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新闻 何谓工业4.0? 逾半大专生毕业生解不了

何谓工业4.0? 逾半大专生毕业生解不了

根据英迪国际大学与学院(INTI)与国际数据公司(IDC)对560名大专生、毕业生和家长进行的调查显示,受访的大专生和毕业生当中,分别有63%受访者无法说明何谓工业4.0。

此外,泰半(54%)的受访家长同样无法给予清楚定义,也无法进一步讨论工业4.0以及为何它与组织变革相关。

根据英迪昨天举行上述调查发布会后的文告,这项调查旨在揭示国内就业人口是否作好准备加入数码化发展的劳动力市场,然而30%受访学生认为,他们完全未准备好使用工业4.0技术,包括日新月异的技术技能。

文告说,28%受访大专生指出,大学里的学术经验就是他们了解工业4.0的唯一管道,他们未曾接受其他的培训,更没有相关工作经验,但大多学生都未接触过工业4.0,或者过于依赖学术课程来建构本身的就业能力。

“对大学院校来说,这无疑敲响一记警钟,促使他们重新评估及检讨现有课程,究竟能否提供足够培训并符合现实环境的观点,以培养学生走入职场,同时探讨理论和学术教学以外,还需要给学生做哪方面的提升。”

此外,几乎所有受访家长(93%)都认为,大专教育对于学生就业前景息息相关,但他们当中却有62%认为现有课程未能备妥学生迎接工业4.0时代,这主要因为大学讲师未能与时并进,跟上产业界改革的脚步。

“超过四分之三的大专生(78%)和毕业生(79%)分别指出,大专教育仍然很重要,并认为大专教育跟求职时是否有能力谈判薪水的关系最为明显。”

此外,无论是在籍大学生(58%)、大学毕业生(48%)或家长(53%),均把学术培训不符合职场要求,列为大学毕业生面对的三大就职挑战之一。

出席上述发布会者除了陈玲娜、黄敬盛以外,还包括马来西亚普华永道人力资本执行董事莎丽卡、马来亚银行创新总监英然哈山及马来西亚人力资源发展基金(HRDF)研发部研究组主任王振威。

文告指出,现今学生主要来自Z世代,他们被喻为是真正的数码原住民,尽管他们一早接触技术资源,但受访学生中只有11.6%乐意在现有学术课程以外,再通过额外课程来发展竞争力。

“年轻人持有上述观念,跟产业界着重培训以发展额外技能的期待,明显出现错配的现象。有鉴于推陈出新的现代科技已融入到各个组织机构内,旨在培养技能的技术认证,也需要密切跟进数码变革的步伐。”

文告指出,67%受访大专生、71%大专毕业生和56%家长均强调,批判性思考才是职场上最为重要的技能;41%大专生和42%的大专毕业生认为,技术性技能是最重大就业技能之一。

“年轻一辈或许承认技能的重要性,只是还不清楚了解工业4.0的意义,无论是学生或毕业生都必须开拓技术能力,即从个人层面扩大到职场上使用,包括应用大数据,机械对机械的连接沟通,以及在同一组织内使用的跨领域技术。”

此外,47%受访家长则把决策能力列为职场上最重要的三大技能之一,这或许反映了他们有较资深的工作经验,因而重视专业上或个人生活上的正确决策。

根据调查结果,52.7%在籍学生及57.3%家长相信,市场上的组织机构已作好准备吸纳新一代的人才,原因是当今的雇主视年轻人才为科技能手,足以帮助他们进行数码转型。

“这样的调查结果产生了更多的关注,因为它说明在籍学生虽然意识到雇主对他们有所期待,但他们并未好好地去了解工业4.0,也未在学术资格以外的范围发展本身的竞争力。”

然而,调查显示56.2%受访毕业生不看好现有组织机构乐意吸纳新一代人才,他们认为职场上最大的挑战是传承问题以及不愿采纳新程序,尤以中小型企业在数码转型上步伐迟缓,说明了人才发展不只赖于个人意愿,也视乎未来雇主的意愿。

英迪代首席执行员陈玲娜说:“这份调查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从就业人口、而不是政府或业内专家的观点来探讨工业4.0。这项调查结果提醒各方,国内的技术变革日益成形之际,年轻一辈却尚未跟进这变革对他们未来的影响。

“作为产业界的合作夥伴,学术人员应该明认,在谋求学术卓越以外也有责任培育未来人才,并确保取得正面聘雇成效。这项调查结果清楚说明,教育界和产业界在人才培育方面还有许多事要做,才得以在工业4.0的世界具有全球竞争力。”

负责发布调查结果的国际数据公司亚太区研究经理黄敬盛说,对于大马的组织机构来说,缺乏熟练人力资源一直都是推行职场现代化的最大阻力,因此学术机构在栽培学生方面扮演极其关键的角色。

“所以,有必要以频密的沟通来促进对工业4.0的理解,厘清它在近期和远期的应用,而不只局限于商业领袖所做的转型决策而已。”

他指出,教育界应鼓励学生完成学业之余,也准备考取资格认证;高等教育机构也需扩大与产业界的合作,确保课纲不脱节,并与产业界共同策划课程,融入技术性和专业技能的综合竞争力。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