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日神州 追憶中國第一代鋼琴家巫漪麗:佳人化蝶去 梁祝猶繞梁

追憶中國第一代鋼琴家巫漪麗:佳人化蝶去 梁祝猶繞梁

据新加坡当地媒体的消息,中国第一代钢琴家巫漪丽,20日晚上出席维多利亚音乐厅的一场音乐会时晕倒,急送中央医院后宣告不治,享年89岁。这位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成名的音乐家曾在2017年获得「世界杰出华人艺术家大奖」,近年来还多次来到国内演出。2018年初曾参加央视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今年初,她还曾在港珠澳大桥畔与国内诸多音乐家一起演出《我爱你中国》。

据报道,巫漪丽在音乐会的下半场突然开始冒冷汗,感到不适,在走向厕所的中途,体力不支而晕倒。在场工作人员立刻将她送往中央医院急救,但在晚上10点宣告不治。

上海师范大学原音乐系主任金声介绍,巫漪丽对他们这一代来说是非常景仰的前辈。金声的兄长、著名钢琴教育家金石曾在北京与巫漪丽有过接触,对她当时的盛名记忆深刻。如今听闻她去世,他表示深深的惋惜。

盛名远扬但为人谦逊

1930年,巫漪丽出生于上海一个书香世家。她6岁开始习琴,后师从李斯特再传弟子、著名的钢琴大师梅百器,也是大师唯一一个儿童学生。中国老一辈钢琴家吴乐懿、朱工一、周广仁、傅聪等都是她的同门。1949年,巫漪丽在上海兰心大戏院首次和上海交响乐团合作,一曲贝多芬《第一钢琴协奏曲》轰动全场,从此成为上海滩夺目的钢琴演奏家。

1954年,她北上加入了中央乐团,成为中央乐团第一任钢琴独奏家。1962年被评为国家一级钢琴演奏家。上世纪五十年代时在北京的音乐人都还记得,巫漪丽曾多次代表国家赴海外演出。她还曾受到周恩来总理接见,被誉为「中国最好的钢琴伴奏」。但盛名之下的她私下里却始终谦逊和低调,对于赞誉,她表示,「那只是在一段时间之内的事,而且我只能说是『最好的钢琴伴奏之一』吧。」

1983年,巫漪丽赴美深造,1993年定居新加坡。尽管在人生中,她有过坎坷遭遇,晚年身边也没有亲人,但是对于钢琴和音乐的热情始终没有停歇。在新加坡,她会每天在仅仅11平方米的卧室兼琴房弹琴、准备音乐会。可以说,钢琴是她名副其实的终身伴侣。

国内音乐界都知道,今年是著名小提琴协奏曲《梁祝》诞生60周年,巫漪丽亲自参与了这部作品的首创及首演的钢琴部分。香港文汇报记者通过朋友联系到了《梁祝》作者之一、著名作曲家陈钢,虽然他本人与巫老师没有直接接触,但他仍然表示,巫老师的精神令人钦佩。

年迈无阻对艺术的热情

除了《梁祝》外,巫漪丽改编的广东音乐《娱乐升平》更是广为流传。她擅长西洋古典及浪漫派音乐的演奏,她的演奏热情细腻、音色优美。更让人动容的是,她即使处耄耋之年,艺术热情却仍然不息。

虽然巫漪丽阔别祖国多年,曾在国内鲜有人知,但近两年,她弹奏《梁祝》的视频在网上走红,指法干净利落,琴声凄婉动人,让无数年轻人忘记了她的年纪,却记住了她的名字。去年,88岁高龄的她还曾飞越4,000公里到北京参加央视节目,与著名小提琴家吕思清同台演奏《梁祝》,让更多观众感受到了西洋乐器与中国民族音乐碰撞出的魅力。

家里与巫漪丽是世交的上海大学音乐学院院长王勇博士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记者专访时介绍,对于巫漪丽的记忆起自儿时,那时候她已经盛名在外,但是对他们这群小孩来说,她只是一个非常友善的「阿婆」,会给他们带玩具,陪他们玩。

独立要强不愿意麻烦人

后来因为专门研究音乐史,王勇一直与巫漪丽保持联系,还曾到新加坡看过她几次,也曾听她聊起过以前的事情。印象中,巫漪丽最大的特点是富有新女性的独立精神,个性要强,任何事情都不愿意麻烦别人。她初到新加坡时,经济状况并不好,直到后来逐渐为人所知,学生也多起来才有所改善,但直至逝世都过着简朴的生活,也从未向学生和粉丝提出过任何要求。王勇至今还记得巫漪丽唯一一次请他「帮忙」,是一起去家具店买一张板凳,并帮她搬回家。

她唯一一件不将就的事情,就是每天都要练琴,对于各种音乐会也坚持参加。听闻巫漪丽逝世,王勇略带伤感地说,或许倒在舞台上也是上天对她的眷顾,符合她不给人添麻烦的个性,在外人看来她物质生活简朴,甚至没有想过请一个保姆,但是「还有谁能像她这样幸福。」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