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岸三地 指”香港独立”只能留在梦想 倪匡:始终打不赢中央

指”香港独立”只能留在梦想 倪匡:始终打不赢中央

在反送中运动席卷全港之际,写下《卫斯理》系列的香港著名作家倪匡再次出山,赞扬所谓百万人反送中示威是世界奇迹,批评香港警察只敢对示威者“勇武”已沦极权工具。根据香港媒体报导,他坦言今次厌共情绪之烈在他意料之外,认为要翻身作主先要有革命的准备,但又认为在暴力镇压阴霾下抗争持续升级恐造成无谓伤亡。他:“我反共反了20几年没道理现在去挺警方啊?”

“其实送中条例根本是多余的嘛,你(共产党)在香港派几个特务下来,什么人都抓得回去,肖建华都抓得回去还有什么人抓不回去?”以半咸淡广东话说出见解。这位看透世情的人物,说起6月至今的反送中运动,语带一丝佩服,“(超过)100万人上街,这个是世界奇迹,自从有人类历史以来没有过有人为了反对一件事有这么多人游行。”

倪匡:“你百多万人游行非但让他恐惧,全世界都震惊,‘怎么可以有这么多人’,你镜头看下去让人吃惊嘛”,认为接连两场所谓百万人级大游行,是促成港府一再退让的主要原因之一“你一两百万示威者警察没动作啦,他可能有什么动作?他3万警察全部出动都没办法。”

倪匡指出,在文明自由社会中,警察与民众本应是“自己人”,但现在香港正退化成一个极权统治社会,“警察和民众没可能关系好,因为根据列宁的讲法,国家统治机器警察是主要力量,怎么可能和民众有好关系呢?”他直言无方法重建市民对警察信心,但认为如果警察相信自己无错,何不顺应民意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如果我无做坏事,我一定欢迎嘛。说会打击警察士气,你未调查肯定查出来是警察不对了吗?或者警察没有不对的地方可以查,你还人家一个真相嘛。”

问到是否认同警察已经失控,他回答简单而直接,“纪律部队,他一定有训练,问题是训练他们的是什么人、用什么方法训练、灌输什么样的观念,我们完全不知道”,他也认为有网友发起连署要求定义香港警察为恐怖组织是言之过早,“我想要共产党全面接管改组警察部门之后,那就可以定义啦。”倪匡对警队的评价,得到的是“勇武”二字,他笑言:“对付示威者多勇武啊,需要他们的时候不见人影,不需要他们的时候大声冲出来。他冲出来我在电视见到,没什么示威者啦,不须用那么大阵仗。”

触发整场运动最核心的问题,倪匡认为是香港根本不存在“一国两制”,“当年我就说这个完全是西藏17条翻版嘛,即是姑爷哄女人,哄的时候好话说尽,哄完之后卖了你去南洋做鸡”“不要说50年不变啦,过去20几年都已经变到不清不楚”“你叫香港人相信自己经历的事,还是相信你(中共)的宣传啊?”

倪匡感叹“香港人厌共的情绪出乎我意料之外,个个都像我一样厌共,还比我讨厌”,但运动陷入僵持亦是因为无集中领导,是“勇武有余,考虑不足”,贸贸然从和平升级到冲击“100万人200万人大家都没人提啦,反而大家到处提暴力,给这个当政者一个好好转移焦点的机会,这个是中国古语叫 『授人以柄』”。

倪匡引用法国及巴基斯坦等地示威冲突作例子,认为现在香港暴民所使用的武力仅属“小儿科”级数,“你竹枝啊、出棍啊,怎么都打不过催泪弹和子弹枪”,无论是冲击立法会或是中联办涂污国徽,对中共政权都是不痛不痒,“涂污国徽虽然痛快,但是作用不大,他们即刻换了一个啰”,同时还嘲讽中联办内的共产党员办事不力,“这个国家尊严国家主权,为什么你不出来保护啊?不要说油漆弹,机关枪你都要挡住啦。”

他续指在现行局势中,香港反共力量终有一天会消亡“用对付新疆人的办法,弄个集中营,盖在哪里呢?盖在大屿山,大屿山填海不知道会不会盖个集中营?”说着摇头笑。他又提醒不要期望中美贸易战会是助力,皆因中国人千年来已习惯专制统治,百姓再苦也难以动摇政权,“中国人13亿吃草都可以生存下去,你美国人行不行啊?文化大革命那时什么苦都捱过,大饥荒什么苦都捱过来了,不怕嘛。你特朗普有多少年?给你再连任4年,至多6年,捱过6年容易啦,你都玩完啦。”

倪匡指前面有三条路。其一是学会顺从“香港人如果要乖乖听话早就听了啦,不会有这次事啦”,最消极的是离开香港,剩下一条是最积极、但亦是最渺茫:“就是勇武抗争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啰。”

倪匡指“香港独立”虽好,但只能停留在梦想里,因为双方武力差距太大,“你玩不玩牌?你初初用竹竿,你是二一对。现在你有头盔啦,三一对。就算你有机关枪啦,你都是Q一对、J一对,你始终打不过ACE一对嘛。他有原子弹、有核武器、有火箭部队,你怎么和他斗呢?无可能啦斗不过他。”他举例清末政治腐败、军队武力薄弱,国父孙中山搞革命亦要流血牺性、历时十多年才成功,“你又没办法像法国大革命那样进一步,百几万人攻进去,如果百几万人一起去造反,共产党都不行啊,杀了你百几万人吗,问题是香港没可能有百几万出来造反。”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