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砂州新闻 找出失敗原因推動進步 冀詩巫辦更多攝影賽

找出失敗原因推動進步 冀詩巫辦更多攝影賽

 

(本报诗巫19日讯)人文摄影大师王伟琪MPSA2相信有比赛就有进步,在每一场比赛中,即使失败了,也要去找出自己失败的原因,然后积极的推动自己前进,以达到目标。

也是诗巫摄影学会永久会员的他,也希望诗巫能够有更多的本地摄影比赛,以带动诗巫的摄影风气。

他也是在诗巫颇有名气的中医师,摄影是他的爱好,而且也是圆了他少年的心愿。

王伟琪希望能够带动更多人对摄影的喜好,并且也让更多人认识诗巫这个地方。

由于本地的摄影风气不高,因此他希望能够带动诗巫的摄影风气,若他能为砂拉越做些摄影活动,他一定尽力而为。

“虽然迷上摄影这条烧钱的不归路,但是有兴趣摄影的人可以向我请教,怎么样以最低的消费来拍出好作品。只有对自己的要求高了,才会付出更多,不过入门者就不需要花费太多。”

王伟琪于日前在阿联酋迪拜主办的第8届哈姆丹国际摄影大赛(HIPA)的希望组中,以一张越南母子的作品勇夺巨奖,也是全场总冠军,捧回12万美金,为全马首位摄影师在该大赛历史中,获得如此高的荣誉。

同时此次与他一同领奖的另一位马来西亚摄影师为黄荣华博士,他以拍摄贝加尔湖在负20度的严寒中结冰后的裂缝和纹理,在航拍组别(视频) 中荣获第三奖。

在王伟琪获奖之后,一些国外摄影师怀疑其作品采用“摆拍”摄影手法而出现争议,虽然主办单位并没有禁止“摆拍”摄影手法的作品参赛。

对此,他解释当时拍摄情况,让大众来决定其得奖作品是“摆拍”抑或是“自然”拍摄手法。

他于2018年5月6日参与北越摄影团,当时共有12位来自各国的摄影师参与拍摄。
一天,众人一处农民耕田处拍摄时,发现照片中抱着孩子的母亲,在经过该母亲的同意下才进行拍摄。

王伟琪指出,这位母亲是哑妇,她以神情示意她同意后,他们才开始拍摄,而且在整个拍摄的过程中,他们并没有触碰这位哑妇,只是示意她自然的望向他们,在拍摄结束后,他们就离去,然而该名哑妇仍旧留在原地照顾孩子。

他表明,或许同团的摄影师都有同样的照片,但是他们没有使用这张作品参赛,而这也是大家意料之外的事。

他解释,他被哑妇的轮廓吸引,该哑妇除了有左眼斜视外,也眉头紧锁,整张照片带出母爱的希望,让她能更有勇气与坚强的带着这两位孩子,因为北越是个很贫穷的地方,生活条件并不高,甚至连卫生都有问题。

王伟琪也表明,事实上这组照片共拍了20多张,一些是嘴角上扬,也有些是眼睛望着镜头,但最终会选择使用得奖作品,是因为环境的因素及哑妇的神情与大会主题“希望”很贴切。

面对网络上的舆论,他曾向大会评委询问得奖的因素,得知其作品最困难的部份不是拍摄手法,而是作品中的人物神情、整张作品的氛围、构图与背景故事深深地触动评委,成为脱颖而出的关键所在。

王伟琪也坦言,他所获得的12万美金,并不能够抵销他在过去6年里所投入在摄影领域上的开销与花费,包括提升摄影器材与每年至少3次出门跟团拍摄等,而且有时在本地拍摄也需要一些的开销,尤其是在拍摄传统文化方面。

他表示,他连续6年参与该大赛,不过前5次都没有获奖,直至今次才获得巨奖,为诗巫、砂拉越、马来西亚争光。

他解释,哈姆丹国际摄影大赛号称是全球奖金与规模最高的国际摄影大赛,也是所有摄影人梦寐以求的摄影平台,当主办单位通知他获奖时,他并不知道自己获得哪一个奖项。

王伟琪也表示,在开始颁发希望组的奖项时,他原本认为自己只能够获得第5奖,若能获得第4奖就已经很开心了,谁知,主持人似乎忘记他的存在似的,从第5名至第1名并没有念出他的名字,以为大会漏报了,但却没想到所获得的奖项却是巨奖。

他说,如果旧地重游时,再度遇见这位哑妇的话,他一定会用部份的奖金来资助她。

获奖的越南母子作品。评委认为该作品最困难的部份不是拍摄手法,而是作品中的人物神情、整张作品的氛围、构图与背景故事。
王伟琪MPSA2(左1)在领取第8届哈姆丹国际摄影大赛(HIPA)希望组巨奖。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