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曙光漸現 照亮香港電影夢

曙光漸現 照亮香港電影夢

香港电影的昔日恢宏在华语电影的编年史上无需赘述,意气风发的时代有目共睹。来到今日,香港本土电影的面前宛如有一座高山横亘 ,很想知道这座山背后是什么,要怎样做才能翻过这座山?《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为粤港澳影视合作发展指明方向后,中央又颁布对港澳影视的五条利好措施,机遇叠加,香港电影是否迎来生机? ■采访:香港文汇报记者 胡茜 摄影:胡茜、陈仪雯

2018年,国产电影打了一场翻身仗,在内地票房排行榜上,纯正的中国制造纷纷位列前茅,除了好的营销和口碑之外,内地电影人对于剧本、题材的用心良苦可谓有目共睹。有关于社会问题、癌症病患的《我不是药神》,也有荒诞派的《一出好戏》和喜剧电影《西虹市首富》等,尽管还有很多电影参差不齐,去年的喜人票房仍然说明内地电影的质量在不断地提升。

合拍市场下的优质港片

然而,2018年春节档,香港导演林超贤执导的《红海行动》,也以36.48亿的票房成绩成为中国影史票房季军。可以这么说,林超贤摸着石头,过了北上这条河,他将香港电影中经典的警匪元素、动作片元素与内地主旋律相结合,开创了中国式警匪片的新模式,成就有目共睹。

到了2019年的香港金像奖,香港班底的《无双》连斩七奖,在口碑和包括内地的票房上都取得了傲人成就,电影的成功不得不提得益于港式的类型片烙印:意气风发的周润发、一张燃烧的美金、无不塑造了一出情深意浓的鲜活港味。但《无双》并不止于此,超越简单的黑白对垒、人性光辉,场景与演员的多样化,既保留了导演作者的风格,也迎合了内地观众的口味,这才造就了这骄人的票房。

这样的融合模式,成功地突破了香港电影的旧日模板,在创新的同时保留香港味道,磨合出了一批新的港片观众。合拍电影也造就不少获高度评价的优秀作品,《一代宗师》荣获第八届亚洲电影大奖的最佳造型设计奖,以及第56届亚太影展的最佳摄影奖。票房方面,《红海行动》打破周星驰的《美人鱼》所保持的最高票房收入纪录。

《P风暴》也是2019年一部再现光辉的香港电影,它在系列电影的成果下抓住了观众喜好「短平快」的特点,跑出了一个漂亮的田忌赛马。据内地某电影网站统计,《P风暴》在内地的票房于上映第三天便以9,416万的成绩蝉联单日票房冠军,累计票房2.83亿元。

如此看来,港片似乎谷底反弹,有了些好苗头。

黯然销魂饭式的港味

黄金年代的香港电影,各路豪杰推陈出新,只要敢天马行空,遍地都是黄金。不仅对香港观众来说是一种无法取代的记忆,对不少内地影迷而言,香港电影亦是神坛上不可或缺的一块珍宝。因此,现在不少观众辩称看不到纯正的香港电影,什么是港味?不与佛跳墙式的荷里活大制作较量,不与基数众多的五花八门江湖菜系式的内地人才抗衡,香港人,自有一碗铺满叉烧与煎蛋、简单却始终热辣辣的「黯然销魂饭」。

在香港电影最是繁荣的那些年,一个导演要在几十天甚至十几天中赶出一部戏,不算罕见。就在这样的你追我赶中,电影从业者们,每分每秒都在自然生活中取材,港式的幽默随处可见,唾手可得,写出来的都是关于香港的人间烟火,叫人动容。

香港除了西环式的中西结合、离岛式的渔民生活,香港还有更加包容与多元的存在。随着人口的不断变动与增减,香港的文化融合了中西各地多处的美好,变幻成一个更加多层次的城市,这个城市带着旧梦的黑白与今生的多彩,仍然值得书写。今日所谓「港味」早该改弦更张了。

其实不少仍然有心的香港电影人依旧在用心拍港味电影,近十年已经转战舞台圈的导演高志森没有对香港电影死心,去年他以有限的资金,拍了一部纪念梅艳芳的电影《拾芳》,这部电影的口碑非常好。「潮流是一个循环,现在的香港电影要么讲感觉,形而上,要么就是炒冷饭。」高志森指出现今电影人甚少投入真情实感到电影创作中:「电影一定要以观众为本,要拍出打动观众的电影,首先要打动自己。」

他指出,也不全怪电影人的陈乏,事实上属于港味的许多重要的符号近些年来的确逐一消散,且找不着替代品。身处豆丁一般大的地方,从前的香港小市民乐观、勤劳、相信努力「一定得」换成了迫切的压力与无边无际的愤慨。

香港电影相较于内地来说,发展历史更为悠久,累积了经验丰富的人才,可惜这弹丸之地的财力物力资源,市场回收显然不足以支撑电影界有更大的发展与兴旺,若两条腿走路:既拍好本土特色的电影,又拍合拍片,与内地的人才与资源相辅相成,才是托起这片方圆的最佳解药。

北上之路更光明

早在2003年,香港电影业便开启了北上的通道。虽然其间经历了水土不服,处境不甚乐观,但在近几年,电影人逐渐完成了北上之路的磨合。今年,中央相关部门发布了针对香港电影的五条利好措施,进一步便利香港电影及其从业人员进驻内地市场,包括不再限制两地合拍片的演员比例及内地元素、香港人参与内地电影业制作不作数量限制 这两条最吸引香港电影界的执业者,令他们感觉十分振奋。

香港编剧朱先生对利好政策感到十分欣慰,他说:「『香港人士参与内地电影业制作,不再作数量限制』有两方面的益处,而且是香港和内地都受益的。一是对于香港电影人来说增加了的工作机会,让更多的香港电影人可以参与合拍片的拍摄。二是对于内地电影业来说,更多的香港电影人,特别是幕后团队参与合拍片,会为内地电影制作带来更加专业化的电影工业流程以及专业精神,而这一点是内地电影行业十分欠缺的。可以说,这项政策是一个互补的关系,是双方都受益的。另外『香港电影及电影人可以报名参评内地电影奖项』,这是一项特别利好的政策,能够更进一步促进香港和内地电影圈的交流,并且能够进一步提升香港电影在内地的影响力,特别很多中小成本的香港电影如果在内地得奖,可以受到更多内地观众的关注。」

艺员江美仪近年在内地的工作不断,她觉得这个政策带来的气氛会逐渐显现出来,「从前的竞争会大一些,现在的名额多了,当然对演员来说是非常鼓舞的事情。」她觉得在香港的制作,工作时间比较紧张,这样对演员来说是一种限制。

演员谢君豪对这一政策连连点头称好,他认为这条路产生的交流是无价的,但他同时觉得演员同业需要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他说:「作为一个演员来说,面对的是自己面前的角色本身,无论是在香港还是内地,都应该回归到自己的专业上。」

香港电影作为文化产业的重要部分,某程度上更是向外推广饱含地方色彩文化的方式,北上之路越走越宽,香港文化便不会「死」。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