别灵电影的童星Jackie Coogan,他多年来拍摄电影的收入达400万美元(约3,130万港元),却因当时法例规定,儿童在21岁前所赚取的收入全归父母,令他无法取得分文,即使入禀法院追讨也无济于事。

加州州议会因应此案迅速立法,订明监护人必须将儿童演员收入的一定百分比,存入信托基金,在儿童满21岁前不可动用。法例其后经多次修订,为童星带来更多保障,如限制工作时数及工作不可影响学业,制片商亦需确保童星在健康等各方面均受保障。

专家:平台应被视为雇主

然而网络平台至今仍没有为儿童网红和KOL设立任何保障。YouTube及Instagram均订明,13岁以下儿童不可拥有个人账户,意味无法分享网站的广告收益。两个平台只回应一直与专家合作,处理与儿童有关的政策,但未提到儿童是否应受《库根法案》保护。

比华利山律师协会的皮尔斯认为,YouTube等网络平台必须订立相关政策,赚取广告收入的影片若有儿童演出,儿童必须获得部分收入,若家长擅自动用,儿童可提出控告。此外,监护人代小朋友签订的广告合约,亦必须列明收入归儿童名下,否则合约应视作无效。加州大学法律系教授杜巴则认为,YouTube应被视为儿童KOL的雇主之一,「小朋友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都是由YouTube订明」,因此对儿童应负有更多义务。她直指儿童YouTuber是表演工作的一种,理应获得薪酬。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