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日唱八場七旬翁 一方帷幕演絕活

日唱八場七旬翁 一方帷幕演絕活

1,473

乡村老艺人西安驻唱 传唱千年华县皮影戏

72岁的年纪原本已可乐享天伦,但华县皮影戏传承人魏稳柱却过得格外忙碌。无论严寒酷暑还是刮风下雨,每天上午11点,他都会准时出现在西安永兴坊街区的非遗展馆内,用原汁原味的华县唱腔为游客展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华县皮影戏的独特魅力。而这一唱就是8场,直至晚上8点,日日如是。尽管非常辛苦,但这位双鬓斑白的老人,说起对华县皮影戏的爱便两眼放光。从艺58年来,他坚守着十余平米的表演舞台,从渭南农村辗转至西安城区,离乡背井,只为让更多的人认识华县皮影戏。 ■香港文汇报记者 张仕珍 西安报道

发源于陕西省渭南市的华县皮影戏,迄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凭借一方小小的帷幕,演员们一口道尽千古事,双手挥舞百万兵,借光显影,穿越古今,使之成为中华传统文化中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更被誉为「世界电影之父」。怀抱月琴,手挑皮影,在幕后的灯影里,用柔情的碗碗腔吟唱人生沧桑;吃一碗面,抽口旱烟,在透亮的白幕上,用跳动的人偶释放古朴神话。对于老秦人来说,华县皮影戏,是一种独特的享受。

往日火爆时 观众逼爆戏台

「逢婚丧嫁娶,孩子满月、庙会等,村里人都会请来皮影戏班子表演,老老少少都很喜欢看。」出生在华县皮影戏之乡的魏稳柱说,最火爆的时候,台下的观众能把戏台都给挤倒。

因为天生声带好,渐渐地,他在看戏的时候就跟着学唱,生旦净末丑各种角色,他都听出了门道,未经拜师,已能为村民唱上几台戏。

1961年,由于家境贫寒,魏稳柱放弃上学,转而将心思全部投入到华县皮影戏上。「一是因为我非常喜爱唱皮影戏;二是因为那时唱皮影戏算是不错的谋生手段,唱一晚皮影戏基本能挣1元钱,而在农地里干一天活儿也就挣两三毛钱。」于是,魏稳柱暗下决心,非要学会皮影戏不可。

练成多面手 弹琴敲鼓兼唱戏

后来,魏稳柱经人介绍拜师著名的皮影戏艺人魏振业门下,正式开启了自己的皮影戏之路,专攻皮影戏「前声」,担当一出戏的第一主角。

然而学戏并不如最初想像的轻松。「要上台独当一面是千难万难的事。」魏稳柱说,学戏劳神,不仅要看剧本,还要弹琴、敲鼓。为了唱好戏,他经常练到声音沙哑还在练。「一面幕上几个人,角色不同,声音就必须不同,否则表演的签手也不知道该动哪个皮影,观众就更看不懂了。」即使三次因唱戏而入院,他也从未想过放弃。

没落心不甘 入城唱戏传「非遗」

2000年左右,随着农村皮影戏的市场开始走下坡路,唱戏的人和请唱戏的人越来越少,魏稳柱开始犯愁:也许有一天,就真的没人唱皮影戏了。直到2015年,西安永兴坊非遗文化街区的工作人员辗转找到魏稳柱,希望邀请他到西安表演华县皮影戏,给游客展示这一非遗的魅力。

尽管不舍生活了一辈子的农村老家,但魏稳柱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进城」。「毕竟西安是一个大都市,眼看着华县皮影戏就这么没落,我心有不甘。」于是,魏稳柱又一次组起了自己的班社,在西安永兴坊开启了「驻唱」生活。

三年多来,魏稳柱每一次看到观众在幕前幕后拍照,问长问短,他都心生欢喜,「只要有人喜欢听,只要我还唱得动,我一定会坚守到最后一刻。」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