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從金像獎得主到藝術發明家 黃宏達創AI機械臂寫意山水

從金像獎得主到藝術發明家 黃宏達創AI機械臂寫意山水

曾是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视觉效果奖得主,黄宏达(Victor Wong)现时多被称为艺术家,他的创作跨越绘画、雕塑、数码艺术、电影特效及多媒体装置,更融入中国传统哲学及当代数码精神。与此同时,他也是一位发明家,耗时三年、斥资三百万研创人工智能机械臂A.I. Gemini,演绎数据,纵笔挥洒出写意山水画,为「科技水墨」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文:香港文汇报记者 张岳悦 图片由受访者及3812画廊提供

在今年的Art Central展览区,曾有一支大型装置毛笔悬挂于空中,格外引人注目。观众可透过摆动笔身,在地面的电子屏幕上随意点画,创造属于自己的水墨作品并可即时于社交网络分享。这是黄宏达创作的大型互动水墨装置作品《巨墨绘(The Huge Brush Ink)》,希望借此启发大众对水墨的兴趣,进一步了解当代水墨的多变形式。

科技水墨,在当代并不罕见,如以上的互动装置,或是结合3D打印、AR及VR技术的新尝试,亦有不少艺术家在探索人工智能的艺术创作潜力。但如黄宏达般直接令机械臂拿起毛笔,将掌握中国传统水墨画需要的数十年的根基和磨练,化为一行行电脑程式的,还是首次。

从「逸」到「月球背面」

通过编程,A.I. Gemini能够绘制出3D虚拟地形。其机械臂为笔刷蘸墨,以编排好的方程式扫过崭新的宣纸,用线条和阴影重现这个地形。今年1月,黄宏达在首届「水墨现场」台北展博会中推出「科技水墨」首个山水画系列「逸」,传达着「远离」和「超脱」的讯息。

「山水的形成,其实都遵循着物理法则,板块碰撞、雨水侵蚀、水位涨跌形成不同的地形,我将这些法则化为数据,每次作画之前,它便将这个世界重组一次,因为其中混沌数据的关系,每次的重组都不同。同时,它每次选择作画的位置和角度都不一样,还会受到当时的温度和湿度的影响,或者落雨天会抑郁一点,我将人工智能对这个世界的反应称之为模拟感情。」多种因素的影响,使得A.I. Gemini的每幅作品皆不相同,但又如何能够表达山水写意的神韵所在?「写意不是直接重现现实,而是一种注重精神的表达。画中的景物并非实际的地貌景观,而是画家游历过山水后,融入自我思想的对现实的演绎。」A.I. Gemini的「写意」,即是它对数据的重新演绎。

与「逸」系列相比,上月于3812伦敦画廊首展的「月球背面」系列,科技意味更浓了一些。这个系列的创作灵感来自于2019年初嫦娥四号探测器与月球未开发的背面的突破性接触,其传输的月球地形图像是了解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的第一组关键资料。黄宏达在「月球背面」系列中注入了这份革新感。凭藉来自嫦娥四号图像和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三维观测数据,A.I. Gemini以自己的风格分析和重新演绎这些图像,创造与别不同的月球景观。宣纸上深而幼细的混沌痕迹,图像与岩石峭壁结合;与我们地球的地形没有什么大不同。他表示:「就像嫦娥四号的任务重新唤起了国际上对月亮之谜的兴趣一样,我希望我的作品不但可以回应这一次科学跃进,并可以重新燃起当代公众对中国水墨画的兴趣。 」

人工智能艺术家?

「Gemini」意为「双子」,黄宏达称,他与A.I. Gemini的合作是人与机器之间的合作,也是自己艺术创作的延伸。那么,A.I. Gemini可以被称之为「艺术家」吗?A.I. Gemini是黄宏达的艺术工具,还是他的人工智能技术能够进行个人自主创作?

原来,他看待A.I. Gemini为一名学生,一方面指导A.I. Gemini掌握简单的执笔、蘸墨、洗笔、压笔、混色、渲墨、点彩等,另一方面也为其编程,使其能够开发别树一帜的风格,而不是简单复制水墨大师的作品。他认为,控制A.I. Gemini人工智能的先进程度,已足以令它具备美感判断的能力。A.I. Gemini以作品证明了自己是一名有能力的学生,它能够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经过仔细计算和随机因素创作出优美的艺术构图。A.I. Gemini能够作出独立决定,甚至黄宏达本人都不可预测其现在的表达形式。也许,A.I. Gemini在其运算的能力范围内,可以说是运用了「想像力」来创作这些艺术品。

有趣的是,本月26日至下月26日,黄宏达与A.I. Gemini的这系列科技水墨作品,将与水墨艺术家熊辉联手其父、知名山水画家熊海合作之《绘画六法-传移摹写》系列作品进行对话,于都爹利会馆联展一场《不一样的山水》。

从动画开启水墨之门

少年时代父亲经营纸扎店铺的关系,黄宏达自小被传统手作工艺熏陶,更被道家崇尚自然的哲学所吸引,及后于美国留学时期受西方艺术启发,一直以来希望将所学所想融会贯通。他曾于美国华盛顿大学修读电子工程,回港后「误打误撞」制作了首个全电脑制作的广告片,更开设首间视觉效果公司。他二十多年来致力拓展香港的数码影像艺术,曾为香港学术评审局、数码港等任数码媒体顾问或委员,更不时于各大学院校举办专题演讲,亦为过百部电影设计视觉特效,其中多部作品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及台湾金马奖殊荣。

2014年,他为香港赛马会创作广告,将徐悲鸿的水墨「骏马」变成立体动画,自由地在水墨原野上奔驰。「如果将我掌握的电脑视觉效果知识,应用在艺术创作上,会有怎样的结果?」由此对水墨兴趣盎然的他,这样问自己。「科学,也是要建立在理解的基础之上的。」他开始探索水、墨、纸的本源,将其变为自己所熟悉的数据,在电脑中建构出立体水墨的世界,再以3D打印技术将水墨笔触以立体雕塑的形式呈现。对他而言,科技水墨如同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立体水墨是其中一条枝干,但绝不是唯一。「科技水墨的世界,从平面到立体,从虚拟到实体,再到装置……」他这样说,眉飞色舞,显然对未来充满期待。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