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音樂人為廣東歌重生把脈 自我裝備好 借力大灣區再發熱

音樂人為廣東歌重生把脈 自我裝備好 借力大灣區再發熱

近年,本地音乐市场萎缩已是不争的事实。「韩流」袭港,音乐人北上发展,广东歌陷「寒冬」。来到今天,面对市场结构及乐迷口味的转变,广东歌应该如何另觅出路,值得深思。《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出炉月余,不同行业的人士均放眼大湾区,盼觅新机遇。早前,在香港国际影视展(FILMART)举办的「大湾区-广东音乐新机遇」论坛中,便有来自香港及内地的业界代表聚首一堂,提出现时广东歌发展遇到的困境及对症下药的解决办法,望善用大湾区政策,使广东歌在大湾区再发光发热,然后再向北面继续推广。 ■采访:香港文汇报记者 朱慧恩

粤港澳大湾区「9+2」经济圈, 除香港及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外,还包括广东省九个相邻城市。这些地区地理位置相近,文化同源,皆以粤语为主,加上7,000万的人口,发展潜力巨大。在当天论坛中,由著名音乐人陈少琪带领讨论,出席嘉宾包括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副总裁吴伟林、太合音乐集团副总裁杨浩宇、广东省电视台珠江频道总监倪卓宏、CMC live华人文化演艺CEO洪迪、粤港澳大湾区音乐艺术联盟联席主席向雪怀、摩登天空创始人及总裁沈黎晖,众人共同为广东歌应如何在大湾区发展把脉。

广东歌收听率高好歌长青

近年,「韩流」势头强劲,席卷全球,风头一时无两。相反,广东歌被边缘化,似乎难拾往昔光辉。不过,可喜的是,从吴伟林举出的数字中,可证明优秀作品永远不乏捧场客。他表示,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中,有名为TME的曲库,曲库有约三千万首歌曲。他指出,在整个曲库中,有超过50%是英文歌曲,而用户的收听市场份额约13%。至于广东歌占曲库量约0.31%,但收听的市场份额却有4.06%。由此得出结论,虽然广东歌的数量少,但收听量大。他续指,根据数字显示,在不同年代的广东歌中,90至00年代的广东歌收听率超过50%,换言之,在上述4.06%的用户群中,他们最常收听的是90至00年代的广东歌。吴伟林认为,与广东歌相比,内地及台湾偶像式歌曲的「生命力」较为短暂,热潮通常只持续2至3个月,反而经典的广东歌曲则永远有一群忠实听众。

7千万人对广东歌有认同感

倪卓宏则提到另一观点,他认为,对于广东人来说,广东歌能带来强烈的身份认同感。他提到,上世纪90年代以来,流行音乐重心北移,广东音乐热潮退却,市场结构改变,可供听众选择的口味日渐增多。虽然如此,但毕竟大湾区有7,000万人口,粤语是他们的共同语言,他表示:「对广东人尤其是年轻人来说,粤语歌曲带来的是强烈的身份认同感。」他提到,由珠江频道举办的音乐节目《麦王争霸》及《粤语好声音》,两者皆以粤语音乐为卖点,并以打造优秀粤语歌手为目标。节目坚持原创,也以「本土味道」作招徕,在全国音乐节目「混战」中,杀出血路。音乐节目命中广东观众核心及需求,故才能成功举办八届,「我们看重节目的市场,如果没有市场,估计不会走得太远。」他说。

从吴伟林给出的数据及倪卓宏所举的例子中,可看出广东歌在广东人心目中仍具意义,永不过时,亦因彼此有共同语言,更能引起广东乐迷的共鸣。近年,不时有「广东歌已死」的说法,但事实上,既然香港700多万人口的市场发展有限,理应放眼于7,000万人口的大湾区市场。然而,当中却有不少原因,窒碍广东歌在内地市场的发展,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香港与内地的媒体合作太少。

与内地媒体少合作窒碍发展

活跃于上世纪80至90年代的著名填词人向雪怀认为,一首歌能走红,媒体扮演重要角色。他表示,原本香港媒体应肩负起把作品推广到内地的重要责任,但近20年来,环境发生变化,香港媒体隔绝于内地,未能发挥作用,本地作品难以打进内地市场。「当媒体不能在内地发生作用,内地的媒体自然会发生很多自己的颁奖礼,有些责任不在艺人,而在大气候大环境中。」他说。

陈少琪也提到,广东歌发展的痛点,在于自1997回归以来,香港与内地的媒体鲜有合作,窒碍当中发展。

洪迪认为,过往的香港能打造出一批偶像,皆因有媒体推波助澜。他表示,像「四大天王」、张国荣等,都是歌随人而红,但现时则不然。就他观察而言,他认为语言隔阂是造成香港艺人无法走远的主要原因。「要进内地市场,还是要讲普通话。」他认为若艺人要到内地发展,首要解决语言障碍的问题。

倪卓宏则忆述,三年前他到香港,欲与本地电视台合作制作综艺节目,但不果,因对方质疑为何内地电视台要花巨款打造综艺节目,把本地明星请到内地演出,反把其身价抬高,谓之「搞坏市场」。但他认为,在80至90年代,没有此等产业时,主要靠情怀抓紧观众的耳朵。但现时生态环境不同,必须针对市场发展状况,对症下药。

「放下身段」善用大湾区场馆

香港歌手欲进军内地,既要有媒体的推动,也要有自我装备。虽然广东歌不乏听众,但究竟大湾区有多需要广东歌?从杨浩宇及吴伟林所提供的数据可窥探一二。 杨浩宇表示,从地域分布来说,一线城市如「北上广深」,向来是live house的「根据地」。他指出,就全国票房收入而言,以往北京位居第一,上海及广东依次为第二及第三,但近年情况却有所变化。他提到,广东票房收入相较2017年上升9%,而名次亦由原本的第三跃升至第二。「预期如果把香港市场也算上,广东是独立音乐发展得最好的省份。」他说。吴伟林则表示,在腾讯其中一部分音乐用户的平台中,付费用户约有2,700万,其中大湾区用户便有达500万。可见,在大湾区,广东音乐仍有发展潜力。

洪迪认为,艺人要想成功,便必须摆正心态,学会「放下身段」。「如果艺人抱着『我在香港做红馆,在内地没有体育馆不做』的心态,那真的不用做。」他指出,现时大湾区不乏能容纳两千至四千人的场馆,歌手不妨多考虑在这些场馆演出,甚至以live house作为出发点。除了摆正心态外,他也寄语艺人要做好本分,创作优质作品。

音乐人把旋律复杂化

唱坏歌手向雪怀表示,粤语不应被轻视,皆因粤语是我们的核心与主轴。他称,当年业内人士自己摸索了一套方式,使香港成为华语音乐的起点。「首先,我们要欣赏自己的语言,既然有『大湾区政策』,我们应该同心协力,利用政策推广(粤语歌)。」他认为大湾区交通便利,而且有共同语言,只有在当地站稳脚,才能向北望。经典作品至今传颂,但为何现时的作品则不能?向雪怀认为:「现时香港音乐人把很多简单的东西复杂化,有些歌的旋律会唱坏歌手,但歌手无奈只能肉随砧板上。」他认为化繁为简才是可取之道:「愈简单的歌愈易打动人,愈易传颂下去。」

搞主题音乐节凝聚不同地方乐迷

吴伟林则指出,不少香港艺人都认为,若在内地市场发展就必须发行普通话唱片专辑,选择在北京举办专辑发布会,既然现时有大湾区政策,便不妨放眼大湾区。事实上广东歌仍有市场,故艺人不用太担心。他续指过往推广音乐的渠道主要集中在电视及电台,但时代改变了,他建议歌手要了解在内地推广作品的渠道。他观察到不少香港歌手依然用Facebook或者Instagram推广作品,无疑是捉错用神。此外,他认为可借鉴韩国Seoul Jazz Festival的经验,每两至三个月举办不同主题的音乐节,善用地利优势,凝聚不同地方乐迷。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