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新闻 儿子们欠阿窿失踪 3父母切割喊“受够了”

儿子们欠阿窿失踪 3父母切割喊“受够了”

男子向阿窿举贷,无法偿还债务时,竟留书“我出事了,对不起。我走了,当少生一个儿子。照顾好自己。”,吓得母亲心乱如麻。

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周三接获3名为人父母者,不约而同为欠下大耳窿、离家出走的儿子前来求助,不过,他们皆向该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表明:“我不要认这个儿子,我已受够了。”

张天赐指出,前来求助的3个家庭中,其中一家的儿子李君杰(38岁),早在8年前就离家出走,断绝与家人来往,但是,单亲爸爸李福来(60岁,退休人士)于本月8日接获一通电话,指儿子欠下债务后失踪。

来自雪州沙登的李福来说,儿子早在8年前就失踪了,如今却因为债务而遭大耳窿找上门来,他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希望大耳窿不要来骚扰家人。

“冤有头,债有主,谁欠大耳窿,大耳窿就该向对方讨债,不要找我们,我已不认这个儿子了。”

另一名母亲梁女士(来自蕉赖,56岁,家庭主妇)指出,家人刚刚于本月初,通过张天赐与大耳窿周旋,帮儿子黄敬杰(29岁,营业代表)偿还25万令吉的债务,岂料,儿子于周三(14日)留下他再欠下的高利贷记录,一走了之,似乎期望家人再帮他还债。

在黄敬杰的案件中,张天赐说,经过其助手检查黄敬杰所欠下的12组债据,发现其中4个阿窿是较早前曾借钱给黄敬杰,当时在家人为他偿还债务时,张氏本身曾警告在场的阿窿,不可再借钱给黄敬杰,因为黄氏是没有能还钱的。

“但是,这4名大耳窿似乎是吃了甜头,以为黄敬杰的家人一定会帮儿子还钱,所以没有遵守职业道德,仍然借出,可惜阿窿们打错算盘了,我绝不会袖手旁观,我们会依法帮这家人,因为他们真的已没有能力偿还这20万令吉的贷款。”

第三名求助妈妈颜晓玲(来自加影,50岁,销售顾问),其独生子周家荣(25岁)于上个月29日离家出走,本月9日上午11时,她在住家前发现2张追债传单;同一天上午11时16分,接获儿子传来的短讯:“我出事了,对不起。我走了,当少生一个儿子。照顾好自己。”

颜晓玲指出,看到儿子的短讯,她的直觉是儿子要寻短见,不过,家中还有一个女儿,为了其他家人的安全,她已向警方报案。

针对以上3宗投诉案,张天赐及其助理陈其翔呼吁失踪者现身,勇敢面对本身的问题,不可连累家人。

张天赐指出,该部在今年迄今共接获285宗类似投诉案,涉及的款项高达3550万令吉,其中80%是华裔求助者,而且大部份都是因为网络赌博而欠钱。

“这些借大耳窿钱赌博的人,在不能偿还时,都想让家人想方设法筹钱帮他们,所以他们大都不会有悔意,一次又一次伤害家人,直到家人失望、心死,他们就以死要胁,害得家人寝食难安、担惊受怕。”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