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巧技除瑕疵 匠心鑄重器

巧技除瑕疵 匠心鑄重器

在中国一重水压机锻造厂车间,加热炉内已达1,000多摄氏度,随着铁门缓缓升起,一件数百吨重的钢锭被烧得火红灼热。即使站在距离十米远的地方,那咄咄逼人的热浪依旧扑面而来。中国一重首席技能大师刘伯鸣正通过对讲机指挥着他的团队用大型锻造车将锻件缓缓移动到1.5万吨自由锻造水压机前开始「趁热打铁」。刘伯鸣操作这台「巨无霸」已有29个年头,他和他的创新团队攻克了诸多超大、超难锻件及核电高端产品锻造工艺难关,为中国在超大锻件制造领域赢得了国际话语权。■香港文汇报记者 于海江 齐齐哈尔报道

中国古代时的铁匠是为出征的士兵锻造保家卫国的刀枪剑戟,而现代「铁匠」刘伯鸣则是这样介绍自己:「铁匠这个行当虽然普通,可我用的『铁锤』却非同凡响,一万五千吨水压机锻造出来的都是名副其实的『国之重器』。」

几百吨重的钢锭,在刘伯鸣的掌控下对他俯首贴耳,乖顺地变形为轴、辊、筒、环各类大型锻件。刘伯鸣说,「29年来,我和工友们承接过不少『硬骨头活』, 成功地完成了第三代AP1000锥形筒体、水室封头翻边、一体化容器法兰接管段、5米轧机支承辊等诸多代表国际领先锻造水平的产品。可以说,我和工友们几乎见证了国家超大锻件国产化、产业化的全部历程。」

标准精细甚于发丝

一直以来,刘伯鸣给人的印象是勤劳、敬业、稳重、对工作一丝不苟。「钢锭成器,个人成才,有一条道理是相通的,那就是要严格要求品质,精益求精永远是第一要义。」他说。

白璧微瑕,对于艺术品或许无伤大雅,但对锻件生产却是遗患无穷。刘伯鸣表示:「每天要面对价值百万元乃至千万元人民币、重达百吨以上的超大锻件,工作标准都是用头发丝来比较。如果有一个环节出现失误,锻件整体或局部就会出现开裂,严重时甚至导致报废。」

刘伯鸣认为,作为一个团队的负责人,最重要的是提前设想在锻造过程中会出现的问题并解决它。当一块钢锭达到了锻造温度时,必须要趁热打铁,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如何解决问题。千钧重担下,刘伯鸣和他的工友们完成了一次次挑战。

多次试验终获成功

譬如,常规岛低压转子的钢锭重达619吨,锻件重393吨,若想要锻造成功,团队需要解决温度、空间、操控等一系列问题。 但困难永远难不倒有心人,刘伯鸣说,在常规岛转子生产的每一火次,他都要观察使用过的每一个附具的变化,并且对附具的测量、安装与摆放都亲自把关,处理好每个细节,力求精益求精。经过多次试验,619吨常规岛低压转子顺利锻造成功。

此外,7.6米超大过渡段、9米超大筒节等多项超大锻件的成功锻造,打破了国外大锻件的垄断,替代了国外进口,为中国在超大锻件制造领域赢得了国际话语权。

「成绩属于我们团队」

近年来,刘伯鸣先后获得「全国技术能手」、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等诸多荣誉,刚刚又获得第五批全国岗位学雷峰标兵。谈起这些荣誉,刘伯鸣总是说:「这些成绩绝不是我个人的,而是属于我们团队的。」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