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新闻 SRC纳吉案 控方需提供马银行搜查充公文件

SRC纳吉案 控方需提供马银行搜查充公文件

291

前首相纳吉SRC案件审讯,高庭法官谕准辨方申请,控方需提供国家银行在马银行搜查行动充公的文件,即马银行客户经理与一马发展公司(1MDB)和SRC国际公司案件涉及任务的通讯记录,包括刘特佐。

哈文德吉星在交叉盤问第4名控方证人国行经理阿末法汉时要求证人提供国行充公马银行的文件,尤其是Joanna Yu的通讯记录。

不过,主控官拿督希淡副检察司却提出反对,认为此举是“撒网式”的方式刺探消息,并强调控方无意封锁相关文件,因此辨方必须证明与案件有关。

“根据根据《证据法令》第51条文阐明,当案件已开审,任何新文件或证据的呈堂申请,必须经过一项正式的申请,否则一旦开了先例,之后任何人都能对已寻求任何新文件呈堂。”

辩方首席辩护律师丹斯里沙菲宜指出,此事具有关联性,重点在于还有什么未获得公开。

他认为,若在未看过文件前证明有关文件是否有关连性,等同于让一个人随意揣测所隐藏的事务。

他说,这些文件是在2015年7月6日在马银行充公,因此文件与此案有关联。

同时,沙菲宜也极力争取,要求提供国家银行对银行账户搜查行动的官方记录。

法官强调,法律阐明非常清楚,辩方需要证明相关性。

于是哈文德吉星便开始引述《华尔街时报》报导和《鲸吞亿万》书本内容,提及刘特佐与Joanna Yu之间的通讯,尤其是黑莓手机内的对话内容,证明有关文件与此案有关。

他相信,任何与前首相纳吉银行户头有关的通讯记录都有关联。

不过,希淡则要求以法律框架处理此问题,因为他是一名律师,不是政客。

他随后要求法官驳回相关申请,因为辩方也不排除文件的关连性,而且Joanna Yu之后会作为证人供证。

法官指出,基于辨方的理由,辨方只能取得通讯相关的文件,证人需提供通讯相关文件,包括马银行三名客户经理通过电子邮件和手机(如BlackBerry Messenger)与以下人士进行的通话记录。

辨方律师哈文哈吉星在庭上念出14位人士的名字,包括刘特佐、SRC国际公司首席执行员聂菲沙聶阿里、Putrajaya Perdana前董事Jerome Lee Tak Loong、一马发展公司前董事(金融)Terrence Geh Choh Heng、一马发展公司前法律总顾问Jasmine Loo Ai Swan、一马发展公司前首席执行员沙鲁阿茲拉、阳光策略能源有限公司前董事拿督莫哈末阿茲哈、一马发展公司前首席执行员丹斯里依斯密、SRC国际公司前董事拿督苏博、See Yoke Peng、拿督仄阿都拉、Tang Keng Chee、拉希莫哈末、Joanna Yu Ging Ping。

最后法官批准辩方的批准,谕令此案于明日(周四)续审。

控方反对辨方盘问第四名证人不断挑1MDB课题

较早前,控方反对辨方在盘问第四名证人时不断挑起一马发展公司(1MDB)课题,并认为此举已经越界。

第4名证人国行经理阿末法汉在交叉盘问时透露,他2015年7月6日展开搜查行动前,曾与马银行客户经理Joanna Yu多次会面,也曾在同年5月或6月会面,以录取口供。

不过,当哈文德吉星询及搜查队伍人数,以及是否充公任何设备,包括黑莓手机时,阿末法汉却无法记起。

阿末法汉表示,他没有通知Joanna Yu有关搜查行动,亦不知Joanna Yu与一马发展公司弊案关键人物刘特佐是否联系,且刘特佐不在他调查范围。

阿末法汉强调,他对刘特佐和银行是否有就一马发展公司(1MDB)联系一概不知。

对此,主控官依萨向法官抗议,因为一马发展公司案件与SRC案件不相关,因此辨方律师已越界。

总检察长汤米汤姆反对辨方律师哈文德吉星的一系列盘问方式。

他告诉法官纳兹兰,哈文德吉星在交叉盘问国行调查官员试图影响证词的可接受性和相关性。

“到头来,这也是为了维护被告。”

他补充,这将会影响纳吉的审讯。

无论如何,法官莫哈末纳兹兰同意哈文德吉星的问题,一马发展公司课题与此案件有关联。

此外,阿末法汉接受辨方律师盘问时透露,2015年7月6日,国行共派出3组队伍前往马银行拉惹朱兰分行进行搜查,当时他是国行金融情报和执法部调查官。

他补充,其上司阿都拉曼曾给他一份户头名单,并指示他彻查,其中包括户头纳吉的3个私人银行户头,相信是用来接收4亿2000万令吉非法资金。

他披露,他们被要求调查涉嫌违反《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的案件。

他说,他把阿都拉曼给他的名单交给阿兹祖,并口头指示阿兹祖前往马银行取得与银行户头相关的文件,这也不是两人的第一次合作。

他说,他与阿兹祖分开行动,他到大厦24楼会见马银行客户经理Joanne Yu和Krystal Yap,他与阿兹祖没有碰面,也不晓得阿兹祖充公了什么文件。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