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只爭朝夕復活千年樂舞俑

只爭朝夕復活千年樂舞俑

年逾古稀心怀梦想 陕西工艺大师王蒨与陶俑神交

古城西安的夏天,炎热难耐。74岁的王蒨每天奔波在相距25公里的家与工厂之间,忙得不可开交。她在完成一个「伟大」的梦想–复制中国古代从春秋战国至明朝2,500年间有代表性的乐舞陶俑,为公众「活化」一部乐舞通史。作为陕西省工艺美术大师、西安碑林博物馆副研究员,王蒨多年潜心研究陶俑复制技艺,形成了独到的见解和技法。年届古稀之时,她在倍感时间紧迫的同时,心中更萌生了一个梦想:要将自己多年积累转化成现实,通过手工艺复制陶俑,让公众对中华文化有更立体的认知。于是,她开始了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香港文汇报记者 张仕珍 西安报道

见到王蒨的时候,她的左手因摔跤负伤,仍绑着绷带。尽管这样,她还是一刻没停,坚持现场指导乐舞陶俑的复制工作。王蒨说,从第一次接触陶俑复制开始,自己便与陶俑复制结下了深厚的不解之缘。

复制陶俑6000余件

王蒨至今仍清晰地记得,1979年的一天,正在西安美术工作团工作的她接到单位指令,让她参与和西安工艺美术研究所合作的秦俑复制工作。「当时秦始皇陵兵马俑发掘仅短短几年时间,要复制两米多高的秦俑,我们心里都没底。」王蒨说。为了完成任务,她和同事就先去现场临摹,然后根据画像进行复制。一连几个月,他们边摸索边干,从塑形到烧制,反覆研究,最终成功复制了跪射俑、将军俑和士兵俑。

或许是冥冥中注定,复制秦俑的经历铺就了王蒨后来的工作之路。调入西安碑林博物馆后,王蒨被安排做文物复制工作。对于从小便耳濡目染碑林文物的王蒨来说,这无疑是如鱼得水。尤其是看着一件件古时的陶俑,与它们零距离接触,临摹雕塑,王蒨真切地感受着陶俑身上传递的苦与乐。「有时塑着塑着我就哭了,有时看着它们我又乐得不行。」在王蒨看来,这是她与陶俑莫大的缘分。而她亦格外珍惜,时常穿越千年,与陶俑心神交流,一看就是一整天。

40年间,王蒨复制的陶俑多达6,000余件,这在给她带来无限享受的同时,亦令她开始思考:如何让更多人透过陶俑了解中国古代的文化。「尽管中国古代没有照相机和录像机,但陶俑艺术却更加生动、形象地反映了当时的历史。」王蒨说。

还原历史独特气质

几十年的文化积淀和工作积累,令年迈的王蒨渐觉肩上的担子变得沉重。「我搜集了众多中国陶俑的珍贵资料,亦懂得如何复制陶俑,如果有生之年不能让它们再现,那将是我莫大的遗憾。」尽管已经退休,王蒨还是决定,要复制系列的陶俑。

「众多类型的陶俑中,乐舞俑风格最别致,它们或宽衣大带、或窄袖紧肤,千姿百态,表现力非常强。」王蒨说,她通过梳理多年掌握的资料,最终决定选择100余件(套)共计400余件具有代表性的乐舞陶俑进行复制。

2015年,在四处筹款无果的情况下,王蒨自投资金,并联络20名西安美术学院雕塑系的学生,共同开启了乐舞陶俑的复制工作。

为了让复制的陶俑精准地展现不同时代的精气神,王蒨多次带着学生去博物馆参观。「陶俑的复制,更多的是对文物的认知、对时代精神的把握,以及对艺术和审美的认知,这是一个综合的素质考验。」王蒨说,由于对时代精神没有整体把握,学生们有时会把古时伎乐班的小姑娘做成清纯的美少女。「没办法,我只能一次次带他们去博物馆看,让他们尽快掌握每个时代独有的气质。」王蒨告诉香港文汇报记者,如果不能忠实于时代,不能反映相应的时代精神,那就失去了临摹复制的意义。

四年多来,由于经费等种种原因,乐舞陶俑的复制工程几度暂停。直至2017年底,王蒨联合西安美术学院成功申请了国家艺术基金支持,才使工程得以继续。

而今,100余件(套)乐舞佣的造型、制模和泥胎工作已初步完成。接下来,即将进行窑炉烧制、上彩和做旧等工序。王蒨说,今年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她和团队每天都在紧张地和时间赛跑,希望能在这样一个有意义的年份完工展出,为祖国献上一份特别的礼物。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