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變糞為金 豬肥筍嫩

變糞為金 豬肥筍嫩

重庆荣昌推种养循环 解畜禽污染麻竹缺水

重庆荣昌曾是全国仔猪外销「第一县」,畜牧产业集群规模超过百亿元,就业人数占总人口的60%。然而,快速发展的畜牧业同时带来不可避免的「副产品」:当地畜禽粪便一年就近10万吨。一边要吃肉,养殖大区在仔猪和生猪供给上不能滑坡;一边要防治畜禽污染,创造健康生态的人居环境。怎样才能在享受香喷喷的猪肉的同时,又能对养殖所带来的污染作针对性的处理?香港文汇报记者近日来到重庆荣昌县,了解畜牧大区的治污秘方。

■文、图:香港文汇报记者 孟冰 重庆报道

「在我们荣昌,猪粪可不是污染源,是黄金一样稀有的资源。」荣昌区委一名工作人员把香港文汇报记者带到当地生产竹笋闻名的重庆包黑子食品有限公司,该公司实行独具一格的「猪-沼-竹」循环农业模式,既解决了竹笋生长期缺水的难题,也使养猪场的养殖污水得到回收利用,通过这种方式种出的麻竹笋亩产达到了3,000至4,000公斤,比过去翻了一番。

笋农抗天旱 猪粪作沼肥

该公司董事长、人称「包黑子」的包传彬提起他的麻竹和生猪如数家珍。「从2002年开始,国家对种植麻竹的农户实行政策补贴。当时我正准备回乡投资,就开了这间公司,并承诺收购农户的麻竹。」

谁知,公司刚起步遇到了百年不遇的大天干(天旱),当年要到9月14日,重庆才下了入夏以来第一场雨,生命力顽强的麻竹虽然活了不少,但也严重减产。

「我必须探索如何应对天干。」包传彬为此查阅资料,发现一个叫吴远农的农民,麻竹产量比其他农户多一倍,即使在天干年份也未见明显减产。

包传彬立即上门求教,原来吴远农养了10头猪,猪圈下挖了10个粪坑,粪水通过坑道自流到麻竹地里。吴远农告诉包传彬,麻竹喜好「高温高湿大水大肥」,用沼气滋养过的麻竹长得壮,还省掉了肥料钱。

受到启发,包传彬动起了脑筋–修猪场,建沼气池,装管道,并开始琢磨「猪-沼-竹」 粪肥供给的科学配比。几经探索,他总结出一亩麻竹配一头猪的模式:一片三五百亩的竹林,适合配建一个存栏量三五百头的养猪场。

笋壳制饲料 喂养优品猪

这一模式很快得到了推广。一次,包传彬得知一名叫周安能的村民家里养了200头猪,由于粪便污染不知如何处理,本打算放弃养殖。包传彬立刻上门找他,「你像我这样建沼气池,沼液给我,你继续养猪不用改行。」周安能建好沼气池,把沼液输送到包传彬的麻竹地。解决了粪便污染,他扩大了养殖规模,今年赚了10万多元。不少养猪的邻居纷纷效仿周安能,与包传彬签约建沼气池。

为了稳定原料供应,包传彬后来自建5个猪场,分散在麻竹密布的山坡。粪水经沼气池发酵后,沼液顺地势由管道自然流到坡下的麻竹地,实现了精准灌溉。麻竹从此不再用化肥,竹叶深绿油亮,竹笋个大脆嫩。而麻竹笋加工剩余物制成优良植物蛋白饲料,也可以当做猪饲料,饲养出生态优良的生猪。

养猪兼种竹 治污兼增收

「包黑子」是想保障竹笋原料的稳定供应而「阴差阳错」地养起了猪,而重庆日泉农牧有限公司是先养了猪后又种了麻竹–这是中国西南地区目前规模最大的生猪养殖龙头企业,年出栏生猪15万头、有存栏能繁母猪6,000头。这里年产粪污约28.9万吨。

该公司总经理尹平安说,为了解决好猪粪污处理问题,在种植麻竹之前,他们什么招都用过。初期公司投入500万元建污水深度处理系统,定期清运粪污给有机肥厂,但一来消纳能力有限,二来算算账还是自建管网,把粪污作为肥水灌溉最划算。恰好,麻竹的特点就是对肥水的需求量大,消纳粪污能力更强。所以,在经历种蓝莓、种蔬菜的尝试后,公司把目光锁定在麻竹上。

荣昌区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荣昌是西南地区最大的麻竹产区,荣昌猪是世界八大优良种猪之一,这两大产业是当地支柱产业,占农村经济总量六成以上。以前,二者并无关联,我种我的竹,你养你的猪,而猪粪成为两大支柱产业中间的桥梁。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