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焦点 爪夷書法聲明引混淆 鄭愛鴒促教長澄清

爪夷書法聲明引混淆 鄭愛鴒促教長澄清

(本报诗巫10日讯)武吉阿瑟区州议员郑爱鸰律师要求,教育部长有必要进一步澄清有关爪夷书法的一个选项活动单元。

她称,教育部长于日前宣布爪夷书法只是一个选项的活动单元,教师也被赋予权力,决定在课堂上的落实方式。

她指出,有关该声明引起了混淆,教师是被给予权力选择是否教导爪夷书法或者只是给予他们权力选择如何落实教学方式。

她表明,各个媒体的报道也有不同的诠释,有的报道说政府已经决定把爪夷书法列为选修课,而有些报道说教师仅只有权选择爪夷语法教学方式。

“由于各媒体报道有所分歧,因此教育部长必需要进一步仔细澄清这一点,以便学校和教师能为明年的新学年做好必要的准备。”

郑爱鸰重申砂拉越行动党主席的立场,即卡爪夷书法应该是由家长决定是否让孩子学习该书法。

她认为,教育部让老师自行决定对教师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因为教师可能觉得自己有义务去教学,毕竟爪夷书法已被列入学校国语科的教学大纲内。

“况且它也因此已成为一个政治课题,教师不应该去承担这项负担,因为同一个班级必然会有孩子的父母可能希望孩子学习爪夷书法,而也有家长可能不想要孩子去学习该书法,而这过程中也将可能导致教师冒犯了家长的意愿。”

她认为,更实际的做法是将决定权交给家长,让他们可以与有关学校协调是否让孩子上爪夷书法的课程。

“这也将确保教师没有心理负担来决定这个已经升级为政治及民族问题教学工作。”

郑爱鸰表示,到目前为止,教育部长应该知道大多数人仍然对决定继续执行这项政策感到不满及不安,尽管有一些微小的改变,如将课程从6页减少到3页。

她呼吁部长对人民持续的不安情绪必需有所敏感,尤其是他没有事先与各个相关方面协商就一意孤行。

她指出,在砂拉越,这些不被妥协的政策已经让人民感到不安而怀疑此举背后所隐藏的议程。

“尤其是教育部长在去年12月发表的新闻声明中建议西马教师必须留在沙巴和砂拉越。因此,他不应该感到惊讶目前的举动遭到了很多怀疑和抵制。”

郑爱鸰表明,即使是教育部长已经保证不存隐藏议程,砂拉越人民所要的唯一真正的保证,就是课程是列为选修科目,让学生家长选择要不要学习,而不是仅让教师决定教导爪夷书法的教学方式。

“砂拉越人的另一个问题是书法教师培训的问题,因为并非每个人都有对爪夷书法有天赋。如果砂拉越教师无法做到这一点时,最终会导致更多的教师转移到砂拉越。”

郑爱鸰强调,这是砂拉越人长期以来一直感到不满意的问题, 部长若要减轻砂拉越人对此感到不安和怀疑,唯一方法就是让爪夷书法成为一个选修课,让现有的宗教教师来教学而不需要引入更多的宗教教师进入砂拉越州内。

“如果教育部确实是想将马来文化遗产介绍给学生认识,那么教育部就应该更加包容,包括把不同的马来西亚种族的文化遗产也同时让学生认识。”

“在砂拉越,我们的大多数人都是伊班人。或许,教育部可以制定一套研究及学习各个文化遗产的书法/文法的选修科目,当中包括Bahasa Turai Iban,以及爪夷书法、中国书法、印地文/泰米尔书法和英文草书和英文书法。”

郑爱鸰提醒教育部长,教育是一个让马来西亚各种族之间建立更紧密关系的有力工具,若教育部的政策没有与相关方面进行磋商及在缺乏开放式沟通的情况下,这将永远无法实现。

她也呼吁教育部应该审查政策,听取人们把爪夷书法列为选修科目的呼声,以作为弥合过去国阵政府以分而治之而造成各族之间持续的不信任。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