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新闻 人权委会去年接1180宗 隆市投报较前年增50%

人权委会去年接1180宗 隆市投报较前年增50%

《2018人权委员会报告》出炉,委员会在去年共接获的1180宗投诉,仅是吉隆坡办事处收到的投诉就比前年增长50%。

至于沙巴和砂拉越办事处接到的投诉则个别有558和57宗。报告显示,委员会在2017年接到的投诉共有803宗,2018年则增加了377宗。

报告指出,经过委员会谨慎考量,2018年的总投诉当中有131宗属于委员会管辖范围外。于前年相比,委员会接获管辖范围外的投诉案件降了61.6%。

剩余的1049宗投诉案中,西马占476宗,沙巴548宗,砂拉越25宗。其中581宗已经获得处理,另外剩下的还在调查中。

人权委员会代主席杰拉德佐瑟披露,其中沙巴的投诉类别当中,有关国籍问题的投诉就多达381宗。

他说,无国籍儿童的情况最令人忧心,因为他们失去接受教育的机会,还面对被执法单位扣留的问题,而且防范罪案法令下被扣留的未成年人甚至没有接受审讯的机会。

他说,除此以外,接获的投诉中,有关任意逮捕、拘留和放逐的投诉在西马属最多,有109宗,并在沙巴位例第2,有61宗。

“其余投诉较高的类别也包括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人的自由和安全、适足生活水准权等。”

他是在公布2018年人权委员会报告时,如是披露。出席者包括委员拿督马永贵、拿督骆燕萍、拿督艾莎比丁和聂莎丽达。

过去人权委员会一直冀望新政府能首开先河,将人权委员会报告带至国会辩论,惟最终都未能如愿。因此,杰拉德佐瑟希望《2018年人权委员会报告》能在7月召开的国会上辩论。

杰拉德佐瑟指出,委员会其实在今年4月已经把报告交给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但遗憾的是该报告只提呈给国会,但没机会让朝野议员辩论。

骆燕萍说,虽然他们已经向有关部长要求把报告带上国会辩论,但最后因为时间有限,而无法如愿。

“这是因为政府也需要时间准备答复。”

为此,杰拉德佐瑟也表示,会为部长准备好所有有需要的资料,以便能把报告带上国会辩论,讨论我国人权的问题。

杰拉德佐瑟指出,人权委员会缺乏中央政府资助,在赤字下运作。

他说,委员会在吉隆坡、沙巴和砂拉越大约有82名职员、8名委员和3名官员。

“我们经常要举办很多活动,每年大约需要1600万令吉才足够,但我们只获得1000万令吉的拨款。”

他说,首相敦马哈迪已经知晓委员会情况。

他说,去年委员会获得1000万拨款,但较后财政部长林冠英额外增加200万令吉的拨款给委员会。

“不过,我们仍希望中央政府能继续增加拨款。”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