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新闻 新马两站公开赛 羽球选手的另一面

新马两站公开赛 羽球选手的另一面

随着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羽毛球公开赛落幕,上半年在东南亚的巡回赛也告一段落。在这两站比赛的采访过程中,我接触到许多明星球员,也见到他们私底下鲜为人知的一面。也许中国球员一直都给人以高傲的印象,但“超级丹”林丹在马来西亚公开赛面对各路媒体采访,都尽可能一一认真回答。上届奥运男单冠军谌龙更是老实憨厚,在离开混合采访区后还会调回头继续接受记者提问。

相比之下,马来西亚公开赛在接送球员到赛场的方面做得比较好,球员由体育馆地下停车场出入,赛前赛后都不会受到球迷干扰。新加坡公开赛则因为球员从巴士下车后得走一小段路才能抵达室内体育馆入口,途中总有球迷围堵要求签名合影。有球员反映说,没人喜欢在赛前被球迷包围,也没人喜欢在输掉比赛后还要强颜欢笑面对想合影的粉丝,希望主办单位日后可以改进。

三年前韩国双打名将李龙大前来新加坡比赛时也面对同样的问题,于是干脆避开车站,等巴士抵达后才离开球馆,以“我正在赶巴士没办法拍照”为由谢绝球迷。其实林丹、桃田贤斗也都这么做,毕竟蜂拥而上的球迷是怎么也应付不完的。在马来西亚,球迷若想接近球员,只能到球员下榻的酒店去“堵人”,他们偶尔会见到戴着鸭舌帽出去吃宵夜的林丹,也会看到午饭时间正在酒店大厅打电话的桃田。

日本的世界头号男单桃田贤斗前年禁赛复出后,成绩和人气扶摇直上,现在的他已不可同日而语。这次是他第二次来新加坡参赛,两次都夺冠。

四年前因缘际会结识了桃田当时的教练舛田圭太,当时桃田还是个无名小将,唯一亮点是在2014年汤姆斯杯决赛以第二单打身份击败马来西亚的张崴烽,为日本队夺冠立下汗马功劳。我的朋友很早就是桃田的粉丝,舛田圭太得知便承诺隔天赛后带桃田到观众席和我朋友合影。隔天舛田圭太没有食言。那年的新加坡公开赛特别难忘,因为桃田以黑马姿态夺冠,从“nobody”变成了“somebody”。

可惜这名日本希望之星却在一年后因涉及非法赌博而遭禁赛,据说舛田圭太也因此从A队下放到B队,不过到现在舛田圭太的面簿头像仍是和桃田贤斗在2015年的开心合影。

让人感慨的一幕

新加坡公开赛女双决赛也有让人感慨的一幕,韩国组合和日本组合打得难分难解,日本队的指导教练是韩国双打传奇朴柱奉,而曾跟他一起打天下的金文秀则在韩国教练席,两位曾经的搭档如今隔网相对。

朴柱奉出任日本的总教练后,日本羽毛球发展迅速,目前只有混双还未登上世界第一。曾经的双打强国韩国近年成绩下滑,七位教练在中国福州公开赛期间收到合约中止的短信,随后官方赞助商胜利体育(Victor)还提前结束赞助合约,引爆危机,一直到今年1月才由尤尼克斯(Yonex)接手。

去年中国福州公开赛,韩国女双李绍希/申昇瓒夺冠后向即将离职的教练罗景民下跪行大礼。(取自网络)

在那场福州公开赛,女双李绍希/申昇瓒赢得韩国去年赛季唯一一个高级别双打冠军,她们在赛后向即将离职的教练罗景民下跪行大礼,感谢她的教导之恩。

韩国集团威力不如从前,日本女双的崛起、中国混双的回暖、印尼男双的复苏,我们不难发现去年统治整个巡回赛的球员大部分都来自这三个国家。

(联合早报转载)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