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租金貴迫票價漲 老倌憂觀眾難負擔

租金貴迫票價漲 老倌憂觀眾難負擔

西九戏曲中心开启未赢掌声(下)

上期就戏曲中心的未来发展方向,分别访问了从事与粤剧工作相关的人士,了解他们的看法。现在从资深粤剧老倌的角度出发,了解他们对戏曲中心的意见。记得八和会馆主席汪明荃在戏曲中心开幕礼时讲过,「租用的条件都几辣,考业界智慧」,阿姐一语中的,目前够有叫座力的盖鸣晖坦言新场地当然想试,但鸣芝声剧团未敢申请,因条件太辣,座位爆满也未必赚钱。在戏曲中心开幕曾参与演出的龙贯天、新剑郎及阮兆辉对此有赞有弹。不过,似乎未听到他们要申请场地演出。■采访:香港文汇报记者 朱慧恩

在戏曲中心正式开幕前,在开台日及开放日举办了一系列节目,集合了一众本地粤剧界的老倌及新秀,为观众献演。几位资深老倌,包括龙贯天、新剑郎及阮兆辉是其中,记者访问他们,了解他们对新剧场的实用性的感觉,也问到他们对于一些条款如租金、录影每场表演过程、使用场地的琐碎杂费等条例的看法。

设计适合戏曲表演

问到开台日及开幕日演出后的感受,龙贯天认为戏曲中心各方面不错,就他个人而言,他特别欣赏主办方准许业界把「华光师傅」安放在后台。「因为怕『大烟』,有许多会堂都不允许这样做,而西九一早考虑到此点,亦是对粤剧界的尊重。」他忆述,由开台的第一天始,对方对于各项安排都十分仔细,值得称赞。他亦表示大剧院的舞台够大,适合戏曲界使用。

新剑郎为当年粤剧谘询委员会辖下「场地专责小组」召集人,当年就戏曲中心的设计方案给予过相关意见。早前,他参与了开台日及多场开放日演出,他认为,最后出来的成品基本上符合当初期望。「对于一般戏曲演出来说,大剧院的舞台基本上合用。就演员的角度来看,无论前台还是后台的size都是ok的。」当然,他补充道,若果要上演特别制作的剧目,则另当别话。

当年有看过设计图则的阮兆辉则表示,舞台设计基本上无违背原意,他对舞台设计感到满意,认为是适合戏曲界使用。据了解,现时戏曲中心大剧院没有旋转舞台,有人认为有旋转舞台才能加快布景转换的速度。阮兆辉则直言:「升降台、旋转舞台其实无用,一年只开一次,有咩用?」他举例,以往利舞台亦有旋转舞台,但实际上真正用到的机会不多,只是大而无当。

不过,也有部分行内人认为,时代进步,粤剧的舞台设计创新,也会用到旋转舞台制造特别效果,实在不应停留在过去的思维。

1,073个位爆满也未赚钱

现时戏曲中心大剧院共有1,073个座位,租金$22,000元,爆满也赚不到钱,有人质疑为何耗资27亿的戏曲中心,其大剧院的座位数目却比演艺学院歌剧院还少,没有兼顾商业剧团演出需要。对此,阮兆辉则辩护道:「一般来说,真正的剧院的座位数目都在800至900位之间。」他坦言:「现在的人以为有两三千座位才叫大剧院,但实际上大剧院并非这样,要三千位都得,但那个不是剧院。」

新剑郎则提到,当年业界人士的提议是1,200至1,400个座位。虽然现时成品与当初所建议的有一段距离,不过,他亦坦言,虽然「1,200」是较为理想的数字,但事实上「粤剧嘅观众量都系咁上下」。他表示:「以大部分剧团演出的观众量来说,我觉得是可以的。」

戏曲中心的租金及拆账率亦备受业界批评,现时若要租用戏曲中心大剧院,9小时合共索价$22,000元,而拆账率则为8%,业界人士大呻「辛辣」。龙贯天认为,每件新事物的开始都需要时间磨合,而非一味角力。毕竟戏曲中心是新场地,起码要等其营运1至2年后,才可视乎情况而调整各项措施。对于拆账率及场租的批评,他表示,价钱合理与否,是见仁见智。「以前新光都有拆账,(戏曲中心)是吸收每个地方的营运方式,而制定现行的方式。」

龙贯天续说,年代不同了,而戏曲中心始终属西九营运,需要慢慢尝试才能看到有何改善之处。虽然业界人士批评场租「辛辣」,不过,他认为就戏曲中心的设施、地段而言,目前的租金不算昂贵。他反而有较为正面的看法,认为「由于场租贵,票价自然上升」。票价上升,剧团的收入自然提高。他续道:「剩下的问题就是观众能否负担到相关价钱。」

新剑郎则认为,若果租金能下调,当然更为理想。但他亦坦言:「计起来说22,000元又不是太过分。若就经营角度来说,若能申请到一些场租资助,要付的租金相对较低,但若果没有场租资助,其实(租金)和外面的剧场差不多。」

阮兆辉对于目前的租金则有所保留。「不是不合理,而是能否租得起。」他坦言,每一行有每一行的负担能力。「与外国剧院相比,它是较便宜的,但我们要因应自己行内的实际情况而定。」

「对一些有资助的剧团来讲没影响,我们鸣芝声剧团是商业剧团,租金不会有补贴,1,073个座位,租金$22,000元,加同他们拆账8%,爆满也赚不到钱,作为班主自然要考虑不赚也不能蚀本。租金贵自然要加票价,但粤剧观众都是长者,票价怎能加太多呢?加上交通又未算便利。」盖鸣晖直言。

剧团应有决定录影自主权

西九表明有权录影每场的整个表演内容作记录或教育用途,这一规条备受业界批评,盖鸣晖坦言:「难接受他们要录影每场演出,实在对我们演员不公平,他们说会保留作教育用途,演员舞台上即场表演可能不稳定,这些有缺憾的演出我不希望留下来,所以还是不敢申请档期。等条件改善了再去。」

黎鉴锋亦坦言对此有所保留。「若果公开了一些我不想公开的片段,大家无得去追究,相信暂时无一个场地有这样的要求。即使是红馆、文化中心,亦没有说不能异议。」黎鉴锋认为,剧团应该有选择权,即使用作教育用途,亦应该是当事人提供,而非硬性规定。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