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新闻 爪书法单元“绕过”董事部 魏家祥疑政府意图削权

爪书法单元“绕过”董事部 魏家祥疑政府意图削权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认为,内阁交由家教协会、家长和学生决定是否执行华小国文课爪夷文书写单元,不免令人怀疑是政府有意削弱华小董事部的权力。

他说,甚至有人联想,这是不是废除董事部的前奏!他说,加上近日首相敦马哈迪和希盟个别党团对董总的攻击,让人们更担忧,政府是否意图在不知不觉中逐步削弱董事部的权力。

他指出,虽然华社展示团结力量后,原本冥顽不灵的教育部终于对华淡小国文课爪夷文书法单元做出了一些调整。昨天内阁的决定也对僵持的局面起了缓和作用,包括让舆论的反应不如早前般尖锐。

他今日在其脸书发帖说,很多人在网上呼吁“见好就收”,但长远之计,还是有一些问题必须去审慎思考。

“首先,教育部或许忘了,当年通过的《1996年教育法令》(修正案)第53条阐明,国民型华文小学无论是政府学校或政府资助学校,是允许设立董事部的。”

他说,华小董事部是华小的拥有者和管理者,华小的各项校务和发展,向来都是由董事部主导和负责。

他说,董事部的设立,也包括3名家教协会的代表。

“过去一些教育部政策,如双语课程计划(DLP),都是交由董事部决定是否进行。这次华小国文课爪夷文单元,同样可以交给董事部决定。”

他指出,事实上,华小的发展向来需要董、家、教的携手合作,3方合体才能使华小建设事半功倍。

魏家祥在脸书发帖,促内阁针对爪夷文单元寻找一劳永逸的方案。

他说,过去数10年以来,在捍卫学校主权的工作上,董事部始终站在最前线。然而,这次内阁对爪夷文书写教学的决定,等于是在边缘化董事部,导致董、家、教的合作关系出现裂痕。

“假设往后教育部再落实其它政策,如英语教数理,是否也将排除董事部,转而由家教协会成为决策单位?如果削弱或不尊重华小董事部的权力,是新马来西亚的新教育政策,那我只有深表遗憾。”

若没家协,谁做主?

魏家祥质问,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例如部分学校并没有成立家教协会,而家长又以非华裔为主,届时是否完全以家长和学生的意愿为依归?

他也例举砂拉越情况,即出于特有的传统,该州有超过百所、历史悠久的华小都没有家教协会,只有董事部。

他说,砂州董联会也向来不主张成立家教协会,而是以董事部意愿作为主导。

“因此,砂州的这些学校又该以何种方式决定爪夷文的教学?内阁的决定也包括让学生决定是否要学习爪夷文,问题是12岁以下孩童能做出成熟的决定吗?如此事关重大的课题,是否应该以未成年孩童的决定为准?”

“做家长的都知道,对小孩子来说,如果能天天放假是最好的事。因此,内阁这个部分的决定是出于什么考量,让人感到好奇。”

魏家祥说,在内阁的决定中,针对五、六年级国文课爪夷文单元的详情,例如页数、单元名称、执行方式等,在教育部声明中也完全没有提及,而这也是大家必须紧密关注的地方。

“但愿,内阁能找到一劳永逸的方案,从此不会再引起任何争议。到时候就真的是‘见好就收’了。”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