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紮藝陋室傳 紙鳶世界飛

紮藝陋室傳 紙鳶世界飛

河南宋室风筝传六代:父濒失明坚守 女弃钱途继承

每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有自己的气质。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宋室风筝」的气质是快乐的,其第五代传承人宋天亨用自己的一双手,将这经历千年的「中国制造」演绎得栩栩如生,成就了其养家糊口的愿望;第六代传承人宋长虹则用自己的销售思维,让这只「非遗」风筝从陋室飞向世界,从一个人的艰苦手艺,变成一群人的快乐体验。一只风筝,一对父女,让记者发现,非遗传承可以很快乐,手艺人的日子也可以过得很美。 ■香港文汇报 记者 戚红丽、刘蕊 河南开封报道

「北宋皇城里贵胄小姐们放的风筝飘到了城外落到民间。」70岁的宋天亨操着正宗的开封话,向香港文汇报记者介绍「宋室风筝」的起源。这个说法无法考证,但却能印证一点–「北宋的天空是活的,因为有风筝」。靠谱的说法是,「俺家人世世代代都在屋里扎灯笼、扎社火、扎风筝,就是卖,也没出过这个院子,都是人家跑到家里来买。」

父重拾手艺 当上万元户

「我也有好房子,装修得可好,我就是不愿意搬过去,在这住习惯了。」宋天亨夫妻住在开封市私访院村,不大的小院,墙壁斑驳,客厅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风筝,挂在高处的落了不少灰尘。虽是陋室,却住得惬意。

「小时候爸爸做的风筝很受欢迎,每次带我们出去放风筝,好多人都问在哪儿买的,我爸就随手扎一个送人,后来厂子效益不好,爸爸下岗了,他就又开始把风筝这门手艺捡起来。」宋天亨的女儿宋长虹告诉香港文汇报记者。

上世纪80年代,宋天亨刚开始卖风筝,一个只卖一元,「我爸那时候知道计算竹片、绢布合几毛钱的成本,没算人工。还是他的同事重新给他定了价格。」宋长虹骄傲地说,父亲一天卖风筝挣的钱比在工厂一个月拿的工资还高,他们家是当时开封最早的万元户呢!

患眼疾不弃 终感动女儿

宋天亨介绍,做风筝最难的是刮篾儿和扎架子,篾儿的宽窄厚薄十分重要,烤了一握,就知道合不合适。这个环节全凭经验。烤篾儿过去用蜡烛,后来改用酒精灯,长年累月对着光,对眼睛的伤害很大。2000年左右,宋天亨被诊断患有双眼视网膜变性、白内障,很快就会失明。风筝是无论如何不能再做了。「结果我爸等了好几年,眼也没有完全失明。」宋长虹觉得是父亲的心态放得好。不能做风筝,就画画、放风筝,反正没闲着。

2006年,他被评为河南省民间工艺美术大师、河南省首批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宋天亨又有了新的想法,「趁着不瞎,做了两套微型观赏风筝百蝶图,闺女儿子各一套。」百蝶图无论色彩还是比例,都按真蝴蝶的模样做,100个不重样。

宋长虹从四五岁开始做风筝,「爸爸忙不过来的时候让我糊简单的,卖了钱是自己的。一听到这我糊得可快了,一天能糊四五个,一个月也能挣不少钱。」长大后,宋长虹没想着做风筝,而选择了做销售,推销过保险、卖过宠物狗。「不论做什么事情,一定得先有经济基础。」而在彼时的宋长虹看来,「爸爸做风筝来钱慢,还不如直接做销售」。

直至看到父亲送给她的百蝶图,宋长虹说,她的心犹如被风筝线扯了一下一样,立马回来了。「虽然爸爸一直没有强迫我们姐弟俩做风筝,但这么多年看着爸爸的用心和热爱,才明白做风筝不止是挣钱的活计,更是藏着爸爸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我们的爱。」宋长虹说。

不推销风筝 卖非遗体验

于是,宋长虹就从劈竹竿、烤竹子、扎骨架开始学习,「小时候扎风筝的记忆就跟种子一样,这时候重新捡起来,就像种子发芽,一下子豁然开朗。」对于宋长虹来说,最难的是画画,她没有绘画基础,「但可能是我从骨子里就像我爸爸,一开始学就能找到感觉。」

得了真传之后,宋长虹并没有像父亲一样做风筝卖,而是设计了一种「体验包」,卖的是非遗体验课程。体验包里有一个搭好架子、由宋天亨设计的「双头鹦鹉」风筝、风筝线、绘画笔和颜料。

「一个手工风筝做下来,很费功夫,我不可能做一百个风筝送给孩子们,但是我可以教会一百个孩子做风筝,还可以让更多孩子接触到这个传统手工艺,很有意义。」宋长虹说,在一次风筝进校园活动中,她碰到了一个特别有天赋的小女孩。「她做的风筝竟然让我挑不出毛病来,她有自己的想法,在不改变风筝骨架结构的同时又主动进行美化。」宋长虹欣喜地说道。家长与孩子们在制作风筝的亲子活动中,放下手机、相互交流,过程中不仅锻炼了身体,且增进了感情,还感受到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