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張慶信:司馬昭之心砂人皆知 修憲已成行動黨為州選鋪路的政治伎倆

張慶信:司馬昭之心砂人皆知 修憲已成行動黨為州選鋪路的政治伎倆

(古晋19日讯) 民主进步党主席兼民都鲁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张庆信太平局绅炮轰砂行动党一众议员,将修宪课题不断放大,且将其政治化,是为第十二届砂州选铺路,否则何须落力办“咖啡店座谈会”误导及煽动选民,同时也不断为联邦政府涂脂抹粉。
“我认为,倘若他们真诚为砂,照理应该拿出诚意,以实际行动,并发挥如今作为当家政府一员的权力,来完善目前这份没头没尾,有头没有中间的修宪内容。”
“不要忽然之间就忘了自己的根、忘了自己也是砂拉越的一份子!”
“张健仁若要自我坠落,切莫将具误导性的宪法转嫁到砂盟身上,以假乱真地误导人民说错过这一次的修宪黄金期是砂盟的错,并采用一贯的推卸与煽动民情的作风,掩盖修宪疏漏百出,置砂拉越权益于险境的事实,后不断放大与炒作‘砂盟背叛砂民、砂盟反对修宪’等字眼,颠倒是非,混淆视听!”
“张健仁对于砂盟提呈动议要求将修宪事务提交到国会遴选委员会进行更全面、更谨慎地探讨一事只字不提,他们为何不向砂民解释行动党反对将修宪事务提交到国会遴选委员会一事的缘由呢?”
“小弟我想请示张健仁,他一直说他们在为砂拉越人民争取,那么究竟在这份修宪内容中的哪一部分、哪一点提到关于砂沙权益、平等地位?首相在总结回答时,又有哪一点是水到渠成的成分?期间甚至没有具体说明何时为下一步的会议、下一个步骤,究竟如何水到渠成?恐怕只有一去不返!”
“我已经多次强调,修宪复邦、归还主权不能只是纸上谈兵,也不能马虎进行,而是需要有一项方程式来一劳永逸地解决沙砂主权一事,并且确保当中的这些会议涉及的各方(stakeholder)皆能达成共识,确保宪法全面保障砂沙与联邦平起平坐,达致伙伴关系的目标,方进行修宪,而不是希盟说了算,任意修改、任意操控!无论是杨讳薇、陈长锋或是张健仁,他们至今还搞不清楚民意,人民无法理解且极度不满的是何以希盟在此事上如此草率、仓促!”
张庆信再一次阐明,砂政盟并没有反对修宪动议,反之对于修宪无任欢迎,但砂政盟绝对无法认同条文之间存在矛盾与冲突的修宪内容,因为一旦通过后,没有人能够保障所产生的后遗症将获得一一地修复;仅仅修改联邦宪法1(2)条文,是无法完全符合MA63所赋予婆罗洲邦的定义与地位,再者,这一条文一旦参照联邦宪法第160(2)条文时,便即刻打回原形,毫无作用。这是因为在有关条文之下,对于“联邦”字眼的诠释极为模糊,因为有关字眼所指,为1957年独立之时的所成立的马来亚联合邦,但具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婆罗洲是在1963年方加入马来亚,因此,必须在有关条文之下纳入参照MA63协议的字眼,否则根本不受最高法律承认。
“纠结于组成马来西亚的成员排位根本不具备实际的效益,因为希盟不断避谈权力与地位的分配,在参照宪法160(2)条文时,就等同砂沙不在并非联合邦的一份子,那又如何谈主权?如何谈地位?我们根本不受宪法接纳,又要如何再进一步去谈争取主权与平等地位?砂政盟又如何能够昧着良心投下这一票?”
“他们甚至不敢仔细向民众剖析这份修宪内容,遮遮掩掩、模糊不清、随意炒作,然而迄今为止还未认清砂拉越人民欲争取的是恢复马来亚与婆罗洲伙伴关系以及地位平等以及归还主权,要知道这些宪法条文是互相牵连、环环相扣,改了第一没有改第二;改了第三没有改第一,有何作用?!希盟为何要利用宪法条文错综复杂的一点,来混淆视听,误导人民?”
张庆信继而质问,为何在咖啡店座谈会时,砂希盟议员只敢不断放大“砂盟反对修宪”的假象,而没有胆量去阐述为何他们不让有关动议提呈国会另选委员会做完善及全面的修正?!
张庆信也点出,砂拉越人民在第十四届大选中因为被希盟骗得惨痛,因而此次抱持谨慎的态度,就好比说,如果砂希盟领袖真如他们自己所形容的“如此诚心、如此落力要争取复邦”;可是奇怪的是为什么不从最实际的争取归还石油开采税做起?为何在我们的拨款被联邦大肆剥削、在我们的权益被中央掠夺时,他们只是沉默不语、不敢吭一声?
“不要当了政府就变成YES MAN,“反对”二字随着他们执政后便从他们的字典中消失,如今只剩下躯壳,沦落为应声虫!”
“张健仁是否要故技重施,就像在去年(2018年)4月30日所宣布的,甚至还在砂州议会内信口开河,承诺一旦执政联邦,将在1年内落实7项承诺,其中不仅将归还20%石油开采税给砂拉越州,也将总税收的10%以现金方式分发给所有砂拉越人;结果官位坐上了就失忆了。人民依然记得张健仁在砂州议会里高傲的谈话,现在是不是又想以修宪课题,捞取选票,夺取砂政权后,再理所当然地跳票?”
“容小弟我在此提醒一下,砂希盟议员与其办咖啡店座谈会,不如开始筹备将总税收的10%以现金(一人2千令吉)方式分派给所有砂拉越人的这项活动。”
“张大哥当时还举例,倘若20%石油开采税是60亿令吉,总税收的10%或6亿令吉将分给所有砂州人民。若以平均方式分配,300万州民每人每年可获得2000令吉,如今小弟我想请教,修宪会不会也如这项分钱承诺般,是一场砂希盟主导的大骗局?”
与此同时,张庆信也提醒陈长锋莫要当应声虫,对修宪内容毫无深入理解,便随意误导砂民,特别是误导年轻人,如果没有连同修正联邦宪法第160(2)条文,究竟要如何将砂沙地位恢复至1963年建国契约的架构上?陈长锋能否对此作出解释?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