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新闻 家总质疑全国校长职工会合法性

家总质疑全国校长职工会合法性

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家长总会(家总)指出,教育部信函阐明校长在马来西亚全国校长职工会担任领导或其他要职属违例。

家总顾问梁全达指出,去年他接获两个教师职工会有关校长和副校长不能在职工会任职职位的投诉后,就在同年3月7日致函给人力资源部询问大马全国校长职工会的合法性。

他说,人资部的答复是校长职工会在这方面拥有豁免权,而且该豁免权还是政府首席秘书长所赋予。不过,他说,当他向该部门要白纸黑字证明时,对方却拿不出来。

“我追问多次,包括历经3张书信来往,他们还是不愿意出示证明。改朝换代后,我在今年1月,再次致函询问新任政府首席秘书拿督斯里依斯迈,为何校长职工会可以享有特别权力,对方回函证实没有发过任何豁免,并指示我再次写信和把人资部书信来往交给他。”

他说,较后,经过依斯迈指示教育部和人资部回复他们的投诉后,家总终于在3月28日收到信函,信中显示校长领导职工会和在职工会担任要职已经违例。他也说,这封由教育部副总监发出的信函,也指示人资部去研究此事和采取相应行动。

他认为,该回复已经显示大马全国校长职工会属于非法操作。他是在记者会上,如是披露。出席者包括家总主席黄华生,副主席林晃粦,顾问王国丰,理事胡汶辉等。

另外,梁全达也指出,他们已经针对此事向警方和反贪会投保,惟有关当局却相互推脱责任,并呼吁家总回到负责的政府机构做出询问和投诉。

梁全达说,假设人资部没采取相应的行动,就会继续致函给依斯迈投诉。“如果还是没有结果,就只能等换政府。”

职工会与协会有差别

黄华生指出,职工会(kesatuan)是属于人力资源部管辖,而协会或公会(Persatuan)才是属于社团注册局管理范围,两者是有差别。

他说,职工会的任务不但是维护本身会员的利益,还拥有可以和政府,或资方又或雇主谈判的权力。

他也说,今年2月12日曾经会见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像对方提及6个要求关注事项,当中包括全国校长职工会的合法性,但是最终都没有获得回复。

“已经两个月了,我呼吁‘最好的副教育部长‘采取相应行动,纠正滥权舞弊的问题。这些都是华小问题的源头,必须关注。”

他说,家总随后也在3月26日致函给教育部部长马智礼关于这6项事宜,但也没有下文。“若不是政府首席秘书长,相信我们都拿不到教育部的答复,所以人资部究竟要包庇多久。”

黄华生说,校长职工会已经活跃超过20年,但竟然没人知道其背景,以及它是否合法。

“校长职工会是否非法操作超过20年。其实校长职工会还做了很多华社不知道的事,并和学校各种问题有关,如书包过重,正课非法收费电脑班等。”

评论功能已关闭