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長洲失色 傳統飄搖 老師傅嘆工序多又辛苦 無後生仔肯接班

長洲失色 傳統飄搖 老師傅嘆工序多又辛苦 無後生仔肯接班

10,105

长洲太平清醮今天开锣,重头戏自然是飘色巡游,活动把岛上横街小巷挤得万人空巷,造型维妙维肖的小演员、凌空飘荡的视觉效果教人叹为观止。掌声背后,尽是飘色师傅呕心沥血的成果,还满载着他们薪火相传的期盼。飘色师傅黄成就见证飘色逾半世纪变迁,由人手抬小舞台,改为手推车代劳;服饰也由古装变时装,每次改变,都反映行业萎缩,「买唔到古装衫,就用时装衫,加入讽刺时弊的主题。」但千变万化,支撑小演员的铁架「色梗」不可或缺,全港懂制作「色梗」的就只剩75岁的黄成就。面对后继无人,飘色不久后恐成绝响。

时代在变,长洲飘色亦一直在变。长洲太平清醮值理会副主席何丽安表示,长洲太平清醮于1930年开始从番禺县沙湾镇引入飘色巡游,统称「色芯」的小演员最初扮演古装历史人物,上世纪60年代开始扮电视剧角色,近十多年来更引入讽刺时弊的主题,官员、议员及运动员均成主角。

时至今日,长洲飘色青出于蓝,比沙湾飘色更有飘浮的视觉效果,长洲惠海陆同乡会主席邝世来解释,秘诀是长洲飘色在制作「色梗」(支撑「色芯」的铁架)时,着重铁枝的轻幼度,凌空感更重。

色梗是灵魂 撑起诸变式

所以「色梗」是飘色的灵魂,影响「色芯」的动作及造型,如果没有新「色梗」,飘色只是换汤不换药。75岁的黄成就是全港唯一「色梗」打铁师傅,见证飘色「穷则变变则通」的特性。最明显例子是以往的飘色请工人扛起「色柜」(表演舞台)穿梭于大街小巷;但近20年大部分已改用手推车,以减省人手。

人手渐减 变招求存

「色芯」服饰由古装变成时装,也是基于成本考虑,「古装有刺绣,价钱较贵,而且大袍大甲已经很少人做,经常要到内地订造,费时失事就改为时装。」

黄成就出身于打铁世家,13岁起跟随父亲学习打铁,自此与飘色结下逾半世纪的不解缘。然而,随着收入减少,黄成就45岁时一度搬到市区,转行做维修技工,其间不时趁太平清醮返长洲帮手。至2003年才临危受命返长洲,「其他打铁师傅都已过身,无人识打『色梗』,街坊知我退休便请我重操故业。」

「有长洲人嫌劳民伤财」

他表示,「色梗」有别于一般打铁工作,「好似之前『20蚊张』飘色,最少改动四五次『色梗』,每次修改最少要花上一整天,工序麻烦。」加上长洲飘色一年一度,从业员即使偶然会到大埔、筲箕湾、石澳、元朗等地协助搞飘色巡游,但也不够糊口,以致人才流失,遑论找接班人。

他笑言只要有人接班,性别不拘,即使并非长洲人亦一样欢迎,但他认为未许乐观。「工序多又辛苦,后生不愿参与,居民心态也不及(上世纪)70年代,以前太平清醮是长洲人的大事,在市区工作的长洲人情愿被炒,都会返长洲帮手,现在部分长洲居民却视之为劳民伤财的习俗。」

目前长洲飘色巡游的搞手大多年过六十,不问回报,为传承文化默默付出,却始终难敌时代巨轮,黄成就低头兴叹:「我因为体力问题去年起没再打新的色梗,只是协助设计,做一些布置飘色工作,好担心活动可否持续举办。」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