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新闻 河污课题宛如计时炸弹 水源净化牵连水费涨幅

河污课题宛如计时炸弹 水源净化牵连水费涨幅

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查尔斯圣地亚哥提醒,要是河流污染日益严重,将会影响到水费的涨幅。

他说,蓄水池中净化的生水,98%都是来自河流,要是继续放任河流污染问题恶化,当局净化水源的费用将会增加。

他续说,一旦净化水源的费用增加,国内水费也会随之调涨,这将对国人带来直接的影响。

查尔斯周三在河流污染论坛上致词时,如是表示。

他在记者会上也说,该委员会将探讨是否有必要成立“国家河流保护局”,作为处理河流污染课题的统一单位。

他说,在河流污染的课题上,我国目前面对的其中一个问题是,涉及河流污染课题的单位太多,当事情发生后,找不到一个可以真正负责任的单位。

“我们的问题就是没有一个单位有权针对河流污染采取行动。”

他指出,除了河流污染课题,我国也可能面对旱灾而导致缺水的情况,这也是水务委员会必须结集其他单位探讨预防方案的原因。

国家水务委员会首席执行员拿督阿末法依沙指出,在批准工业发展、公司注册等等都涉及不同政府机构,因此当河流出现污染时,便会出现互相指责的情况。

因此,他认为,必须要有一个单位来监督所有的机构是否做好自己的本分。

查尔斯(右3)表示,他们将该探讨成立“国家河流保护局”,作为处理河流污染课题的统一单位。左3为阿末法依沙。

查尔斯在致词时说,希望透过今日的论坛,能够找出一个处理河流污染的良好方案,并在明年把有关方案提呈国会,避免河流继续在发展理由下成为受害者。

此外,他表示,他也会在近期与财政部长林冠英及经济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会面,以便河流污染的解决方案能会被列入第12大马计划,同时在2020年的财政预算案中得到拨款处理河流污染课题。

查尔斯也把河流污染问题,形容为随时爆炸的计时炸弹。

他说,虽然河流污染不是一个新鲜的课题,但没有良好处理的话,未来会带来更大的祸害。

查尔斯希望透过论坛,能够找出一个处理河流污染的良好方案,避免河流继续在发展理由下成为受害者。

他指出,论坛的讨论内容包括,是否到了设立“国家河流保护局”(National River Protection Authority)的时机、是否需要在现有法令中增加监禁刑罚及提高罚款、是否应该吊销涉及河流污染的商家执照至少5年及把商家列入黑名单,以及政府是否应该把河流周遭设为“安全区”,包括把设立在河边的工厂迁离。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