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農婦聞書香 黃土煥生機

農婦聞書香 黃土煥生機

「拇指作家」马慧娟办读书社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白日里,播种,收麦;夜深人静万籁俱静的深夜里,冥思,码字……马慧娟是与现实对话的记录者,在大西北宁夏这片深厚的黄土地上,她得以安家立命,更在这片土地上汲取了充足的营养,获得无限的创作灵感。一个终日忙于种地打工的宁夏回族妇女,9年来在田间炕头坚持用手机写了40多万字的随笔和散文,记录了像她一样的西北回族女人的酸甜苦辣,被大家亲切地称作「拇指作家」。成名后的她肩负起了更多的社会责任,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为乡村文化振兴提出建议,并在村上办起了「泥土书香读书社」,希望村里人都能识字、读书、写作,记录生活的真味,让文字从泥土里散发芬芳,让文化的养分使黄土地焕发出勃勃生机。 文:香港文汇报记者 王尚勇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马慧娟,笔名溪风,回族,她是全国人大代表,宁夏作家协会会员。她1980年出生于宁夏泾源县,后移民到宁夏红寺堡,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她近9年来敲坏了10多部手机,写出了40余万字的散文随笔,被称为「拇指作家」,也是「中国网事.感动2016」全国40位「草根英雄」候选人之一。

她2010年开始创作,迄今已在《黄河文学》、《朔方》、《老龙潭》、《罗山文苑》、《葫芦河》上发表作品数篇,着有散文集《溪风絮语》、《希望长在泥土里》等多部作品。从2010年开始,马慧娟通过QQ空间,用笔名「溪风」将自己10多年来对现实生活的观察体悟,通过手机逐一发布成文,那些富有浓郁乡村生活气息、积极向上的文字让愈来愈多素昧平生的网友成为她的「铁粉」,鼓励支持她坚守文学梦。在宁夏,马慧娟现象俨然像一股清新的暖流,激励着生活在城市及农村忙于生计的人们,她不仅仅是一个励志典型,她更像是一剂心灵鸡汤,抚慰着每个疲惫的灵魂。

阅读旧报纸是文学启蒙

马慧娟1980年出生在宁夏固原市泾源县农村,是一位地道的农民,17年前,她一家移民搬迁到红寺堡区红寺堡镇玉池村,与其他20多万移民在罗山脚下、黄河岸边的一片荒漠上扎下根来,种田、养牛、养羊、打工成为她的生活常态。她从小就喜欢读书,梦想着可以有很多的书看,也能写出那么好看的书。 但家乡太闭塞了,看书的人少,书更少。她对记者说:「我们那里的妇女多数毕业几年后就嫁人了,我喜欢文字,由于家里条件所限,我就经常阅读家里窗户上贴的旧报纸,这对我从小受益匪浅,我有个表叔家里有好多书,但对书既爱惜又吝啬,我问他借不到,只能和表姐搞好关系,让她帮我『偷』出来。」她说,那段时间,她阅读了大量书籍,这也为日后的写作奠定了基础。

提起与文学的结缘,马慧娟还十分感谢自己的母亲,「我母亲是个思想开明的农村妇女,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初中毕业生,正因为母亲知道知识的重要性,才让我有了上学的机会。」母亲为了让她上学,7岁时将她送到20里外的四姨家求学,上完一学期后,母亲又将她托付给吴忠市的亲戚。「就这样,我在二年级第二学期才回到老家泾源的小学。我那时上学,要爬半小时的山路,再走半个多小时的河滩路,最后经过一段很长的土路才能到学校。」马慧娟说:「别的孩子在被窝里睡觉,我要提前走在上学的路上,别的孩子已经放学吃饭了,我却还在路上。」

手机写「小说」开拓文学路

16岁的马慧娟初中毕业没考上中专,家里人又让她放弃了高中。务农4年后,她结婚生子。原本她以为这一辈子就这样老公、孩子、庄稼、锅头般循环地过下去了,直到2008年,她用打工赚的钱买了第一部手机,却从此打开了人生的另一扇门。2009年马慧娟的外甥来到她家,看外甥整天抱着手机,马慧娟觉得奇怪,非要抢他的手机来看看,也正是因为那一次,她才知道原来手机除了发短信之外,还有一个叫「QQ」的东西能和别人聊天。马慧娟请外甥给她申请了QQ号码,开通流量。2010年,马慧娟很快学会在QQ空间上发表「小说」,并以「溪风」的网名开始发表文字作品。

马慧娟是典型的农村妇女,总是在忙完家里家外的活计之后,才有时间在手机上写写身边事。打工间隙,她坐在田间地头写;做完家务、喂完牛羊,她坐在自家屋檐下写;有时灵感来了,三更半夜她趴在炕头上写……文字也从几十字的「小说」发展成几百字、几千字的随笔和散文,每一个字都是她用拇指在手机上敲出来的。

久而久之,她的「Q友」离不开她的空间了。「我那时候特别费手机,基本上半年一个,丈夫对我写东西不反对,反对的是我太费手机了。他说:『哪个女人像你这样,能用坏10多部手机?』」直到2014年底,QQ好友帮助她投稿,在《黄河文学》上发表了第一篇散文,编辑部寄来930元稿费,这才得到丈夫和村民的认可。此后,马慧娟敢「明目张胆」地在手机上自由写作了。马慧娟的丈夫说:「爱写就让她写吧,反正也不耽误地里的农活。」

助农村妇女圆读书梦

「生命如一粒种子,合适的水分和土壤才能让它成长,结出更绚烂的果实。」是的,马慧娟成名后,被宁夏作家协会理事会正式批准为宁夏作家协会会员,并入围「中国网事.感动2016」全国40位「草根英雄」候选人之一,她的作品集《农闲笔记》、《熬煮的光阴》等作品也由宁夏人民出版社集结出版,还被选聘到红寺堡镇担任文化站站长,自此,也担当起了更多的社会责任。

2017年,马慧娟在村上办起了读书社,起名为「泥土书香」,她希望村里人都能识字、读书、写作,记录生活的真味,让文字从泥土里散发芬芳。读书社成立后,让马慧娟感到意外的是,大伙读书的积极性远远超出了她的想像。在她的感染下,一颗颗曾经为贫困而焦灼的心灵,终于有了安放的地方,一朵朵曾经被贫困冰封的文化之花,沐浴着阳光尽情绽放。她对记者说,她的读书社有位像风一样的女子,名叫金雪萍,她在田里干活勤快利落,面对生活苦难坚强乐观,从她脸上看不出和生活困顿有关的任何信息。曾经,来自家庭和村里的压力让她变得沉默,直到加入马慧娟开办的泥土书香读书社,她才找回了自信、独立。去年,「在红寺堡镇首届农民阅读节」朗诵比赛上,年近50岁的她朗诵了一首《致橡树》,获得了三等奖。对人生有更高追求的她,如今依旧忙于打工务农,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孩子好好读书,飞往更广阔的天空。马慧娟说,「如果她能多念些书,遇上合适的舞台,她的人生将会是怎样的状态?」在农村有很多的金雪萍,她希望每一位的金雪萍心中都有一棵「橡树」。

从来没念过书的马密耐走进「泥土书香社」,从读写汉字学起。「小时候家里条件差,供不起我上学。」马密耐老家在宁夏彭阳,小时候渴求读书却遗憾没有机会。迁到红寺堡这十几年,她和丈夫辛勤劳作,把日子从贫穷奔到安稳,供3个孩子上学,而自己心里也终藏着一个读书梦。得知书社成立的消息,马密耐第一个报了名,「没文化的日子不好过啊,有时娃的老师在微信群里发个通知,我还得去邻居家找别人帮忙念,我想读书识字,不再做『睁眼瞎』。」第一次读书活动上,村里20多个姐妹和马密耐一样踊跃参加,甚至有邻村的妇女闻讯而来。除了带着大家诵读、分享好书美文,马慧娟还买了笔和生字本发给大家,一笔一划教姐妹们写字。「中国」、「宁夏」、「红寺堡」、「玉池村」,家乡的名字,是马慧娟前两节课上教给大家的字词。尽管马密耐写得还不是很规整,但她一遍遍练习写满了好几页,回家后还让女儿接着教。

年近50岁的苏发是读书社里比较有见识的成员。虽然没有系统上过学,但她供3个孩子上了大学。「老大老二当了老师、医生,老三今年也要毕业了。我现在有空闲时间,也想提高自己的素养。」苏发笑着说,马慧娟给她们选的书里倡导崇德尚俭新观念,读书让她们亮了眼也亮了心。赶早忙完地里的活计,吃过晌午饭,去读书社里和姐妹们读书、写字、拉家常,如今已成了玉池村妇女重要的生活内容,读书社每一次活动的欢声笑语里,都有妇女们畅想的美好未来。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