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弱肩扛全家 逆境追彩虹

弱肩扛全家 逆境追彩虹

江西女孩痛失妈妈姐姐 携爸爸弟妹走出生活困境

17岁的黄婷,江南娇小女孩的身躯,却在妈妈、大姐相继患病去世、爸爸不堪打击精神失常、弟弟又身患罕见疾病的重压下,眼泪一抹,一肩挑起家庭重担,负重前行。她穿梭泥泞,心向阳光,感恩微笑,最终在当地扶贫干部和乡亲们的帮助下,逆境翻盘,扭转弟弟病况,供养妹妹读书,照顾智障哥哥生活,带领全家走出困境,自己亦迎来最美好的爱情…… ■香港文汇报记者 王逍 江西报道

黄婷的家位于江西省萍乡市上栗县桐木镇洪东村,父母年迈勤劳,兄弟姐妹6人,虽然大哥因幼年发烧致智力受损,但一家人也能在平淡时光里、一粥一饭中咀嚼出天伦之乐。然而,这个家庭并没有被命运温柔以待,2010年,妈妈查出患有乳腺肿瘤,三年后恶化为乳腺癌,共花去医疗费近20万元(人民币,下同);2012年,大姐罹患骨髓癌,医治无效去世;家中还要供三个小孩念书。爸爸挑着剃头担子,走街串巷,日入不到100元,这在巨额的开支面前,只是杯水车薪。

妈妈走了 17岁时一夜长大

年仅14岁的黄婷用平生最大的勇气作出决定,放弃优异学业,南下广东务工。「妈妈得重病,吃不起补品,还去花炮厂干活赚钱。家里还欠一堆债,看到债主上门,我心里很是愧疚……不是不愿意还,是根本还不起。我就借姐姐的身份证,装成大人的样子,进工厂打工。老师上门给妈妈做思想工作,劝我回去念书。我在电话里说,这是我的决定,回不去了,我没办法,也不后悔。」时至今日,几经磨难,内心强大,她向香港文汇报记者回忆此段过往时,仍然难以云淡风轻,眼角溢出泪水,哽咽不已。

黄婷和大哥、二姐打工赚钱,爸妈节俭度日,一家人齐心合力在一年里还掉了大部分债。「那年春节,弟弟黄好出现下身瘦、上身浮肿的症状,被诊断为非霍奇金淋巴瘤,治疗费至少需要20万元。妈妈想集中所有的钱财救弟弟,自己拒绝接受治疗,留下一句『无论如何,要救黄好的命』后,投河自尽……」提及痛心处,她用双手遮住泪如泉涌的眼睛,话语中夹哭腔。

妈妈走了,爸爸遭打击致精神失常,二姐远嫁,17岁的黄婷无所依靠,忽然一夜长大。她将妈妈的遗像放在里屋房间,避免弟弟再添愧疚;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拿着病历本找医生,四处讨要偏方,为弟弟煎药;强忍崩溃和绝望,还鼓励全家人继续走下去。很多个晚上,她躲在被窝里哭泣,既想念妈妈,也不知道未来何去何从。「哭着,哭着,我就睡着了。那时候,我拚命地干活,让自己忙起来,忙就没有心思去伤心、去害怕了。」

她还在家附近的理发店打工。她笑说,刚开始学染发时,一天工作10个小时,手因过敏而溃烂,「但一个月能挣1,200元,自己留下200元,其它全补贴家里。」

姐姐如母 四处求医留住弟弟

姐弟亲情、妈妈遗愿,让黄婷决定要像妈妈一样,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留住弟弟。然而,弟弟的病情就像一颗定时炸弹,让她每天都活得心惊胆战,时不时都要面临新挑战。她回忆,「2015年8月,因病情复发,我第一次带着弟弟前往上海求医。我既不知道怎么找医生,也不知道怎么在上海食宿,就邀姐姐、姐夫一起去。这样,我就不会那么无助了。」

在带弟弟求医的途中,黄婷一次次拿起笔,在「家长」一栏签下自己的名字,也摸索出了一套生存小智慧。在外食宿,货比三家,即便是在昂贵的上海,也能找到70元/天的民宿,还自带厨房;带着大米和小电饭煲出门,既能给弟弟做清淡营养餐,也能在奔波中填饱肚子。

「我年纪小,能力有限,挣不了多少钱。如果不是大家给弟弟送来的救命钱,我真是撑不下去。要谢谢大家!」黄婷说,从2014年起,当地政府部门将她家确立为建档立卡贫困户,让全家享受低保政策,并号召公职人员捐款;中华社会救助基金捐赠10万元,电视台、网络向社会呼吁求助,上栗县志愿者联合会街头募捐筹得16万多元……

如今,弟弟度过了化疗后的关键四年并恢复上学,只需定期检查身体;妹妹已在萍乡市卫生学校念书,每学期有4,000元的助学金,立志帮姐姐分忧;哥哥可以耕田种地,在当地工厂上班;黄婷自己也在年初嫁人,备受老公与婆家人的呵护。

「过去那么多困难都挺过来了,我坚信有一家人的齐心协力,生活一定会越变越好。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弟弟完全康复,哥哥能成家结婚。我要买一辆小餐车,摆摊多挣点钱。」她说。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