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砂州新闻 修訂1976年法律專業法令 對砂沙法界影響深遠

修訂1976年法律專業法令 對砂沙法界影響深遠

(本报美里27日讯)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对于从昨日开始流传的大马法律公会提出修订1976年法律专业法令(2019年法律法令草拟法案)的内容感到震惊。
这项草拟法案对砂拉越及沙巴法律界带来深远的影响,关键的问题是,这项草拟法案在推出前,是否有征询过砂拉越及沙巴的法律公会,以及砂沙政府?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秘书长兼卑尔骚区州议员拿督陈超耀律师,关于2019年法律专业法令草拟法案课题今日发文告如此指出。
他指出,这项由大马律师公会提出的修订草拟法案,被指已经提呈至国会秘书处,以作为在国会内提呈的考量,辩论及通过成为2019年法律专业法令。
他说,实际上,沙巴及砂拉越法律公会于今日(27日)发布的联合文告,已强调在2019年法律专业法令草拟法案推出前,两个公会均没有获得征询意见。与此同时,两个公会也正式表达反对这项修订法令的立场。
“我对大马律师公会完全没有征询砂拉越及沙巴律师公会的做法感到极度失望。同时,对于砂拉越及沙巴政府也均未被征询,这情况一点都不让人感到惊讶。”
他指出,大马律师公会在推出草拟法案之前,应该与砂沙律师公会及砂沙政府展开讨论,而不是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行事。
他表示,大马律师公会完全没知会砂沙有关修订1976年法律专业法令的决定,这做法令人不解。这是否是无意的疏忽,还是一种傲慢的态度,想借此表达砂沙律师界在他们眼中根本不重要,因为砂沙只是马来西亚13个州属的其中之一,就像吉打和玻璃市州那样?
“大马律师公会是否会对此作出解释?”他说,若大马律师公会有事先征询砂沙律师公会,以及砂沙政府的意见,该草拟法案肯定不会出现流传般的内容,砂沙对该草拟法案的反应也不会如此激烈。大马律师公会不应该漠视砂沙律师公会的存在,若能彼此尊重,相信国家能取得更好的发展。
他指出,该草拟法案211(2)条款阐明废除沙巴及砂拉越律师法令,站在砂拉越人民联合党的立场,这个条款显然不符合联邦宪法,以及违背1963年建国契约精神,向砂拉越及沙巴作出的特别保障。砂拉越及沙巴的律师法令在马来西亚成立前就存在,应获得尊重,视为是联邦法律的同等低位。
“同时,一旦211(2)条款通过,砂沙律师法令是否就此被废除?我们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他认为,砂拉越及沙巴的议会才是可以修订,甚至是废除砂沙法律的平台,这是马来西亚成立时赋予砂沙的特别保障。在马来西亚还未成立时,砂沙已拥有属于自己的法律,这些法律是否修订或废除,只能在砂沙议会内讨论。
与此同时,这项草拟法案也可能违反联邦宪法第161B条文。该条文阐明,任何涉及砂拉越及沙巴的律师相关条例,在未有征询砂沙,或砂沙议会未通过前,并不能实施。
此外,他也指出,我们必须参考跨政府级别委员会报告附件A第4(d)内容,即婆罗州现有的司法应维持,除非有某些例外情况,否则当地律师公会的做法仅限于当地执行,直到婆罗州议会同意为止。
他说,当初大家同意成立马来西亚时,砂拉越律师在砂拉越执业的权力须获得尊重。因此,任何涉及砂拉越律师权力的事项,只能在砂拉越议会内讨论及通过。
有鉴于此,他指出,2019年法律专业法令修订法案不应该通过,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希望国会56名来自砂沙的国会议员,即25名沙巴国会议员及31名砂拉越国会议员,若该法案提呈及寻求通过,大家应合力投下反对票。在这个重要课题上,砂沙国会议员应不分彼此,共同捍卫权益。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