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焦点 债券评级予外资大考验 330亿留守令马股承压

债券评级予外资大考验 330亿留守令马股承压

富时罗素(FTSE Russell)公司可能将大马踢出全球债券指数负面消息,继续拖累投资者的信心,同时引发本地债券市场遭沉重抛售。

此次抛售据称主要来自外国投资者。全球最大和最具影响力的金融服务机构之一摩根士丹利和马来亚银行旗下臂膀投资银行金英集团估计,如果评级遭降,资金外流将高达330亿令吉。

基准10年期大马政府债券(MGS)收益率从周一的3.78%,飙升至3.87%,原因是投资者出于本能反应纷纷逃离政府债券。

大马债券目前的评级为“2”,自2004年纳入富时世界政府债券指数(WGBI)。

富时罗素周一宣布,正在考虑将大马的评级调降至“1”,这样一来,大马债券将不再有资格被纳入WGBI。

不久前,挪威宣布其主权财富基金将减持新兴市场债券,包括大马。

《The Edge》财经日报引述Areca资本总执行长黄德明的谈话说,市场可能反应过度。他指出,在过去两年,外资持有的政府债券比例一直下降,因此外资流出的影响可能有限。

“我国的基本面没有发生太大变化,我们认为本地机构有足够的流动性来吸收外资的抛售。我们不像印尼,外资持有政府债券的比例较高。”

据报道:国家银行的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外资持有大马政府债券的比重一直下降,从30.57%降至2018年的23.04%。

与此同时,大马评估机构(RAM Ratings)研究经济学家方窍玲表示,由于富时罗素每半年进行评估,且该决定是基于投资组合投资者的反馈,因此并不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状况。

据她说,随着投资组合重置,抛售压力在意料之中。她认为,这种抛售将在本能反应之后恢复正常,而且本地机构投资者有能力使这些外资流出正常化。

“在全球流动性紧缩,大马政府债券(外资)持有一直在正常化,因此这并不是异常发展。”

方窍玲解释说:“曾有一些时期,资本净流出加剧,即第14届全国大选之后、Donald Trump赢得总统大选、缩减恐慌等,但在这些波动之后,或多或少稳定下来。尽管如此,今年全球仍将充满不确定,包括中美贸易谈判、英国脱欧等结果,因此,逃向安全将是必然的,即便紧缩退居次要。”

“本地机构投资者过去曾介入,吸纳一些过度的外流,而今年对政府债券的需求一直强劲,因此应该有能力使大部分资金流出正常化。”

大马大华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吴美玲指出,大马被踢出WGBI的情况尚不确定,富时罗素将在9月下次检讨之前继续与监管机构和市场参与者交涉。

她表示,考虑到国际评级机构已确认大马的主权评级,国家经济并不令人担忧。

她补充:“稳健的基本面和A级主权评级,为国内债券提供支撑。”

这问题似乎更多在于市场通达性和流动性,这是纳入资格的标准之一。

吴美玲称,国行昨日确认将有一个对冲计划,为机构投资者提供市场准入,以积极对冲在境内的外汇敞口。

“问题在于,在9月的评估之前,是否进一步放松外汇措施,还是会推出对冲外汇的工具。”

她说:“在此期间,被剔除的风险将在短期内给股市和令吉汇率带来压力。”

马银行金英分析员潘云升同意这一观点,他昨日在报告中指出,除非作出根本性改变,提高大马市场通达水平,否则大马债券被踢出WGBI的风险似乎“更有可能”。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