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砂州新闻 火箭議員炒作地方選舉 張慶信抨無病呻吟

火箭議員炒作地方選舉 張慶信抨無病呻吟

(古晋2日讯)民主进步党主席拿督斯里张庆信太平局绅批评行动党州议员炒作地方选举课题,犹如无病呻吟。
他反问称,若地方议会选举可行,为何槟、雪两州包括半岛大小州属却迟迟不落实?
也是民都鲁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张庆信太平局绅今日提醒行动党武吉阿瑟区州议员郑爱鸰,政治委任并非砂政盟的作风,反之是希盟,同时郑爱鸰也应该认清,即便民选兼素人背景出生的希盟国州议员在服务人民的工作上,表现也差强人意,因此不要在选举来临之际便挑起恢复地方选举的课题来炒作,毕竟希盟上下民选的国州议员也未必尽责,因此服务人民的能力显然与委任与否并无直接关系!
“希盟不耗费精神与时间去探讨如何一一兑现选举以前信口开河承诺选民的事务,却天天耗费精力去挑起课题,继续欺瞒人民,郑爱鸰提及希盟联邦政府提出在2021年落实地方选举,但是她却忘了就连百日新政以及竞选宣言也不是圣经,也都未必兑现,那如今一个随性的建议又何须认真?”
张庆信续说,希盟在上一届大选所拟定的《竞选宣言》中,提及以《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精神为原则,归还适当的行政权力,甚至是拨款的权力予砂拉越政府,如今,非但没有兑现承诺,反而还搬出并没有胪列在竞选宣言之中的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课题,因此行动党究竟在演剧本的哪一齣,相信人民也摸不着头绪。
“如果以郑爱鸰的逻辑,即恢复地方政府选举乃因纳税人有权选择有能力的市议员来为他们服务,并通过他们向地方议会表达民意来解决城市规划、公共设施和其它民生问题,那么这只能说明,行动党是认为已经由希盟执政多年的槟州与雪兰莪州的纳税人不具备资格选择市议员,因为这两个州属的”恢复地方政府选举“声已经喊了那么多年,却仍旧只闻楼梯响。”
“这同时也说明希盟国州议员能力欠佳,无法履行本身职务,因而需要额外推选市议员来代他们为民请命。”
“她可能出于要炒作的缘由或是未认清事实,因为关键并不在于民选或委任,而是议会或议员究竟是真诚为民服务,抑或是像希盟大部分的国州议员般利用这个平台来捞取政治资本、做廉价的宣传、达至自己的政治议程等。”
“由纳税人直接投选出来的这些国州议员,本身已经存在素质低落、不务正业等的问题,所以希盟的这项提议等同无病呻吟。”
“如果由希盟自己已经执政多年的槟城和雪州迄今也没看到地方政府选举的落实,那么急于推动砂州落实地方政府选举的背后动机又是什么?我相信郑爱鸰比我更清楚。”
“更何况希盟之争中央后,更有能力去推行他们口中的恢复地方政府选举措施,既然迟迟没有下文,又何必紧咬砂拉越不放?还是说,中央政府的能力还不及一个州政府的权力?”
张庆信也分享一段来自徐本夫《降龙弯》第三六章节里的一段话:“既然没有这事,何必害怕,干屎抹不到人身上,”就好比郑爱鸰质疑砂州政党委任的地方议员是否真的能代表关小范围内的纳税人般,即对这些委任程序后知后觉,还将自己党内所贯彻的歪风强加于人。
“希盟政府执政后违背竞选宣言,过去一年通过“政治委任”,保送了许多来自希盟的领袖及党员担任官联公司的董事或相关机构的负责人。”
“这包括砂拉越行动党领袖约翰布莱恩受委出任中央部门高层,即民都鲁海港局主席一职、行动党前党员丘光耀受委任中国商务理事会总执行长、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受委纳闽港务局新任主席、林冠英的前助理周锦炎受委为槟城港务局主席,上月秒更有身为公账会副主席,同时来自行动党的黄家和,受委大马永续能源发展局(SEDA)主席,因此相较之下,郑爱鸰更应该担心她本身党内的政治委任歪风,是否助长了更多无法胜任、不能真诚为民服务的领袖!“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